书荒啦文学网 > 琉璃满京华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够背运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够背运


  皇帝一掌拍在桌上。
  
  亏他之前还想把此事大事化小,亏他还自以为在他治下朝廷吏治清明!
  
  再想想襄亲王妃和江王,皇帝的眼睛眯了眯,只希望他们不要牵扯其中才好,否则……
  
  皇帝的这一掌拍的响亮,房间里的太监宫女个个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孙从山有心上前换个茶,分散一下皇帝的注意力。
  
  可也只是转了转念头,觉得这个时候不好上去触皇帝霉头,最终还是没动。
  
  邵毅的头垂得更低了些,他对皇帝的印象多集中在上一世。上一世里,皇帝待他并不亲近,他都是作为旁观着,感受皇帝情绪的。
  
  就算黄征此事严重触犯了朝廷律法和皇权,但现在还查无实据。依照皇帝的性情,应该不会把情绪表现的如此外放。
  
  皇帝的确心思深沉,这样的情绪当然不会在人前表示。这样的情形能被邵毅看到,其实是好事。
  
  不过片刻之后,皇帝渐渐镇定下来,看了邵毅好半天,才淡淡说道:“此等大事,你一个一品武职,没资格也没立场掺和。把你的人收拢回去,这事你就不用管了。”
  
  这话说出来,皇帝自己都觉得熟悉。
  
  之前,成郡王的人因为剽窃清韵斋的玻璃配方,被邵毅发现他,成郡王除了风光霁月的名士风度,还有另一种不为人知的行事风格。
  
  当时,他也是这么对邵毅说的,让他不用再管成郡王的事情。
  
  这么重要的事,都是邵毅提前发现的。
  
  这么想着,皇帝的面色渐渐缓和下来,看着邵毅的视线也有了些温度。不枉他这些年照拂他们母子,这小子就是他的福将吧?
  
  在皇帝的注视下,邵毅一点没犹豫,便连声答应把人收拢回来。
  
  就像皇帝说的,他只是个七品武职,不是上一世在靖王麾下,可以借着给靖王做事。无论查询,还是暗地里操作很多事情,都很顺手。
  
  现在,以他的职位和身份,就算查出黄征有什么不对,也还得经过一系列操作,假他人之手揭开此事。
  
  如果操作的过程被人发现,他有这样的能力,怕是会成为朝中大臣的公敌,也没办法向皇帝交代。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如此,就不如把事情交给皇帝,由皇帝责令查办。
  
  眼看着就是年底,也不知皇帝能不能忍一时之气,把事情拖到过了年。
  
  看起来,黄征、襄亲王妃和黄氏一族能否安安心心把这个年过了,只看皇帝心情如何了。
  
  不管什么时候开始查办此案,黄征的脑袋一定保不住就是了。
  
  还有襄亲王妃和黄家,也脱不了干系。黄征做这种事所得银两,除了收入自家府中,上官和襄亲王妃也都有孝敬。
  
  上一世,经过黄征一案,襄亲王妃再没扬言皇帝和皇家欠她良多,无法偿还,之后就消停多了。
  
  邵毅再想到黄征,也真够背运的,两世掉脑袋都是因为他那个女儿。
  
  这哪里是养女儿,这分明就是有几辈子的血海深仇,所以才投胎到他家,来报仇的。
  
  皇帝心情不好,吩咐了邵毅,便懒得再多话,摆摆手道:“没事就退下吧。”
  
  本来皇帝想借着江王妃做媒这事,再次敲打邵毅,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身为皇家子弟,他绝不能娶一个和离妇当正室。
  
  结果被这小子弄出这么个坏消息,眼看着就要过年,还让不让人消停了?!
  
  邵毅已经退出两步,就要转身,皇帝叮嘱道:“你的人立即收手,此事绝不可对任何人提起,若有泄露,朕为你是问!”
  
  邵毅自然点头答应,很想知道,皇帝打算查证之后先把人犯收监,过年再审。还是先不打草惊蛇,暗地里查探,掌握所有实据,过了年开衙之后直接开审。
  
  看来千里眼这事儿,最好能在年前做出来。大过年的,起码给皇帝阴郁的心情,添上一抹亮色才好。
  
  “夏氏那里的活儿……”皇帝停下,冲宫女太监摆了摆手。
  
  看着宫女太监退出,孙从山也站到了门边,皇帝才继续问道:“千里眼研制的怎样了?”
  
  将作监那里还没眉目,才在新辟出的玻璃作坊,熔制了几次玻璃。也做出一些玻璃用于实验,薄厚规格的都有,但品质却参差不齐,能用的不多。
  
  熬制玻璃的同时,将作监也曾去清韵玻璃行和另外两家玻璃行,买过一些玻璃和玻璃制品,辅助千里眼研制。
  
  曲江在内的十多个工匠都尽了力,却还没有找到入手的方向。
  
  虽然这个想法是夏宴清提出来的,可皇帝绝不认为,这么短的时间里,夏氏女子掌握的清韵斋,能做的比将作监还好。
  
  现在也只是随口一问,若清韵斋有些进展,也算是意外中的意外。
  
  出乎皇帝预料,邵毅虽然是门外汉,可给出的回答却更具体一些,“清韵斋吗?有些许进展,如今正在给各种规格的玻璃片抛光,抛光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试验。”
  
  皇帝第一次听到抛光这个名词。不由疑惑:“抛光是什么?”
  
  邵毅还是比较喜欢在这种细节上掰扯的,若皇帝接下来问他,具体的进展是什么,他才不好回答了。
  
  这时,只问什么是抛光,毫无难度啊。
  
  “很多首饰和瓷器也都有这部分工作,微臣在清韵斋所见的抛光,是用细布在不规则玻璃表面不断摩擦,打磨出光洁度。”邵毅答道。
  
  “用细布打磨?”皇帝语气中充满了疑问,细布怎么能磨玻璃?
  
  显然,邵毅的回答已经超出了皇帝的认知,皇帝没打算深究了,果断摆手,“传话给夏氏女,若能先于将作监制出千里眼,朕有重赏。行了,退下吧。”
  
  …………
  
  不多日,就到了邵毅托人看好的、一出门的黄道吉日。
  
  姜夫人之前虽然说家中女眷一同前往感业寺,以示对佛祖的虔诚。
  
  而实际出行的,却只有姜夫人、夏宴清和高氏。
  
  年底了,家里总要留一个主事的人,照看府里的各项事务。杨氏作为长媳,就承担了这项光荣的任务,留下来照看府中事物。
  
  夏涵和夏熙两人也留在了家中,因为天气寒冷,所以没有同行。
  
  和姜夫人等人一起的还有夏梓堂,他特意向上官告了假,带着几个家丁,护着两辆马车,前往感业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