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塑胶有毒 > 第二十六章 两面人

第二十六章 两面人


  鹰婆步步紧逼,面带微笑,慕北的裤腿正往下滴水,真没出息!看来是吓尿了。
  大哥进入准备格斗的状态,鹰婆只是慢慢靠近我们,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们四人小队连连后退,没见鹰婆发招,慕北就“啊”的一声跪了下去,大哥环视四周,随后又目光坚定地看着鹰婆,慕北脸色惨白,汗水顺着他的头发脸颊滴下,大哥就仿佛啥都没看到一样,雕塑一般纹丝不动。
  “怎么办?需要我做些什么吗?”我推了推大哥。大哥没理我,他应该是在想办法,可在这种情况下怎么会有时间容他这般的慢悠悠。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被吓傻了,”鹰婆轻蔑地撇了撇嘴角,对着我说,“怪就怪你跟错了人,不到这来,不坏我好事,不就没这么多屁事了,多好的人才啊,就这么浪费了,有点可惜,不过我才不会心疼呢,哼哼。”
  我咬牙狠狠地看着她,可就是那么无能为力,死亡的力量如此巨大,震慑得我脑中一片空白。如果我手中有把枪,我一定会失去理智胡乱扫射。
  本来还以为大哥会大干一场,谁知他突然就熊了。鹰婆两手收在身后,走近大哥,只见她手中白光一闪,大哥应声而倒,飘过了一阵烟尘后,再往地上一看,却不见大哥的身体。鹰婆脸色一变,机警地往退回到身后的树干上,可转瞬间,又不知被什么踢了下来,鹰婆使尽浑身的气力朝上面发出一波攻击,我远远地就能看到这股能量波在空气中震动传送,扫起一片落叶。那股能量波在接近树干时转了几个圈,成螺旋状慢慢消失了。是奇迹吗?还是我凭空的想象?
  树枝上出现了一个华丽又美丽的女人,感觉她自带着一种光环,华丽要多于美丽。浅蓝色的衫子,象牙色的斗篷,在这样深沉的夜色中像是一轮明亮的月。她倚着粗壮的树干,潇洒而帅气。树枝的黑影如同鬼魅一般伸向天空,那般恐怖的画面,在此时也不过只是一个让人容易忽视的背景罢了。
  “你是谁?”鹰婆抬头看着她,那女人散发出的光晕映得鹰婆脸色惨白,这次终于轮到她露出慌张的眼神了。
  虽然还不清楚来人的底细,但只要是这样,就足够让我心里好好畅快一阵了。
  光是在气势上,鹰婆就输了一大截。
  她一跃而下,鹰婆在她落下的时候全速撞了过去,我还没来得及喊小心,那个女人就已经被撞到另一棵树上,砸出一个坑后,缓缓滑落了下来——这个开场有点尴尬。鹰婆那令人厌恶的得意的笑又浮现在了她的嘴角:“噱头不小啊,不过可惜只是三脚猫功夫。”
  那个女人玩偶似的脸耷拉下去,头发遮住了她大半的脸庞,不知道是不是真挂了,不过感觉气场还是在的,鹰婆嘴上那么说着,其实也没有放松警惕。只见女人慢慢陷进了树干,消失不见了,仿佛人间蒸发,四下搜寻也不见人。我望向鹰婆的身后,屏住了呼吸。
  女人如同幽灵般从树干中钻出,手中拿着匕首,伸向鹰婆的脖子,鹰婆猛地一回头,正好撞上那锋利的刀刃,她脸上被划出了一道不小的血口子,使她本就狰狞的面目更加可怖了。
  鹰婆被激怒了,抬起手就要发招。女人波澜不惊,也可能只是她凌乱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表情,可一个怪物是不需要表情的,就像此时,这个女人是一个鬼魅般的怪物。她的身体不可思议的柔软,扭动到鹰婆的面前,鹰婆发出的任何攻击都是无效的,她那看起来软绵绵的身体,似乎可以吞没一切。
  鹰婆彻底慌神了,一动都不敢动,女人的速度很快,她缠绕在鹰婆身上,抬起头,眼睛里散发出凛冽的光,我看见后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不知道她做了什么,鹰婆大叫一声,然后瞪大了眼睛倒了下去,女人松开了她,又向我们爬来,我连连后退,大哥没什么反应,女人缠上他,速度快得让我只能干瞪眼,连喊话都喊不出来。
  可女人消失了。
  大哥此时也回过神来,望着鹰婆倒下的方向喃喃自语:“我不想杀人的。”
  我自然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自己好像得救了。
  蒙西慕北也紧盯着哪个方向看,不过目光投在了大哥身上。
  “还有两个呢?”大哥说道。
  “什么?”
  “还有两个人呢?跟鹰婆一起来的,我怎么感觉不到他们。”
  “他们啊……应该以为鹰婆能解决我们,又不想惹麻烦,就走了吧,刚开始就一直没看见他们。”
  “还算识相。”
  “她真的死了吗?”慕北指着鹰婆,手指颤颤巍巍。
  “也许吧,不然就让她再死一次。”大哥一脸冷漠。
  “大哥是你杀的他吗?我看没有必要杀掉她啊……”
  “不是我杀的她,她死于自己的恐惧。而且刚才那情形你也看见了,她要是死不了,我们就必死无疑了。”
  “刚才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啊?是人是鬼啊?”
  “其实那算是,我吧……。”大哥干咳了两声,脸有点红,“那是我的灵体,是从我内心折射出来的生物,我那本书上有种方法能够将她实化,她什么都做不了,也可以说这是个障眼法,但她确实存在,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拉她出来的,毕竟这只是赌一把,要是糊弄不过关那就只能赔上性命了。”
  “管他呢,好歹逃过了一劫,算是个好兆头吧。”
  “一来就摊上这么个事,你还真是挺乐观的,哈?不过话说回来,大哥你的内心还真长得挺好看的啊,而且——很有女人味。”
  “慕北你说啥,你看你裤裆还滴水呢,刚才一副熊样,现在胆子就肥起来了啊。”
  “行了行了,咱们谁也不说谁了,互相放过吧。”慕北耍起了赖皮。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另一面,谁知道你的就是不是人妖了,等哪天我帮你把它揪出来看看。”
  “我才不要让你们看见我的秘密呢,你们不能侵犯我的隐私!”慕北义正言辞。
  “得了吧,你那点小心思还用得着藏着掖着吗?为我们也不想看,你早就暴露无遗了好吗?”蒙西挖苦道。
  ”别这么说,总有些事你是不知道的。“……
  ……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稀稀落落的,还是有些星光,夜空它蓝得不再那么深沉了,快天亮了,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