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轩辕武圣 > 第四百一十六章 美女来投

第四百一十六章 美女来投

    傅惊涛因一时激愤,在控制呼吸方面略有疏忽,被高承敏等察觉,暴露了行踪。他有自知之明,单凭一己之力对抗不了五大高手,若是身陷重围,必遭围殴至死为了防止秘密外泄,对方一定会不择手段地施展杀招,不讲什么江湖规矩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傅惊涛运起掌力往身下一拍,哗啦啦击破屋瓦直坠入屋,先脱离开敌人的视线。他足一沾地,脚掌发力猛冲,如一头蛮牛般砰砰撞破一面面墙壁,迅速朝山庄外缘冲去。
  
      骤然失去不速之客的身影,那中年剑客惊怒交加,张口一声长啸,震得灯火摇曳,四壁回响。
  
      如一颗巨石投入了湖面,平静的山庄登时活跃起来。只听尖利的哨声此起彼伏,又有许多人影自房中窜出,各举刀枪弓箭和火把,纷纷占据险要之处。
  
      傅惊涛深知时间宝贵,根本不与一般人纠缠,默运气血爆发之术,但凡有不长眼拦路的,抬手便是一拳,连人带兵器直接轰飞。由于他速度太快,拳劲太猛,一路狂奔飚射,中间没有半点停顿卡滞,就这么轰隆隆地撞破最后一道围墙,消失在浓墨般的夜色里。
  
      在他身后,留下了一个个人形缺口和一群呕血哀嚎的伤员。
  
      那中年剑客、高承敏等追之不及,目送傅惊涛的背影极速远去,气得脸色铁青,忍不住跳脚大骂这家伙滑不溜手,且实力强横,谁也不敢在黑夜中单独追击。
  
      傅惊涛悄然返回客栈,倒头便睡。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房门砰砰拍响“老三,起床了”
  
      “哦”傅惊涛一激灵鱼跃而起,使劲揉了两把脸,拉开门栓。
  
      两兄弟打了个照面,叶华宇低声道“你小子昨晚是不是溜出去干坏事了怎么一脸的疲惫”
  
      傅惊涛掩嘴打了个呵欠“我去练功不可以吗”
  
      叶华宇冷笑道“练功练功需要偷偷摸摸避开我们吗难道你练的是江湖失传的魔门功法”
  
      傅惊涛诧异地横他一眼,挑起拇指道“老四,你算得真准”
  
      叶华宇没好气道“敌人隐身暗处窥探,你却孤身外出,万一遭人围攻怎么办谁赶得及救你老三,年纪轻轻,莫要纵情酒色啊”
  
      “噗”傅惊涛差点被口水呛死,不客气地擂了兄弟一拳,笑骂道“我浑身正气,洁身自好,哪里会去半夜偷欢”
  
      叶华宇似笑非笑道“你拈花惹草的本事可是名震轩辕的”
  
      傅惊涛老脸一红,哈哈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嘛”不欲越描越黑,赶紧拉着叶华宇去吃早饭。
  
      三人结了账离开客栈,刚走到大街上,只见一辆马车缓缓驶来,拉车的骏马通体雪白,体型高大,被初升的太阳一照,竟似闪耀着一圈白色圣光,极为炫目。
  
      傅惊涛脱口道“好马只是用来拉车太可惜了。”
  
      话音刚落,车厢一侧的帘布掀起,露出一张罩着轻纱的俏脸,额头光洁,眉如远黛,目若银星,惊喜地叫道“公子,是你”
  
      四目相对,往事闪现脑海。
  
      傅惊涛神色古怪地叫道“你白莲”
  
      “公子,奴家终于找到你了”
  
      只见一位曲线曼妙的女子跳下车,扑到傅惊涛的身边,泪水涟涟,眉目转动间说不出的明媚惊喜,一双白嫩小手紧紧揪住少年的衣袖,生怕他忽然飞遁消失了。但见她青丝如瀑,体态婀娜,气质傲然出尘,尽管被面纱遮住了面容,仍可看出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胡治军瞪了傅惊涛一眼,冷哼一声,甩袖便走。
  
      叶华宇做了个鬼脸,摇摇头先行一步。
  
      傅惊涛但觉浑身燥热,额头冒汗,叹道“白莲,你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殷怜怜眼里闪过狡黠的灵光,笑道“公子,你不是说过要带着白莲游览东京城吗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傅惊涛挠头道“我说过吗”
  
      殷怜怜道“公子的许诺,奴家可一个字都没忘”
  
      傅惊涛皱眉道“你已恢复记忆,又得了足够多的赏银,何必非要跟着我混”
  
      殷怜怜可怜兮兮道“公子,这一路贼人众多,强者横行,白莲人生地不熟的,容易遭人觊觎打劫呀如果得公子保护,可以省却很多麻烦。”
  
      她凭借救护公主的功劳,从赵匡胤处获赏真金白银,一下子变得阔绰起来。辞别赵燕容之后,她决意前往开封,欲亲眼目睹这天下第一名城的动人风采。不过因青云榜揭幕临近,西北道上有众多高手出没,让孤身出行的她倍感压力。即使她平时以轻纱蒙面,但掩盖不住那绝世风姿,遇到那些粗豪狂放的江湖客,仍免不了被屡屡骚扰。
  
      殷怜怜毕竟远来是客,且顾忌到自己的邪道身份,不敢大开杀戒,只能是尽量减少抛头露面的机会。
  
      傅惊涛等抵达华州时,她正好在城里投宿。今早偶然撞见了傅惊涛,她灵机一动,打算托庇在轩辕门的金字招牌下。
  
      傅惊涛耸耸肩道“你若跟着我,麻烦只怕会更多更大”
  
      殷怜怜眼波流转,含笑道“公子在吓唬奴家吗只要你不揭露我的身份,一切好说。”
  
      傅惊涛道“日后你可别后悔”
  
      殷怜怜哪里会在乎这虚无缥缈的警告,拉了傅惊涛上车共坐。车厢里的布置舒适精美,还存放有瓜果、点心、凉茶,正适合长途旅行之用。傅惊涛左摸摸,右瞧瞧,轻叹道“我师伯、师弟在外面风吹日晒,我自己在里面独自享受,于心有愧啊”
  
      殷怜怜噗嗤笑道“要不然我再多雇一辆车给他们”
  
      傅惊涛忙摆手道“别让他们误会也好。若不分开,有些事真不好出手处理。”他可没忘记那些将被贩卖至北汉的少年,正寻思该如何破坏高承敏等的计划,殷怜怜意外地出现,正好给了他充分的借口展开行动。
  
      殷怜怜眼底一亮“你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傅惊涛反问道“你有什么手段短时间内放倒上百人吗”
  
      殷怜怜笑道“尽管我用毒不如洛冥,但下迷药的手段还是有的。只要对方不是宗师级高手,迷倒他们轻而易举。”
  
      傅惊涛啪的一拍大腿“好干他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