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纯阳魔道 > 纯阳体现

  我本能的回头一看,立刻被眼前情景吓呆了,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目光锁定处,那满身红妆的女尸僵硬的走下灵床,歪斜着一张脸,慢慢地向我走来。我吓的肝胆俱裂,可是偏偏身体像瘫了一样,无论如何也动不了,甚至连眼睛都无法从那女尸身上移开,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张可怖至极的脸向自己慢慢靠近。
  “啊……”出于恐惧的本能,我张嘴喊了出来。声音还没传出去,一张冰冷的嘴已经凑到近前。那嘴吹出一股冷气,顺着嗓子直达五脏六腑。我感觉自己已经从里面结了冰,锋利的冰碴刺的五脏六腑像割裂一般的疼。那嘴又轻轻地一吸,我体内最后一点余热,慢慢的聚集,顺着嗓子涌上来,慢慢地要涌出去,涌进那张嘴里。
  “咳!”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旁如木雕般的道士,突然从入定中咳嗽了声,虽然只有一声,却让那女尸停住了吸气,木讷的转过头去,望向他。
  我猛的一激灵,顾不得五脏六腑的疼痛,一个侧身栽下土炕,连滚带爬的向外跑去,什么端庄中正、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全都被他抛诸脑后,我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跑!跑出这个房间!跑得越远越好!
  永安客舍后院还算宽阔,横七竖八的摆放着来往客商拉货的木车,入夜后可能为防偷盗,院门早已紧闭。我心里叫了声苦也!身后女尸已经追了出来,浑身关节处脆响不断,见我在前踌躇无措,作势欲扑。
  于是,我们两个一前一后在院子里左躲右闪的跑开了。没跑多久,我就感觉腿脚酸麻,如缚巨石,五脏六腑像炸了一样,可恐惧却催使着我一刻不停的在跑。身后的女尸,应该是不知道累的吧,也听不见她喘,我回头看了眼,她已经迈着碎步追到了近前,张开手就要扑过来。
  我牙关一咬,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疾奔几十步,扯开空当。可是片刻后,两只不争气的腿又慢了下来。后面的女尸又追了上来,两只乌青的手,伸了过来。我感觉自己快哭了出来,可是还是一咬牙跑了出去。从小到大,我从来没跑过这么久。女尸就在后面追着,只要我一松懈就会被追上,我就只得拼命的跑快。到了最后,感觉已经喘不上来气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可是脚还是本能的向前迈。
  要是有两张嘴多好啊,我天真的冒出来一个念头,身体软瘫着倚在院子中的枯树上,脑子中一片空白,没有恐惧,没有疲劳,
  迷离的眼神中,一个红衣女子扑了过来,是滢玮吗?为什么看不真切?
  “噗!”火光一闪,一柄燃着火的木剑把她钉在了树上。我还想做些什么,可是眼皮一沉,就没有了意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清晨。天还是那么冷,我揉开沉重的眼皮,发现已经在州官的公堂之上。睡眼惺忪的州官在问案,显然也是没睡醒就被叫了起来。
  州官半个时辰就把事情来由问了明白:女子是本地破落户家的姑娘,老爹欠了老掌柜钱,老掌柜见讨还不得,就威逼着把她讨进家门,想给自己单传的傻儿子做老婆。谁知结婚当晚,姑娘就上吊了。为人吝啬的老掌柜,认为姑娘还没过门,不想出钱置办丧事,所以就停在了后院。可是姑娘家里实在是拿不出来银子置办丧事。反正天冷,老掌柜索性就把她停放在后院,到今天已是第四天。
  少言寡语的道士说,我是纯阳的体质,女尸借阳还阳,所以起了尸。
  州官先盛赞了道士道法精妙,护法消灾有功。这让我想起了昨天晚上那柄燃烧的木剑,看来是道士救了我,可是他进门时候为什么没有提醒我这些?
  在这犯疑的时候,州官说了声听判:“掌柜某陈,私心作祟,枉顾人命,虽然天理难恕,可是却没触及律法,出纹银五十两安抚受惊吓的书生某吕。左右,唤死者家人前来认领、安葬。完判!”说完便打了个哈欠回去补回笼觉。
  从大堂出来,手里攥着银子包,我心中百感交集。恰好看见一对老夫妇前来认领尸体,便把银子全给了他们,然后道了声节哀。
  他二人走后,寡言的道士突然问我:“你外出身无分文,为什么把银子全部给他们?”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那银子上有他们姑娘的血,读书人用了,内心难安。”我心情沉重的说道。
  道士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脸上若有若无的一丝赞许,也没继续问什么,拉着我在附近面摊汤汤水水的吃了一通,然后回了客舍,道士说有东西落在了客舍。
  永安客舍,依旧是人声鼎沸,往来的客商一边用着早饭,一边热切的谈论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突然感觉好冷,是心冷,这条人命,但却变成了桌上的谈资!可那曾是个鲜活的人。
  道士去后院取东西,我不想再去那个房间,便在前面等他。心情烦躁的老掌柜看见了我,咬牙切齿瞪着。“读书人,死人钱你也赚是吗?”他显然是把破财的气撒在了我的身上。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四书五经从来没教过怎么吵架。恰好道士回来,手里拎着个巴掌大小的楠木盒子,见我吃了瘪,便挡在我和老掌柜中间,迎着老掌柜那盛气凌人的目光破口大骂道:“老混账,草菅人命的老杂毛!”寡言的道士出口成脏,指着老掌柜的鼻子开骂。来往客商停下筷子来凑热闹,站他背后的我挂不住了,读书人的斯文终究还是要的。
  老掌柜气的胡子都在抖,歇斯底里地喊:“阿福,把这个臭老道跟这个书呆子给我赶走!赶走!”
  傻汉子,拎着棍子就牛气哄哄的冲了过来。我吓得缩头要跑,我身前身材瘦下的道士却昂然而立,一扬左手竟然稳稳地攥住了棍子,右手伸两根指头,在傻汉子宽额头上画了几下,收势后,左手顺着棍子一撸,顿时火起,燃成了一个火把。
  正在吃饭的人见状,齐声叫好。傻汉子,呆了片刻,然后傻笑着的跑起来,四处纵火。
  “你这个妖道,你对他做了什么?来人呐!救火!”老掌柜哭喊着,他拦不住傻汉子。众人见火起,都跑了出来。
  道士,拉着我趁乱走远了。背后,留下一脸悲怆、绝望的老掌柜,和一群看热闹的来往客商。熊熊的烈火中,看够热闹的客商,猛然想到自己的东西还在客舍里,再去找火灾的始作俑者,已经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