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荒古圣王 > 第091章 少主,永别了

第091章 少主,永别了

琴帝疯狂地将周围的天地灵力吸入他身前的金色漩涡之中,那些灵力靠近金色漩涡之后浓郁的都要快液化为水。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的小九,全身的气势也达到了巅峰。
  
  琴帝感受着对面那女孩的力量,从她的左手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压力,令人无法抗拒,好似真的是来自于上古神兽,神龙的力量。
  
  即便是像他这样的上神位强者,也感到一丝摄入心魂的威胁。
  
  就在这个时候,小九察觉到周围的天地之势出现了异动,狰狞的面孔旋即嘶吼:“雷龙之怒!”
  
  “轰!”
  
  在最后一丝声音落下的瞬间,小九全身的气势突然爆发,一股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汹涌而出。
  
  浩浩荡荡的龙雷之力,在虚空之中到处纵横,空间被强烈压缩,小九的周身笼罩在无尽的雷霆海洋之中,她全身的气势瞬间上升到一种不同于以往的高度。
  
  “嘭!嘭!”
  
  空中传出两声爆响,,好似有巨大的力量被硬生生地扯断。
  
  “好强的龙雷霆力!”
  
  感受到那股力量,琴帝脸色微微一变,全身经脉,疯狂运转,海宫世界中的冰雪海水疯狂奔涌,巨浪滔天。
  
  现在的琴帝和小九,两人都在努力凝聚气势,谁的气势更快更强,谁就会成为最后那个留下来的人。
  
  “轰隆!”
  
  小九的身上突然散发出无数的紫色龙纹,龙纹飘荡在虚空之中,涌动不止,瞬间凝成一头紫色雷龙。
  
  刚才小九一拳之下打出的雷龙只是一道虚影,但此刻她凝聚而出的却是近乎为实体的雷龙之魂,巨大的雷龙身躯之内,鼓荡的龙气,让紫色龙魂近乎凝为实质,龙形极其地逼真,近乎实体。
  
  龙,只存活于传说之中,听闻在太古时期,存在着伟大的上古龙族,其中最为强大的龙种乃是龙族之王中的,黄金巨龙。
  
  他们乃是超越于九阶灵兽的存在。
  
  如此强悍的恐怖实力,真不知道太古时期的人族是怎样在龙族的威胁下存活下来的。
  
  而小九手中的圣皇之手,也不知道为何能够召唤出上古神龙,按理来说,龙族要么已经灭亡,要么是存在于人族所不知道的域界之中,但无论怎样,都不应该沦为人族的奴隶才对。
  
  如果说是被太古强者将其封印在圣皇的手中,那圣皇的手又怎么会出现在小九的身上?
  
  细细究下来,仿佛又是无限的迷。
  
  “吼!”
  
  圣皇之手中的逆天雷龙之魂,呼啸而出,雄沉的龙吟之声,响彻天地,划破苍穹,像是远古凶兽的呼唤,竟让人的眼前出现苍龙奔腾的虚无场景,好似来到了龙族的太古世界,一种苍凉的恐惧之感骤然加身。
  
  “死吧!”
  
  小九一声落下,雷龙之魂身躯在虚空之中奔腾翻滚,庞然的气势压迫而来,顿时一方空间几乎就要崩碎。
  
  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无法想象一个初天位的武者,居然可以爆发出这样恐怖的力量,最为惊骇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居然可以召唤出传说中的上古龙族。
  
  “好精纯爆棚的力量!”
  
  公孙止静完全惊呆了,她没有想到慕莲笙的一个侍从竟是强悍到这般地步。
  
  她觉得,这种力量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时空,她好似隐隐有种感觉,小九的背后,一定有着一个神秘的势力,而且这个势力在九州三十二域之中,都是巅峰的存在。
  
  此刻的小九,身影立在半空之中,好似整个人都已经和雷龙之魂,合二为一,恐怖的龙吟之声,在空间之中飘荡,好似能够震碎虚空。
  
  而此时的琴帝还是依旧在不停地吸收天地灵力。
  
  他清楚的知道,此刻是小九的终极一招,如果他连小九的这一招都不能抗下,那实在是太有失威严了。
  
  即使只是受了轻伤,那也感到是丢了他的尊严。
  
  再说,现在天宫皇院的人差不多都在这里了,如果一个院长连一个初天位武者女孩的终极一招都接不下,那以后天宫皇院就别想在南狄立足了。
  
  庞然龙躯,呼啸而出,冲天的龙气从四面八方笼罩过来,滚滚的雷霆之海波涛骤涌,浩浩荡荡的毁天灭地气势,压迫冲天。
  
  刹那之间,罡风烈烈,暗云涌动。天地昏暗,日月无光。龙魂惊天,席卷天地。
  
  雷龙之魂压向琴帝的一瞬,遮天蔽日的杀气,四散而出,笼罩着一方空间。
  
  “噗!噗!噗!”
  
