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朕有帝皇之气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高官正十分的震怒

第一百四十四章 高官正十分的震怒

掌柜道:
  
  “嘿!瞧您说的,我们酒楼涨价,能不通知各位么?”
  
  食客道:
  
  “那掌柜的,你快给我们大伙说说,您这菜怎么比原来好吃多了?”
  
  掌柜道:
  
  “话说这菜啊!是因为,我们新东家请来了几位大厨,那手艺不是一般厨子能够相比的,就算以前的老厨子,也不让进厨房,据说有秘方,能够保证各位吃的开心、满意!”
  
  食客道:
  
  “既然连秘方都出来了?怎么会不涨价呢?怪事!”
  
  掌柜道:
  
  “要说这几天是肯定不涨价的。”
  
  食客道:
  
  “您的意思是过几天要涨价?”
  
  掌柜道: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怎么说呢?这三天之内,原价不动,但是您要是办了会员价,您的餐费价格还是按照原来的来,甚至等到本店忙碌的时候,您还不用排队,但要是您没办会员价的话,恐怕要涨价10%的价格了!”
  
  食客道:
  
  “就加价10%啊!那不贵,我觉得今天这手艺就是牛,今后我经常来这边用餐。”
  
  另一位食客道:
  
  “10%也不便宜,掌柜的您给大伙说说,这会员价是什么回事?”
  
  掌柜道:
  
  “这会员价,我还不是太清楚,要不有我们这位新来的二东家给大家讲讲!”
  
  食客道:
  
  “好,那就请二东家说说。”
  
  掌柜将二哥请来……
  
  二哥笑脸满面道:
  
  “各位,我们原本在南阳开的饭馆,只是我家三弟颇为年幼,独自一人进京入太学,家母和家兄都难以放心,所以举家搬迁来京城。”
  
  食客纷纷夸赞道——
  
  “哦!原来你们是从南阳来,那地方不错。”
  
  “南阳的富豪不少。”
  
  “对了,这位二东家,你家兄弟多大年纪了,是太学生?”
  
  二哥道:
  
  “不错,这位客官,我家三弟是南阳的院试第一,今年十岁,前些日子刚进太学。”
  
  食客震惊道——
  
  “了不起,10岁就进太学,厉害!据我所知一般的太学生都有15、6岁,你家三弟能在10岁进入太学那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是十岁的秀才,还是院试第一的秀才,真的不同凡响……”
  
  “那不知道这个会员价是怎么来的?”
  
  二哥道:
  
  “我们在南阳那边就尝试了弄了会员价,效果还不错,现在是有我婶婶一家在营业,若是各位去了南阳可以去伯升饭馆尝尝。”
  
  食客中不乏走南闯北之人——
  
  “一定去,将来若是有机会,去南阳的话,一定去你介绍的这家饭馆尝尝。”
  
  二哥道:
  
  “那边的地方小一点,京城不管物价,还是各方面都要价格昂贵一些,所以我们现在的会员价是这样的:初级会员1000人,每人认购会员金20两白银,来本店可优先用餐;中级会员500人,每人认购会员金200两白银,来本店可优先安排整座餐位;高级会员100人,每人认购会员金2000两,来本店可优先安排雅座包间;顶级会员10人,每人认购会员金2万两,来本店消费可以随时提出包下一层酒楼用餐;超级会员1人,认购会员金20万两,来本店消费可以提前一天通知,包下整个酒楼用餐。”
  
  食客惊道——
  
  “这会员家是不是太贵了?”
  
  “二东家你这价格简直比得上京城大酒楼了。”
  
  “你没开玩笑吧!刚才你们可是说不涨价的,怎么价格贵了这么多?”
  
  二哥道:
  
  “各位客官,只要是会员价,价格肯定不会涨。”
  
  食客担忧道:
  
  “就算价格不涨,但你交了这么多的会员价,这么一算下来,那价格也贵了不少。”
  
  二哥道:
  
  “各位客官,恐怕还没听明白,会员价今后来吃饭是记账的,在您消费完所有会费之前,您都是本店的会员,若是您觉得本店的饭菜还不错,可以继续续费,您完全不用担心今后会不会涨价的问题。”
  
  食客道:
  
  “还有这样的操作,是不是我只要提前付20两白银,我今后就是你们店里的会员了,而且下次来吃饭,也不用付钱。”
  
  二哥道:
  
  “您来吃菜当然是要付钱的,只不过是在您的会员费里面扣,直到您的会员费用光为止,本店会在您消费完之前,提醒您需要再次充值。”
  
  食客道:
  
  “那给我先来个20两白银的初级会员。”
  
  二哥大声道:
  
  “行嘞,20两初级会员一位……”
  
  就在秦秀家新开业的醉霄楼风风火火的展开会员认购的同时,京城的某位高官府内的高官正十分的震怒: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为什么接一连二的没办好事情?上次的事情没有得手也就算了,毕竟没人查觉是我们做的;但这次事情怎么回事?居然让人找出了把柄,难道你想我们暴露在别人眼前么?”
  
  管事道:
  
  “老爷息怒,这两件事情原本一切都顺利的。”
  
  高官道:
  
  “顺利的怎么会这样?”
  
  管事道:
  
  “这都要怪一个小秀才!”
  
  高官道:
  
  “哦!两件事情都和这个小秀才有关?他是做什么的?”
  
  管事道:
  
  “这个小鬼不简单,年纪不大,居然已经是秀才,而且还在京城的太学入学了,而且经过这两件事情,和那两位也算是搭上了线,据说关系处理的还不错。”
  
  高官道:
  
  “真是岂有此理,我们浪费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居然就像是在为他牵线搭桥一般,弄了半天就像我们做恶人,好事情全让他给占了,哪有这样的好事!”
  
  管事道:
  
  “那老爷你的意思是?”
  
  高官道:
  
  “找个机会将他给处理了……”
  
  月黑风高!
  
  这天夜晚没有什么月光,风也很大,路上的行人非常少,本身就是宵禁,在京城没有特殊的情况是不能在夜晚行走的,要么有官身,要么本来就是巡逻的,要么就是打更的(我只打更,不加更)。
  
  就算是在赌场的,那你就一晚上待在赌场;
  
  要是逛窑子的,那就一晚上泡在窑子里,不到天亮不能乱走。
  
  在深夜行走,一旦被抓就直接送官府大牢里带着。
  
  五六个夜行衣鬼鬼祟祟,速度奇快的朝着秦秀在京城购买的宅院疾奔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