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不一样的一代人 > 第二百一十四章立竿见影的效果

第二百一十四章立竿见影的效果

    夏雪看着跳舞的彭墨涵,大眼睛里全是小星星,手脚完全不受控制的跟着跳了起来。
  
      夏阳看到妹妹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找个笨拙的小企鹅一样跟着妈妈蹦跶,一样子没有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而刚好在他笑的时候,音乐也刚好结束。
  
      “臭哥哥,你在笑我跳得不好看吗?”
  
      夏雪很有自知之明,小小的她似乎也好像知道自己刚刚跳得不好看,但是……即便不好看,也不准笑!
  
      只见她小手插着腰气势汹汹的就向夏阳冲去,然后被夏天半路截住,一把抱在怀里。
  
      “爸爸,放开我,哥哥现在一点都不乖了,我今天要好好的收拾一下哥哥!”
  
      小不点在夏天的怀里一边挣扎一边用她稚嫩的嗓子喊道。
  
      “好了,乖乖,哥哥正在治疗,等他好了,随便你怎么收拾,爸爸也帮你的忙,可以吗?”
  
      在对待儿女的态度上,可能全中国百分之九十九的父亲的态度都一个样,那就是儿子是根草,女儿就是个宝。
  
      听到夏天的话,再看到夏雪把头点得如小鸡啄米一样,夏阳翻了翻白眼,决定不再理会这对一致想要收拾他的父女,腆着脸对一舞跳完,微微有些喘气的彭墨涵说道:“妈,您跳得太好看了,要不再给我们跳一个呗!”
  
      彭墨涵没有答应,而是反问道:“阳儿,你身上现在还痒吗?”
  
      “痒?身上不痒啊,啊……啊,我怎么不痒了?”
  
      被妈妈提醒,夏阳这才想起了那么回事,刚刚所有有伤口的地方还痒得死去活来的,现在除了微微有些刺痛以外,竟然感觉不到痒了!
  
      夏阳疑惑的看着赖爷爷,希望他老人家能够给个解释。
  
      赖爷爷微微一笑,还摸了一把胡子,很有高人范,没有解释胜似解释的问道:“你现在痛得厉害吗?”
  
      “这点疼痛我还能坚持,刚刚我真的以为自己会被痒死!”
  
      夏阳笑了,他知道自己熬过去了,疼痛什么的,如果是几个月前,他可能会痛得眼泪,但是现在……这都是小场面了。
  
      “那就好,你就在里面好好的躺着吧,水凉了叫你妈妈!我们都先出去吧,让他一个人待着!”
  
      赖爷爷总是这样,让人对他牙痒痒的,想要狠狠的咬一口,什么都不解释清楚,就知道发布命令。
  
      就在大家对赖爷爷敢怒不敢言的时候,小夏雪忽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喜的一边拍手一边叫了起来:“哈哈,光咚咚,买皮桶,卖了三斤包谷种……羞羞羞!”
  
      夏阳瞬间脑门子全部是黑线,恶狠狠的瞪了夏雪一眼,挥着手做出要揍她的手势威胁。
  
      然后夏雪丝毫不怕,两只手抱住夏天的脖子,对着夏阳做鬼脸。
  
      “那个,天哥,你们还是先出去吧,我有话给阳儿说,说完就出来做饭!”
  
      没有人理会兄妹两人的战争,彭墨涵发现赵子轩的妈妈和小凡也好像来了,就建议道。
  
      赖爷爷率先走了出去,赵子轩看到母亲进来,也笑着迎了过去,夏天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直到夏阳对他点头回应以后才抱着夏雪走了出去。
  
      夏雪被夏天抱着走到房门那里,还不忘对着哥哥做鬼脸,夏阳不理……
  
      “妈,您有什么话要给我说?刚刚您跳舞跳得太好看了,比菲菲跳得都好看!”
  
      夏阳眼睛里满是星星,他感觉自己对妈妈的崇拜又更深了一层。
  
      “菲菲……我还以为你那么快就把菲菲给忘掉了呢,来,赶紧给菲菲打个电话,还有今晚不是平安夜吗,你们年轻人好像对西方节日很看重的样子,可不能让菲菲在节日里都生气。”
  
      彭墨涵从床上把夏阳的手机拿起来递给他,然后严肃的说道。
  
      “这……好吧,我马上给打电话给她道歉。”
  
      听到妈妈给自己说的是这个事情,夏阳表情瞬间就变得有点郁闷,他现在都还不知道赖爷爷的这个药有没有效果,拿什么态度来对待方菲?
  
      “儿子,妈妈知道你在想什么,在担心什么,但是妈妈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那些想法都是庸人自扰,徒增你自己和菲菲的烦恼。”
  
      彭墨涵看着儿子拿着手机沉默,声音轻柔的劝说。
  
      “妈,你说如果我成为了,一个废物,还有资格和菲菲在一起吗?”
  
      面对最爱的母亲,夏阳终于还是说出了他心里的话,问出了他心里最深处的自卑。
  
      听到儿子的话,彭墨涵就这样盯着他,好一会儿没有说话,直到看到儿子失落的低头才噗嗤一笑。
  
      “亲爱的儿子,妈妈可不可以拜访一下你,过去的你为啥会觉得你能够配得上美貌无双,财富敌国,才智过人又善良多才的方菲的?”
  
      彭墨涵听到儿子的担心,有点心酸,但是看到希望的她更多的是觉得好笑,你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从小就把人家小姑娘预定了,现在才来谈配得上配不上的问题,会不会有点晚了。
  
      “这……我……”这时候夏阳才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即便他在方菲菲爷爷别墅外面被赶走都没有想过的,那就是他们之间家庭的差别,地位的悬殊。
  
      “好了,这些都不是你现在需要考虑的,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赶紧先给菲菲打个电话道歉才是真理。”
  
      彭墨涵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劝说夏阳,也不会觉得对不起儿子,没有给他巨额的财富,这些东西在他们的家庭里,不会成为矛盾。
  
      “好吧!”
  
      夏阳心结还在,物质上的匮乏并不能让他妥协,但是身体的缺陷,却很容易给他致命一击。
  
      “那妈妈先出去给你赵奶奶他们做饭了,你记得道歉的时候诚恳一点。”
  
      彭墨涵看到儿子妥协,也就不打算留在这里让儿子尴尬,说完就走出了夏阳房间,顺手拉上了房门。
  
      拿着手机,夏阳咬了咬牙,开机!
  
      然后一堆短信蜂蛹而来,铃声和震动一股脑出现,让夏阳都有点措手不及,要不是握得紧,手机都差点掉进了浴缸里面。
  
      “我去,怎么那么多短信,平时没发现有那么多人关心我啊!”
  
      夏阳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然后开始查看短信,一只手拿着手机看信息不是很好操作,还好夏阳的手机小,虽然有点累,但还是能够操作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