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陆仙渐离 > 第十章 时空宝镜

第十章 时空宝镜


  “现在我可以说了吧!”胡蝶放下茶杯,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此事不难。你可注意到炼资房门口的那面大镜子?”吴悠坐在桌旁,缓缓品起了另一杯茶,好茶和佳人共饮,实在是人生一件乐事。
  “镜子?哦,想起来了,是挺大一面,这镜子有什么玄机?”胡蝶见过那面镜子,只不过比平常镜子大一些,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许是用来正衣冠的吧。
  “那镜子来历可不寻常,也怪不得你,等你到达天境四阶,自然会察觉到镜子的用处。”吴悠话说得波澜不惊,却把胡蝶吓了一跳,他竟然已经到达了天境四阶!自己苦心修行还停留在地境五阶,突破到天境还需要很久的时间,和他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那烦请师兄相告。”胡蝶心中虽感到震惊,却并没有忘了此次前来的目的。
  “那镜子叫做时空宝镜,应该是之前从青云观出去的弟子成仙之后回访青云观送回来的,那镜子所照之处,可以记录下之前发生的事情,进出炼资房必然经过时空宝镜,若是回看一番,事情自然水落石出了!”
  “想不到那面不起眼的镜子竟然如此神奇,这样不断可以洗刷凌子期的清白,还可以找到栽赃嫁祸之人,真是一举两得!”胡蝶心中的愁云散去,迫不及待地想去一睹宝镜风采。
  “不过那宝镜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使用的,需要一定的灵气才能开启,正巧我最近到了天境四阶,可以勉强一试,送佛送到西,我跟你一同前去。”说罢,二人起身前往炼资房。
  吴悠找到炼资房的主事耳语一番,那主事便清退了闲杂人等,只留下几个信得过的人在一旁观看。胡蝶一看自然明了,人多口杂,观看的人太多,关于宝镜的秘密肯定会不胫而走,难保不会有人铤而走险,企图将宝镜偷走或者毁坏。余下的人越少,一旦宝镜有所闪失,追查起来也比较容易。她不得不佩服吴悠的心思缜密,事无巨细皆能考虑周详。
  吴悠站在镜子前,观摩一阵,才调用体内浑厚的灵气,开启了时空宝镜。只见那镜子光芒四射,里面渐渐有了图像,的确是过去经过宝镜的人所留下的。一众人不由得啧啧称齐。吴悠又催动灵气,很快那图像便走得快了起来,不久就看到一个人趁夜黑无人之际,抱着一大盆千红屑出了炼资房。由于是晚上,面相看不真切,但看他装扮,并不是陆渐离,也不是凌子期,而是炼资房的人,果然是有人监守自盗,嫁祸于人。
  胡不凡在旁看得汗流浃背,见无法确定那人的身份,稍微宽心些许。想不到这镜子还有这作用,真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啊!
  “胡不凡,赶紧去放了凌子期,召集炼资房全员集合,宝镜的事情谁也不准说出去!”主事的看完录像,脸色十分难堪,羞愧不已。胡不凡惊慌失措地去了,过了很久才返回,身后是一群炼资房的弟子。
  “最近炼资房失窃一事,我已调查清楚,竟然是有人监守自盗!这人就是在场的其中之一,前天晚上亥时三刻,此人趁夜深人静潜入炼资房偷走了一大盆千红屑,却不想被其他弟子看在眼里,那弟子以为是炼丹师要深夜炼丹才叫人来取的,今天下山去采药刚回来,听闻了失窃一事,便向本座举报了。此人心思不纯,还企图栽赃陷害,罪加一等!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主动承认,便仅仅是逐出师门,若等我把你揪出来,那就先行残废之法,再逐出师门!给你一柱香时间思考!”主事说得掷地有声,底下的弟子都选择了相信,纷纷看向周围,看到底是谁竟然如此卑鄙。只有一个人紧紧盯着胡不凡,眼神中充满怒气,胡不凡连使眼色,让他不要承认,便无可对证。主事的说得都是谎言,可是怎么传达给他呢?胡不凡心乱如麻,怕那人盛怒之下,将事情全盘托出。无奈之余,只好掏出脖子上的金链子,指指链子,又指指那人。那人怒气才消除一些,扑通一下跪下了。
  “毛三,你还算聪明!”主事的就怕没人承认,那倒不好办了,见有人承认,事情也可以告一段落了。毛三并不知道主事的是在诓他,因为时辰都说得那么精确了,不像是胡诌的,他只是气不过,自己好不容易进入外丹房,竟然顷刻间前功尽弃,惨遭逐出师门。
  “胡不凡,你那天负责看管炼资房,失窃之事,你也有失职之处,难逃干系,就关十天禁闭吧!”
  胡蝶在一旁观察着事件的进展,主事的处变不惊,果然姜还是老的辣,随便一诓,就有人站出来认罪了。今天也算是见了世面,不虚此行。她突然想起来吴悠已达到了天境四阶,连忙四周张望,哪里还有他的影子,他不喜嘈杂,一心图个清净,见自己能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便消无声息地离开了。若不是胡蝶去请他,也许他都不会出来。
  胡蝶又看了几眼时空宝镜,依然看不出什么门道,看来还是修为不够深,她感到有些压力了,是该闭关修行一段时间了!修行之路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见凌子期平安归来,陆渐离喜出望外,虽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直觉告诉他一定跟胡蝶有关。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你看胡不凡那个样子,明显是针对你的,我看就是他背后陷害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凌子期只是被关了几个时辰,并没有被严刑逼问。
  “多亏你了!”陆渐离拍着凌子期的肩膀表示感谢。
  “要是换作你,那就难说了,少不得被毒打一顿!”凌子期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心中有正气在,自然无所畏惧,他也不清楚为什么抓了他又放了,只是离开炼资房的时候,看到好多人在往这里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