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你们惹不起 > 102章 恐怖如斯!!

102章 恐怖如斯!!


  “这……陈总管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啊,可是我听着总感觉有点不对劲,感觉……好像就是要搞事情。”
  “我觉得,似乎,可能是要针对那个老方?”
  “不会吧,难道老方身上也有事?”
  周围,渐渐响起了议论之声。
  他们,很想知道,陈修云到底想要做什么。
  老方本人也很蒙圈啊。
  他明明都释放了自己的善意,怎么这陈总管看起来还是那么不近人情的样子?
  尤其是听着周围那些不好的议论,他心里就更慌了。
  只不过,在经过仔细的思考之后,他觉得陈修云的这些表现应该是正常的。
  毕竟,作为一个城主府的大总管,总要有自己的威严,对于他这种小虾米的示好和善意,完全可以不用理会的。
  而他既然理会了,那么就说明对自己还是有好感的。
  这么一琢磨,他的脸上渐渐升起了笑容。
  甚至,再次朝着陈修云拱拱手:“陈总管日理万机,事务繁忙,即便在这风满楼也不忘记处理事务,实在是让人钦佩。”
  “老夫这次能够拿的这个财斗第一,全赖陈总管的帮助,所以,老夫在这里郑重承诺,若是以后有什么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就尽管说,小的一定尽力而为。”
  陈修云十分淡漠地瞥了他一眼,没有说别的,只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
  “聒噪!”
  “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如果听不懂,那么我就再重新说一遍。”
  “谁说你是财斗第一的?”
  “你不过是一个小小客栈的掌柜,在这苍霞城里,怎么可能赚到那么多灵石?”
  “根据我的调查以及过往经验判断,作为一家客栈,一下子能够有魄力放出这么多灵石只为了和一个女人见面,这很不合理。”
  “我现在有权怀疑你偷税漏税严重,严重侵害了本城人民的个人利益,我将代表苍霞城的全体人民,对你进行灵魂上的控诉,以及财产上的束缚。”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的财产和刚刚那个人的一样,都不能动用!”
  “全部冻结!”
  “谁敢动,谁死!”
  嘶~!
  老方惊了。
  这是几个意思?
  有必要这么狠吗?
  二话不说就甩黑锅?
  刚刚才把包祥搞走,现在又把他给搞走?
  他的内心,有点崩溃。
  原本还比较愉悦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想哭。
  周围。
  其他人也都懵了。
  这陈总管,果然是要搞事情。
  不过,他似乎是在为苍霞城里的人做主?
  他们不禁再一次为陈修云的认真负责而感动。
  “感动,太感动了,没想到我这一生还能遇见这么负责任的人,一心一意为我们这些人做事,不放过一个可疑的黑商。”
  “如果那老方真的如陈总管所言的话,那就太过分了,他这等于是站在我们的身上吸我们的血啊!”
  “是啊,没错,说的太对了,如果是真的,他就是一个吸血虫!”
  “可恨!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黑商!”
  一时间,风满楼里满是对陈修云的赞叹。
  虽然老方觉得自己很无辜,然而现实往往很残酷,他……被喷了。
  被喷的体无完肤。
  二楼。
  陈修云:“……”
  陈修云听到周围那些夸奖,脸都黑了。
  这些人莫不是沙雕不成?
  他就是想这么简单的以公谋私一下,怎么就变成认真负责了?
  你们……能长点脑子吗?
  这夸来夸去的,让他多不好意思啊。
  他不是少城主,厚脸皮,他脸皮薄,还是要点脸的。
  三楼。
  韩升看到这熟悉的一幕,气的头疼。
  那少城主,果然没安好心,派人过来就是搞事情的。
  就这么一会儿,两个大主顾就没了。
  没了,就这么没了啊。
  他之后分到的资源,也将因此大大的缩减。
  他很难过,觉得陈修云有毛病,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知道这么做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
  可是,他们毕竟是城主府的人,就算他心里再气,也要装模作样的笑笑:“陈总管,不知……您下面还有要怀疑的对象吗?”
  “若是没有,这财斗第一,就要继续往下顺位了。”
  陈修云摇摇头:“没有了。”
  韩升顿时松了一口气。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然而,陈修云的话还没说完。
  “准确的说,是暂时没有了。”
  “等会儿有没有,就不清楚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个个从刚刚叫价叫的最欢的那群人面前飘过。
  那群人……瞬间领悟。
  如果说包祥第一个被搞的话,可能是个意外,可当老方被搞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有所怀疑了。
  现在再听这么一说,瞬间明白,这个财斗……还是不要参加的好。
  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于是,之前叫价的人纷纷站出来,满脸歉意地朝着韩升拱手:“不好意思,在下家中还有要事要做,刚刚的那个报价,可能就不算数了,告辞!”
  “我刚刚收到消息,也需要出去一趟,刚刚的报价,就当做是一个玩笑吧,告辞!”
  “……各位,告辞!”
  “再见!”
  “大家后会有期!”
  一个接着一个,陆陆续续,但凡是有过报价的,都告辞了。
  一个也没剩下。
  韩升:“???”
  韩升傻眼了。
  我的七娘耶,还能这么玩吗?
  你们都跑了算怎么回事?
  集体有事?
  这特么还斗个屁啊!!
  他黑着脸,表情直接僵硬在那里,再也笑不出来,哪怕是强迫自己笑,也笑不出来。
  “这……”
  “看来,大家都是忙人啊。”
  “只是,财斗还是要继续,现在之前那些人都走了,那么我们便可以当做重新开始,若是有人有意愿的,就报价吧。”
  他十分平静地说了这么一番话。
  良久。
  没有动静。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报价。
  不是大家没钱,而是……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是傻子,之前报价的那么多人全部都走了,肯定是有原因的。
  他们,不想做出头鸟啊。
  要不然下场一定会很惨的。
  韩升尴尬了。
  他看着安静的风满楼,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大供奉可能不是一个好差事。
  “没……没人报价吗?”
  二楼。
  陈修云抬起头,对着韩升笑了一声。
  “既然没人。”
  “那我来吧。”
  他慢慢从怀里掏出一枚——半枚灵石,拿在手里。
  “我,城主府大总管,出半枚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