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夜与燕 > 第十二章 旧事重提

第十二章 旧事重提


  (抱歉,这几天比较忙乱。发一则从前的日记吧,好像是3月14号的。)
  ♬♬♬♬♬♬♬♬♬♬♬♬♬♬♬♬♬♬♬♬♬♬♬♬♪
  房东家离开后,屋顶的“菜圃”长满了杂草。
  随后,草也枯了。
  在栏杆前看这些草,和在屋里隔着玻璃看它们,是不同的感觉。
  ♬♬♬♬♬♬♬♬♬♬♬♬♬♬♬♬♬♬♬♬♬♬♬♬♪
  然后我想说的是,即便只是些杂草,我也希望它们是有生命的。
  只是我的幻想吧,它们应该在冬日来临之前就已经死了。
  ♬♬♬♬♬♬♬♬♬♬♬♬♬♬♬♬♬♬♬♬♬♬♬♬♪
  或许浇上水还会长出新的杂草,但我也不会去做。
  ♬♬♬♬♬♬♬♬♬♬♬♬♬♬♬♬♬♬♬♬♬♬♬♬♪我是一个很懒惰的人,对99%的事物都提不起兴致。那剩下的1%里,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受到本性的驱使(whichIdislike)。
  ♬♬♬♬♬♬♬♬♬♬♬♬♬♬♬♬♬♬♬♬♬♬♬♬♪
  懒得读书,懒得行路,懒得生存。
  (似乎我的基调就是anti/againsteverything)
  但即便如此,即便不学无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生物依然有生物的特性。
  这些特性本身便足以让生物免于沦为“空壳”。
  其中之一便是:feelings.
  Realfeelings.
  ♬♬♬♬♬♬♬♬♬♬♬♬♬♬♬♬♬♬♬♬♬♬♬♬♪
  想到《地球上的星星》里阿米尔汗说的,Peopleareblindtofeelings.
  ♬♬♬♬♬♬♬♬♬♬♬♬♬♬♬♬♬♬♬♬♬♬♬♬♪
  这些枯草在风中起舞,仿佛是有生命的一样。
  或许能多多少少给我一点安慰吧。
  ♬♬♬♬♬♬♬♬♬♬♬♬♬♬♬♬♬♬♬♬♬♬♬♬♪
  大厅也有两株已经失去生命的植物。
  虽然是被房东家遗弃的,不是我的错。
  虽然没有拯救它们的可能(冬天我屋里的水都是结冰的)。
  但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因为它们的死而感到自责。
  ♬♬♬♬♬♬♬♬♬♬♬♬♬♬♬♬♬♬♬♬♬♬♬♬♪
  冰已经重新化成了水,你们为什么还是醒不过来呢。
  还想到了校园里的植物。有些重新发芽,有些已经彻底的销声匿迹(在秋冬季节被人清理了)。
  所以,一年生植物,是说只能活一年吗?
  ♬♬♬♬♬♬♬♬♬♬♬♬♬♬♬♬♬♬♬♬♬♬♬♬♪
  还看到去年误入屋里被我杀死的苍蝇的尸体。
  哎。。
  想到“葬花吟”。即便是我不喜欢的昆虫,也有活下去的权利啊。
  ♬♬♬♬♬♬♬♬♬♬♬♬♬♬♬♬♬♬♬♬♬♬♬♬♪
  学习的用处是丰富。
  写下上面文字的时候,想到了以下的作品或词汇。
  “独自莫凭栏”。
  “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沧海桑田”。
  “一岁一枯荣”。
  《Justmyimagination》。
  《野草》。
  “我舞影零乱”。“大风起兮云飞扬”。
  《风中奇缘》、《风色幻想》。
  罗宾威廉姆斯“it'snotyourfault”。
  “误入藕花深处”、“莲叶何田田”。
  ♬♬♬♬♬♬♬♬♬♬♬♬♬♬♬♬♬♬♬♬♬♬♬♬♪
  房东家不在,一个最大的好处是:自由。
  晒太阳这种事情,从前都做不来的。
  ♬♬♬♬♬♬♬♬♬♬♬♬♬♬♬♬♬♬♬♬♬♬♬♬♪
  又及。
  其实我刚才是去玩影之诗了。拿着一个空号去打大赛。。以为已经失去了晋级B组决赛的机会,刚发现原来是明天24点截止。虚惊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