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别样青春 > 第一章 故人

第一章 故人


  今天是2016年10月1号。
  手机,还在不停的震动,发出悦耳的铃声。
  就和夏蝉一样,令人心烦,终于,在响了十几遍之后,他接电话了。
  “喂,干什么?”声音显得有气无力的。
  阳光,从窗户外斜射进来,洒在刘烨的脸上。
  于是他,又躲进被窝里,好像这样,阳光就不复存在了。
  “我说你小子啊!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打电话的人,声音很大。隔得老远,就能听见他的声音。
  刘烨眉头紧皱,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声音不能小点吗?我当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不就是祁蕾结婚吗?现在才七点多,结婚不是要到十点才开始吗?”
  “我说你,该不会还是没有忘了祁蕾吧?”
  刘烨不自觉握紧了手机,好像突然放空了一般,直到电话里头,连喊了几遍刘烨的名字。才回过神来。
  “没有,我们俩现在只是朋友关系,以前只不过自己的年少轻狂罢了。现在大了,成熟了。”
  “那我刚刚喊你几遍怎么没听见?”
  “刚刚啊?我信号有点不太好,可能没听见。”
  忘?怎么忘?拿什么来忘?
  十年的暗恋,又岂是一个忘字,可以解决的?
  朋友?那是什么?最熟悉的陌生人?朋友这个词只不过是互相掩饰尴尬而已。哪里会有什么朋友?只能是恋人,或者陌生人。
  打电话的是刘烨的发小,名叫李涛。初中,高中,两人都是在同一所学校。后来无论是上大学还是工作,两人,一直都联系着。
  关于祁蕾结婚的事情,刘烨也是半个月前才知道的,老实讲知道这个消息,刘烨并没有多少意外。
  当年的老同学,大部分都已经结婚了,有的都已经有孩子了。李涛结婚两三年了都,孩子都一两岁了。
  细想来,老同学里,也就只有三四个人还没有结婚了,今天还没结婚的又少了一个。
  以前,李涛还打趣过刘烨,说祁蕾到现在还不结婚,有可能是在等自己?
  当时的刘烨笑了笑,虽然没有出声反对。
  但他心里明白,祁蕾不结婚是因为还要读博,不想因为结婚打扰了。
  毕业后头几年,大家还能在一起聚聚。
  可后来大家有的工作了,有的恋爱了,事情多了,人也忙了,关系也淡了。
  婚礼地点就在当年就读高中学校的旁边,这几年那里新建了一座教堂。
  “她把结婚地点放在这里,大概也是因为忘不了曾经的青春吧!”
  “时间还早,我先去学校看看吧。”真实原因大概是他不想那么早看见祁蕾,多见她一分,心里便会痛一分。
  刘烨有如散步半走在林间小道上,学校和他就只有一墙之隔,墙内是青春,墙外是回忆。
  突然,刘烨停住了脚步,他望着左前方,一位姑娘正往这边走来。
  他刚想出声,姑娘就认出了他,“哎!刘烨?你怎么在这儿?”
  “你不是也在这吗?”
  对面的姑娘看了刘烨一会儿,突然又笑了起来。或许因为太好笑了,姑娘用手捂住嘴巴,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失态。
  刘烨今天穿着一件深色大衣,他有些奇怪道:“怎么了?我有那么好笑吗?”
  对面姑娘名叫胡铃,在高中时代,两人就认识了。
  当年两人还一度有些暧昧,最后也不了了之了,这几年也一直没有见面。
  “没什么,看到你我也突然想笑了。”
  “这几年你去哪了?我听别人说你高中之后就不念了。”
  胡铃本来微笑的脸上瞬间冷了下来,刘烨看到忙道歉,“对不起,你要是不方便就别说了。”
  “没事,”胡铃莞尔一笑,轻声道:“高考前一个月,我妈被查出来肝癌晚期,但他们为了我的学习,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我。”
  “等后来高考结束,我爸跟我说,铃阿,你妈住院了,肝癌晚期。”
  “当时我刚到家,心里正高兴着呢,想着又能见到爸妈了。”胡铃轻咬着嘴唇,眼里噙着泪花。
  刘烨不敢想象,一个刚成年的女孩,骤然听到这个消息,该是怎样的打击。
  “为了治我妈的病,家里已经没钱了,又跟亲戚朋友借了不少外债”
  “成绩出来的那天晚上,我爸哭着跟我说,铃阿,家里没有钱了,已经没有办法供你读大学了。不要恨爸爸。”
  “我深深的记得当时父亲的神情,多么无奈,是多么愧疚。我哭着说,爸,我不很你。妈得了那种病,谁也不想的,我明天就出去找工作,争取早日把咱妈的病给治好。”
  空气里好像突然多了什么,有些压抑了,遇上这种事情,刘烨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
  胡铃擦了擦眼泪,强装笑容道:“我现在过得挺好,在我打工的头几年,什么都不懂,干的挺辛苦。后来我碰到一个人,他是一个富二代,他想追求我,对我挺关心的。可我一开始没有答应他,因为我觉得爱情就应该是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他爱我我不爱他,这是爱情吗?”
  “可后来我过年回家的时候,可能没亲戚朋友都来我家上门要钱,我真的绝望了,看到一大帮子人堵在在我家门口,看到我爸跟人家委曲求全,那是我就在想,为什么会这样?”
  “等我过完年再回去的时候,那个人还在追求我,我动摇了,我答应了他的追求,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替我家还债,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
  胡铃说着还看了刘烨一眼,装作满不在乎道:“刘烨,你该不会嘲笑我吧?”
  “不会,怎么会呢?我明白,你也是为生活所迫。”刘烨翻了翻口袋,想抽根烟,却发现自己没有带烟,无奈放弃。
  “怎么不会呢?”胡铃突然声音大了起来,反倒是把刘烨吓了一跳。“刘烨,你还记得吗?高三下半学期的时候,你问我怎样看待爱情!”
  微风拂过,响起沙沙的声音,本以为微风会就此远走。却不曾想到,它又飞向了胡铃,秀发飞扬。
  “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当年我们生活在象牙塔下,生活在父母的庇护下,不懂生活的无情,天真地以为理想可以打败这世界的一切。”
  “胡铃,你不必如此,为了生活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没有错,你做得很好。”
  “你很坚强,生活有多不易,我非常清楚。你的难处,我懂!我懂!”他一连用了两个我懂。
  “算了,不谈这个了。”刘烨摆摆手,问道:“你也是来参加祁蕾的婚礼吗?”
  “对,祁蕾不知道我的联系方式,还是托我老家的朋友告诉我的。”
  刘烨和胡铃沿着小路,一直向前走。刘烨感叹道:“当年认识的人,大多已结婚了。”
  胡铃道:“你和祁蕾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变成这样?”
  “什么怎么回事?我们压根就没发展。”
  “不会吧?我看你挺喜欢她的呀!”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她?”
  胡铃笑了,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喊着以前的外号,“老刘,你该不会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吧?”
  “什么?”刘烨大吃一惊。
  胡铃道:“你喜欢祁蕾的事情,我们早就知道。”
  刘烨的声音有点结巴道:“那,那,那祁蕾他知道吗?”
  “你说呢?”胡铃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故弄玄虚。
  “刘烨,你说要是我们可以回到原点,或许我妈就不会得癌症了,而你和祁蕾或许就”
  胡铃还想再说什么,刘烨的电话又响了!
  “你在哪儿呢?快点过来,同学们大多都来了。”
  是李涛打来的,在催刘烨赶快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