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把云娇 > 第320回 就他身娇体贵

第320回 就他身娇体贵

    平步带着上回那三个小厮,并两个新买的婢女,去了庄子上。
  
      庄子上的屋子多破旧,甚至连块砖都不得,全是黄泥土和着稻壳砌就的,一年到头潮乎乎的,哪块儿都不舒服。
  
      叶亭玉正在屋子前头篱笆围起的小院子里头忙活着。
  
      平步走近了才瞧清楚,她竟在切着白萝卜。
  
      庄上有这个惯例,收了白萝卜洗净了切成月牙状,以盐腌制几日,再放在外头日头下晒干,便是罗卜干。
  
      用细口缸装起来压的紧实了,待到青黄不接之时拿出来吃饭吃粥都可,平日里弄些葱花放在锅中炒一炒,也能算作个小菜。
  
      “叶姨娘,可使不得。”平步忙上前去拿她手中的刀。
  
      “为何使不得?”叶亭玉一把推开了他的手,闷头干活计,口中道:“我既还住在这处,便要干活。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时隔大半年,她姿容已然不同往日,面色不得往日的白净,那肤色也同寻常村妇一般无二,而她原本高挑纤细的身段,也变得略微粗壮了些。
  
      不过这也难怪,到底是在庄子上,便是不做粗活,也不得同在家中一般养尊处优的,何况她还要同村妇一道做活计。
  
      “姨娘从前是被冤枉的,如今已然真相大白,怎能还做这种粗活呢?”平步小心翼翼的问。
  
      “我在这处吃饭,自然是要做活计的。”叶亭玉继续切着手中的白萝卜,头也不抬。
  
      平步一时间也不知该说甚的好。
  
      这时候,庄户人家的女主人从里头走了出来。
  
      瞧见了平步,连忙迎了上去,满面都是殷切的笑:“平步小哥来了,快请里头坐。”
  
      平步皱着眉头朝着她道:“我昨日都同你说了,叶姨娘是冤枉的,叫你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为何还叫她做粗活?”
  
      “真是天地良心啊,我去解个手,姨娘怎的又做上活计了。”那村妇两只手在自己腰间竖着的青布围裙上擦了擦:“我都同姨娘说了,叫她不要做,她偏要做,我也没得法子。”
  
      她说着便去抢叶亭玉手中的菜刀:“我的姑奶奶,你快去歇着吧。”
  
      叶亭玉被她夺了刀,只得作罢,抬头瞧着平步。
  
      平步忙讨好的笑了笑。
  
      “你今朝又做甚的来了?”叶亭玉淡淡的问。
  
      “小的这不是来接姨娘回去吗?”平步往边上让了让,示意那两个婢女上前。
  
      两个婢女瞧了他的眼色,自然是乖巧的走上前来。
  
      “姨娘,您瞧。”平步笑眯眯的道:“这是老爷安排的,给姨娘新买的婢女。”
  
      叶亭玉扫了扫那两个婢女:“给我送两个婢女来,是何意?”
  
      “老爷同夫人听说姨娘嫌小的不曾带婢女来,显得不得诚意,夫人今朝特意寻找去集市上买的,姨娘看看可还满意?”平步指着那两个婢女:“夫人还说了,若是姨娘不欢喜,打发了再换新的来便是。”
  
      “我原来的婢女呢?”叶亭玉扫了一眼那两个婢女。
  
      “那二人在背后嚼舌根,恰恰叫夫人听到了,夫人气不过,便将她们打发去了厨房。”平步连忙回道。
  
      叶亭玉笑了,恰好瞧见一旁的妇人正在瞧着她,便道:“巧娘,你听见不曾,我家大夫人,还真是我的好姊姊呢。”
  
      “那是。”巧娘连连点头:“大夫人待姨娘这样好,可真是个好人呐!”
  
      叶亭玉不置可否,这是朝着平步道:“人我收下了,你回去吧,替我谢过大夫人。”
  
      “这……”平步左右为难:“姨娘不跟小的一道回去吗?”
  
      “不跟。”叶亭玉干脆利落的道。
  
      “小的可否问一句……”平步试探着往前走了一步,见她并不曾恼怒,这才继续问道:“姨娘为何不跟小子回去?”
  
      “昨日便同你说了,你家老爷不得诚心,我便留在这处老死,也不错。”叶亭玉说着又拿起搁在一旁的菜刀。
  
      “姨娘,使不得,你坐着我来便行。”巧娘连忙又将菜刀拿走了。
  
      叶亭玉见平步仍旧站在那处不动,有些不耐的道:“怎的,你还不走,等着我留你吃中饭?”
  
      “姨娘。”平步硬着头皮道:“姨娘可否告知小的,要如何才肯回府,小的也好回去同老爷交代。
  
      小的只是个跑腿的,还请姨娘高抬贵手……”
  
      他说着又深深的行了一礼。
  
      他这都跑了第二趟了,人接不回去也就罢了,若是连句话也问不到,那便是他无用了。
  
      叶亭玉瞧着他想了想:“我同你说也无妨,回去叫你家老爷亲自来接我,否则我是不会回去的。”
  
      平步不由得愣了一下,叶姨娘这也太……
  
      “怎了?”叶亭玉瞧穿了他的想法:“你是觉得我脸大?不配叫你家老爷来接?
  
      当初冤枉我的人是他,命人将我送到这处来吃苦的也是他,我在这处一住便是大半年,不也过来了?
  
      怎了?就他身娇体贵,连来都来不得了?”
  
      “小的会转告姨娘的意思。”平步抬手间忽然碰到了自个儿的袖子,他面色一喜,忙从袖子中掏出一封信来,双手奉上:“姨娘,这是三姑娘叫小的带过来的,还请姨娘过目。”
  
      叶亭玉接过那封信,也不打开,便朝着他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回去吧。”
  
      平步敲着那封信有些不甘心,可又不敢不听她的话,叶姨娘的性子他是晓得的,若是惹恼了她,可没得甚的好果子吃。
  
      只得乖乖的带着三个小厮转身去了,临走前还不忘了叮嘱两个婢女好生伺候着叶姨娘。
  
      见两个婢女郑重应下,他这才上了马车。
  
      叶亭玉瞧着平步几人赶着马车,慢吞吞的走远了,这才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信。
  
      “姨娘怎的不拆开看看?这是三姑娘给姨娘的?”巧娘在一旁问道。
  
      “是嫣儿给我的。”叶亭玉点了点头:“瞧不瞧我都晓得,她是要劝我回去。”
  
      “那姨娘为何不回去……”巧娘说到这处,连忙捂了捂唇:“瞧我这张嘴,姨娘莫要误会了,我不是要紧赶你走,只是我们这处不得甚的好日子过,你在这处多留一天便多吃一天的苦。”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