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名校养成系统 > 第二百三十三章 驴骨

第二百三十三章 驴骨

这顿驴肉给整所学校增添了欢愉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的肉香之中,你可以从学生们那开心的笑容中感受到一碗驴肉所带给他们的满足。
  
  大家都在开心的吃着驴肉,只有马忠国蹲在了一个角落里默默的抽着旱烟看着来来往往端着驴肉的学生们。
  
  林平牵着阿所来到了马忠国身边,马忠国看到阿所有些小慌乱的把旱烟枪塞在了屁股下面。
  
  马忠国看着两人问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林平笑了笑刚想张嘴说话,阿所抢先举起了手中的方便面说道:“爷爷,吃饭!吃方便面!”
  
  马忠国有些错愕的说道:“你们不去吃驴肉吗?”
  
  林平笑了笑说道:“不想吃。”
  
  林平和马忠国已经有着深厚的情谊,看到马忠国如此难受的样子,林平便也感同身受的感觉,他也吃不下这头老驴的驴肉。而懂事的阿所见马爷爷不吃,他便也不吃。于是两人便从小卖部里带了几包方便面来找马忠国了。
  
  “我不吃,不饿。”马忠国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们吃吧。”
  
  “爷爷不吃,阿所也不吃。”阿所倔强的抬起了脑袋。
  
  林平也笑着劝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马老师,你不吃饭下午怎么有力气上课教孩子们学习?”
  
  在林平和阿所的劝说下,马忠国这才答应下来:“好。”
  
  于是,三个人来到伙房这边用热水泡饭缸里的方便面,马忠国看着那些脸上洋溢着笑容的学生们,心里莫名的好受了一些,笑了笑颇有些自我安慰的意味说道:“老驴生前贡献给了我,死后又贡献给了学生们,它这一辈子,真的是值了。”
  
  但说着,马忠国的眼睛就有些湿润了。
  
  然后,林平、马忠国和阿所三个人就在弥漫的驴肉香气中吃着方便面,方便面的味道盖过了身边驴肉的香气,让马忠国好受了好多。
  
  吃完方便面去伙房旁边的水龙头那刷饭缸,几个水龙头前排着长长的队,都是等着刷饭缸的学生。
  
  看着学生们满脸开心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林平笑着问道:“好吃啊?”
  
  一个学生赶忙回答道:“好吃!真好吃!”
  
  另一个学生也跟着回答道:“是肉都好吃!”
  
  “不不不,驴肉比猪肉好吃,真是太好吃了!”另一个学生满脸回味的样子说道。
  
  林平说道:“这是马老师的驴子,你们能吃上驴肉,不应该感谢马老师吗?”
  
  “谢谢马老师!”
  
  “谢谢马老师!”
  
  于是孩子们纷纷喊了起来跟马老师道谢。
  
  马忠国看着这群可爱的学生慈祥的笑了起来,能让孩子们吃顿好的,看着他们这么开心马忠国便也开心,而马忠国因为老驴被吃掉的难受心情也缓和了几分。
  
  这时,突然一个低年级的小孩子张口说道:“要是马老师天天都有驴子死就好了,那样我们就天天都有驴肉吃了!”
  
  这个小孩子说完后,空气中的气氛凝重了下来。
  
  而这位小孩子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我……我就是随口说说。”
  
  然后便吓得赶紧跑开了。
  
  马忠国挤出一丝微笑像是自我安慰般地说道:“没事,孩子嘛,童言无忌。”
  
  林平也无奈的笑了笑没说话,他能理解这个小孩子。就像是自己小时候说过“要是能天天过年就好了”,过年,在林平小时候对于林平来说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一进入腊月,林平便经常问父母爷爷奶奶:“什么时候过年啊?还有几天过年啊?”
  
  从腊月初问道小年来,大人们都被林平问烦了。
  
  不过长大后,年味就淡了,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大幅度提高,过年和不过年在衣食住行上没有什么区别,顶多就是几天的假期、堵得要死的交通和应付不完的宴会酒席。再也没有了小时候过年的那种期待感。
  
  但这个小孩子的无心之话,却不知道为什么深深的刺痛了马忠国一下,但是马忠国并没有怪罪他,就像他嘴上说的,童言无忌。
  
  马忠国也早已看开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懂得别人的好,也并不是每个人在享受的时候会考虑别人的痛楚和苦衷。从自己的既得利益出发进行考虑,这是人的本性,大人犹是如此,何况一个不懂事的小娃娃。
  
  刷完饭缸,马忠国一瘸一拐的来到了伙房里,林平和阿所也跟着走了过来。
  
  马忠国对着冯春秀说道:“青梅他妈啊,能不能把老驴的骨头收拾收拾给我,还有驴蹄子和驴皮。”
  
  冯春秀听了后笑着说道:“好,我去给你拿来。”
  
  冯春秀把还带着几丝血迹的驴皮拿了过来和驴蹄子拿过来给马忠国说道:“这驴皮还没干,要不就再晒晒,或者放伙房里给你用炉子烘干一下,还有股血味儿。”
  
  马忠国轻轻地摸了摸驴皮,点了点头说道:“好。”
  
  “驴骨呢?给我吧,我去埋了。”马忠国问道。
  
  冯春秀说道:“那个……我们还打算用驴骨头再给孩子们晚上熬一次汤,所以您看,能不能熬完汤再给您。”
  
  另一个妇女也说道:“好东西都在驴骨头里呢,就这样埋了怪可惜的。”
  
  马忠国淡然的笑了一下:“好,就让它再贡献最后一点儿价值。”
  
  到了晚上吃完饭,马忠国来取老驴的骨头,老驴的骨头都被敲碎,里面的骨髓在晚饭上煮成了一锅饱含着精华的驴骨汤,营养价值可能比中午的驴肉和驴肉汤还要高。
  
  马忠国从怀里掏出了一块床单布,然后冯春秀把收集起来的驴骨堆放在了上面,马忠国小心翼翼的拎起床单的四个角,然后轻轻抖了抖,接着四个角打了个系成了包袱。
  
  马忠国把包袱抱在怀里笑着对冯春秀她们几个说道:“谢谢了。”
  
  冯春秀她们看着马忠国那有些悲情的笑容,突然心底有什么被触动了,一个个说道:“我们和孩子们应该谢谢你。”
  
  马忠国笑了笑,然后佝偻着腰抱着这包老驴的骸骨缓缓的一瘸一拐的转身走出了伙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