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绝代风华之神迹 > 第一章:落寞

第一章:落寞


  天气阴沉沉的,很明显,要下雨了。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谁也没注意到,那个废弃工厂的楼顶。
  冷风胡乱地刮着,好似刀割在脸上一般疼,路灯发出阴暗的光来,行人更是加快了步伐。不一会儿,街上空空荡荡,死气沉沉。
  街上霎时间没有丝毫生气,没有了白日里的热闹气氛。
  天楼上,站着两位格外娇俏可人的少女。一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绿色的眼睛格外醒目,让人有种猜不透的感觉。另一位则是狠狠地看着她,脸上的妆格外的浓,身上散发出浓浓的香水味。
  “说吧,你找我来到底干什么?”绿色眼睛的少女开口了,话语中感觉不到任何生气,她的话仿佛使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她揉揉眼睛,像是没看见眼前的人一样。
  而那位化了浓妆的少女看见这情况心里甚是不满,“秦末熙,只要你把霄哥哥让给我,我就可以给你无数的金银财宝,你以后的生活都是自由自在的,你可知道,这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哦!你也不用杀人了。”
  秦末熙冷笑一声,用看小丑的眼神看着她,“苏锦颜,韩霄在你眼中就是个东西么?没有什么让不让的,他喜欢谁是他的事,就算是我让给你,他也不会喜欢你,只能痛苦的活着罢了。”
  “秦末熙!你这个贱人!!把我的霄哥哥抢走了!小心我把你是杀手的事情说给霄哥哥,你这个杀了那么多人的人,霄哥哥肯定不喜欢你!”苏锦颜不顾形象的怒吼着,脸上的表情足矣吓死一个人了。
  但秦末熙是谁?排名第一的杀手,会怕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骗谁呢?!还没有人敢威胁她呢!
  秦末熙毫不在意地看着苏锦颜,淡淡地说道:“苏锦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可笑?你真的认为,我会怕你吗?我还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
  苏锦颜听到这句话时,心里那从一开始见到秦末熙便存在的种子,开出了花。那花并不美丽,反而是那样的丑陋、那样的邪恶。
  “秦末熙,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惹谁不惹,偏偏来惹我!那也没办法了!这是你逼我的,那就别怪我了!!”苏锦颜说完,便从包里拿出了一把匕首,狠狠地把那八百多万的包摔到地上,眼里充满了愤怒。忽然,她嘴角出现了一抹笑。秦末熙,是时候,把原本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了!等我把霄哥哥抢回来时,便是你生不如死的开始。哼,我会让你从高处摔下来!!
  看到匕首的时候,秦末熙的表情依然没变,“苏锦颜,你脑袋是被门挤过吗?你又忘了我是杀手了?”
  苏锦颜仿佛没听到这句话似得,径直向秦末熙刺去。而一眨眼的功夫,那匕首就到了秦末熙手里,那速度可不是苏锦颜能够看清的。而秦末熙想逗一逗苏锦颜,一个劲的向苏锦颜刺去,而苏锦颜的眼神从恐怖立马变成了可怜巴巴,不知道的还以为秦末熙在欺负苏锦颜呢!快离苏锦颜10厘米的位置时,从楼道里冲出一名帅气临人的男子大喊道:“住手!”秦末熙本想停下,而这一声把毫无防备的秦末熙吓了一跳,手里的匕首霎时间掉到了地上。
  “韩霄?!”秦末熙被来人给吓住了。
  韩霄厌恶地看着秦末熙,低声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锦颜都跟我说了,你是杀手!是沾满了鲜血的恶魔!现在连锦颜都要害!”听到这里,在韩霄身后的苏锦颜对着秦末熙得意的笑了。
  而秦末熙,心里像是插了一刀似得,无比的疼。秦末熙甚至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对她宠爱的人了,而这个以前说爱自己的人不相信自己,他不爱自己了。
  秦末熙呆在了那里,韩霄扭过头看向了苏锦颜,担心地问:“锦颜,没事吧?”锦颜?都叫得这么亲了?
  “霄哥哥,放心,我没事。”苏锦颜甜甜地说,要是以前,韩霄早就推开她了,可今天,韩霄并没有。韩霄啊,这么快就爱上了别的女人了?还真是绝情啊!“霄哥哥,我想末熙不是故意的,你就别怪末熙了吧。”
  “锦颜,你就是太善良了,才差点被害的!”韩霄说完,径直走向秦末熙,捡起那把匕首,刺向了秦末熙的腹部,秦末熙一生就没有败过,这次,她败了,败给了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
  而韩霄连看都没看秦末熙一眼,苏锦颜很开心,这个勾引她霄哥哥的狐狸精终于要死了。早知道是这个下场,还敢抢霄哥哥,不自量力!呵,以前不是挺嚣张的吗?现在怎么样?跟她斗?哼,管你是谁,敢惹我,照样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霄哥哥,我疼!”苏锦颜娇媚地说,心里一个劲的想得到韩霄。
  韩霄也不顾秦末熙,走向了苏锦颜,用公主抱地方式把她抱了起来,“锦颜,哪里伤着了?走,我们去医院。”说着,韩霄带着苏锦颜下了楼。留下秦末熙孤身一人。
  天,不理解秦末熙。竟孤独地下起雨来。凉风习习,雨如冰雹一般,狠狠地砸在秦末熙脸上。
  天,你也这般冷酷吗?我真不明白,当初怎么会爱上这个男人,我也有迷茫的时候啊!我自认为一世英名,最终败在我爱的人身上。上天是在惩罚我吗?惩罚我杀了那么多人是吗?呵,杀人之前应该想过有这么一天。我这是报应。可我不甘心!
  秦末熙腹部依然留着血,但除了脸色发白之外,她似乎感受不到伤口的痛楚。
  秦末熙捂住伤口,艰难地站起来,扶住栏杆下了楼。她好歹也是世界第一杀手,虽是致命伤,但还是能忍个一时半会儿的。秦末熙经过的地方留下了鲜艳的红色。
  秦末熙走在街上,绿色的瞳孔没有丝毫生机,整个人如行尸走肉一般。
  不知不觉走到一片枫林之中,秦末熙清楚地记得,这是自己和韩霄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如今这里空空荡荡,枫树只剩下几棵,就像废墟中鼓励孤立的人一般。
  秦末熙苦笑一声,捂着伤口,随意靠在一棵枫树之下。
  自己这是要死了么?
  脑海之中有点模糊了,但依然清醒地浮现出自己所杀的人死前痛苦的神情,看着自己仇恨的目光,和对这个世界恋恋不舍的感情。
  秦末熙这才体会到,并且明白了,这是报应。可现在明白又能干什么呢?还不是一样的结果。
  秦末熙只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直至身体变得异常冰冷。
  她死了,尸体平静的躺在他们开始的地方。秦末熙可能是想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