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从前有间庙 > 第三百六十三章:九州剧变,末世将临

第三百六十三章:九州剧变,末世将临

    世上谁人能不死?
  
      所谓的永恒不朽,不过是莫须有的谎言,白骨成土,血肉化泥,哪怕是石人王者,也终有陨落的一天,无人可以不死。
  
      乱地。
  
      苍凉枯寂的硬土上,仍见一条条未曾被尘土掩去的痕迹,刀痕,血迹。
  
      一片死寂。
  
      仿佛又化作过往的亿万年,冰冷孤寂,除了哭嚎的风声,再也没有其他,便是异界的存在也不再踏足,这里像是成了一片禁地,又像是被世人遗忘,被岁月抛起。
  
      唯一的不同的,是这片残破的大地上多了一座城,一座巨大无比的太古魔城。
  
      或许这样说不准确,因为这座城并不完整,它是残破的,落在大地的尽头,孤寂而安静,而且,飘在一片血海尸山中。
  
      那些残缺的地方,被一块块翻滚的血肉覆海,模糊的血泥在填补着那些缝隙、缺口。太多了,看上去就像是一座血肉堆砌的巨城,令人震怖悚然,所以才显得极为巨大。
  
      更可怕的是翻滚的血泥每一寸都散发着极为精纯的神性,带着浓郁的生机,半祖的残肢,祖神的身躯,被磨灭在一起。
  
      甚至,那些血泥中仍见不少神魂未灭的残躯想要自其中挣扎而出,就像是陷入沼泽的凡人,发出惊恐的吼叫,可是,太古魔城中似是孕育着某种难以言说的大恐怖,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将他们一点点拽进深渊,无法挣脱,然后粉碎。
  
      无数散发着神性的断臂与残肢顷刻间被某种恐怖伟力绞成血泥,一点点的渗入太古魔城的裂缝中,填补着伤口,浓郁的生机万千汇一,化作一点晶莹,朝着中心处汇去,落在一具冰冷的残躯上。
  
      那是一具石躯,残破不堪,腰身以下早已不见,大半身躯都已破碎,只剩下一条满是裂纹的左臂,和一小截身躯,连接着一颗头颅,它一半露在外面,一半像是与太古魔城长在一起,宛如已经死去,趴在地上。
  
      千万点浓郁生机凝成的露珠化作一涓细流,浇灌在石躯上,就像在种花一样,如同有一天会自其中长出朵不一样的花来。
  
      暮色渐渐来临。
  
      太古魔城中,不知从哪里飘出一点灯光,昏黄暗淡,点亮了城中心,隐隐幽幽,说不出的诡异。
  
      原来,这火光居然是从城中心的地下溢出的,火光飘摇,影影绰绰,一道道虚影从火光里浮出,最后凝实。
  
      读书的书生,叫买的小贩,赶集的老人,还有哭泣的孩童……
  
      他们在动,每个人都在动,鲜活生动,然后走向血海,自里面打捞出一具具神性未散的骸骨,磨成血泥,来到残破的石躯前,为其重塑着身子,可惜杯水车薪,一夜时间,也不过塑造出零星点点,耗费的神性与生机太过庞大。
  
      日复一日,在这暗无天日的乱地早已没了时间的概念,白天那些血泥修补着太古魔城,夜晚,那些虚影重塑着石躯。
  
      没人知道过去了,更没人知道要过多久。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连一望无际的尸山血海都开始在变小,但太古魔城却在变大,它就像是活的一样,在长大,那些残破的豁口与裂缝都在逐渐愈合,被一点点一寸寸的填补。
  
      而那石躯上,历经了千万次的浇灌,竟然真的显出一抹绿意,像是真的要发芽开花一样,弥漫着一股浅淡却又精纯无比的生机。
  
      直到有一天。
  
      “师傅……师傅……”
  
      夜晚的巨城中,昏黄的灯火仿佛照出了九州的一角,冥冥中生出变故,火光中,一个庙宇若隐若现,李寻欢跪伏在地,身后更是有不少的九州人族,一个个浴血而立,神情悲戚。
  
      那一头,像是爆发了难以想象的惨烈浩劫,天愁地惨,山河破灭。
  
      “……倘若你还活着……能否告诉我们,可有希望……末世来临,九州将要沉沦了……”
  
      “人祖!”
  
      “人祖!”
  
      “人祖!”
  
      ……
  
      声声呼唤宛如破开了世界屏障,落到了太古魔城中,如同渗入了每一寸血泥中,以至于整个太古魔城都在为之共鸣,最后化作震动,所有灯火中显出的身影亦是重新散去。
  
      陡然,震动消失。
  
      “唔!”
  
      本是吹动的风声,这一刻忽然像是凝固,随着一声呢喃。
  
      “我还活着!”
  
      一道平缓的声音幽幽响起。
  
      “你们当真布的好一局大棋!”
  
      他第一句是回应的九州信徒,而这第二句说完,就见乱地中心的巨殿忽然浮出一抹晦涩神秘的气机,像是与他在沟通,交流。
  
      太古魔城中,残破的石躯忽然动了动,头颅上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慢慢亮起两点混沌色的光芒,遥遥望向巨殿,如在思索,倾听。
  
      光芒闪烁,犹如混沌开辟,风雷水火激涌。
  
      “也罢,我应了,此局,落子之人便添我一位吧,亦是为人族尽这“人祖”之责,但……”
  
      姬神秀拖着残破身躯慢慢自城中爬出,只露出腰腹以上的身子,他沉默了片刻,复又接道:“……既然如此,功成之日,我自行进唯一真界吧,正好见识一下诸皇威能!”
  
      远处的乱地巨殿此时豁然爆发出璀璨神光,有五道流光分离而出,划破天地,朝着姬神秀飞来,落在他的面前,化作五道虚幻身影,正是那逝去的五位王者,身影隐去,太古魔城中,便多了五幅石刻,烙印着五位王者的道与法。
  
      顷刻间,太古魔城似是变得更加稳固。
  
      而下一瞬,姬神秀一双眸子已然爆发出惊天杀意,周遭血海疯狂翻滚,无数尸骸纷纷崩碎,自行融入城中。
  
      目中光芒一转,只见虚空登是划破一道豁口,那一头,却见山河破碎,末世将临,九州修士几多喋血。
  
      “死不足惜!”
  
      就见他眉心忽然浮出一枚印记,乃是“人道”之印,亦是当初的“人间道”,也是“欲界”,而现在是地球。
  
      印记化作一团光晕,内里自成天地,即便他差点身碎魂灭也未曾动用此界之力,而今光华一转,只见一个个残魂神念被接引入了地球,投生其中。
  
      “我身躯未全,仍缺血生机,劳烦走一遭吧!”
  
      一团黑气自虚空浮现,化作天魔之相。
  
      “好说,本座这便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