  无数的风刃,席卷而下,一大堆天宫皇院的学生,纷纷被割出深浅不一的血口。
  
  就连公孙止静,梦昭靖,夜惊魂三人都无法避免。
  
  唯有琴帝一人,神情不变,好似一尊蔑视天地的魔神,任你怎样狂风暴雨,我依旧我行我素的岿然不动。
  
  虚空之中,龙吟虎啸之声,不绝于耳,其中好似夹杂着无尽的鬼哭狼嚎,让人的眼前都不禁出现地狱刑场的画面。
  
  一百米,七十米,四十米,七米!
  
  雷龙之魂距离琴帝越来越近,但后者却全然不顾,甚至在某一刻还闭上了眼睛,所有天宫皇院的人纷纷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琴帝自己不觉得怎样,但其他的人后背都替他直流冷汗,也许只有琴帝这样的至高巅峰强者,才会敢如此轻视小九的终极一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琴帝感觉到身前的金色漩涡,力量已经达到了最强。
  
  “吞龙漩涡阵!起!”
  
  终于,就在雷龙之魂接近琴帝五米远的时候,冷静得令人发指的声音终于响起。
  
  “轰!”
  
  下一刻,琴帝全身的力量爆棚而出,他身前的金色漩涡带着阵阵肃杀的金色光芒,冲天而起,迎向雷龙之魂。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睁大了眼睛,瞳孔全部骤然扩张,映入眼帘的全然是震撼的一幕。
  
  是一种难以言说的震撼。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中的小九,竟是莫名的察觉到一股从未有的危险,双眸之中,黑色的罡风消散,取而代之的竟是无法掩饰的惊恐。
  
  “不管你那只手有多厉害,在我的吞龙漩涡阵下,都毫无生机可言。”
  
  琴帝的声音冷冷响起,犹如一声声丧钟,敲响了小九的不归之路。
  
  “轰喀!”
  
  雷龙之魂和吞龙漩涡阵瞬间轰击在一起,两者几乎同时崩碎,顿时各种力量激荡开来。
  
  暗云罡风,天地灵力,龙魂雷海,空间之力等等的力量,在虚空中同时爆发出绚烂刺眼的光芒。
  
  “轰!轰!轰!”
  
  滚滚的气浪,扑面而来,一波接着一波,溢荡在整片空间之中。
  
  在碰撞的中心处,一道血光划破天际,小九直接被冲击的倒飞而出。
  
  她的身体在虚空之中承受着无尽气浪的汹涌冲击,全身肌肤承受不住狂猛的冲击,直接迸开道道骇人的血线。
  
  “嘭!”
  
  身影如断线的风筝直接坠落倒地,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沟壑来,脸色极其地苍白,狼狈至极,全身鲜血淋璃,尤其是她的圣皇之手,片片黑色鳞甲被吞龙漩涡阵翻卷起来,整条手臂被鲜血染红,非常骇人。
  
  小九身影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连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但她就算是在奄奄一息之时,仍旧没有放弃攻击琴帝。
  
  她身躯一震,圣皇之手上的黑色鳞甲直接化作道道利刃,袭向琴帝。
  
  “找死!”
  
  琴帝怒声一吼,身影腾空而起,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向小九,手中一道巨拳狂轰而下。
  
  “轰!”
  
  沉沉一拳直接轰在小九的头颅之上,小九的身影直接被冲击而飞,满脸露出惊悚的面孔,死亡的气息轰然降临,在那一刻,她的身形尚在半空之中,血色的双眸看着底下的慕莲笙。
  
  “少主,再,见了!”
  
  小九努力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强挤着笑容,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可是她知道,他是听不见的,在这一刻,好像心里还有很多话没有对他说,可是,她再也没有机会了。
  
  为什么会疼?
  
  明明就只是少主而已,可是当真正和他永别的时候,还是很痛啊。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深深地占据了她的整个世界。
  
  只是余生,陪在他身边的人,保护他的人,待有一天,老了,陪着他走在熟悉的古道边上的人,都不再是她了。
  
  从此以后,你是天涯,我是海角,命运的齿轮再也无法为“我们”拼回为天涯海角了。
  
  最后,你牵了她的手,可我却无法白了你的头。
  
  可是,现在的我,只想要你平安,幸福和快乐呀!
  
  于是,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自她的左眼潸落而出。
  
  她本不会流泪,从出生到现在,整整十六年,不管她有多难过,经历了什么,她都不会,不管她怎样努力去学,怎样去尝试着悲伤,最终,还是学不会流泪。
  
  曾经慕莲笙还为此而嘲笑她,说她连哭都不会,怎么那么优秀。
  
  但是现在,她十六年来都学不会的流泪,居然在这一刻,无师自通了。
  
  可是,为什么会那么难受?是因为要死了吗?还是因为,再也见不到他了?
  
  可是,好像不管是因为什么,都不重要了。
  
  可是,还是会很担心他呀!
  
  接着,虚空中的小九,无能为力地闭上了双眼,心跳骤停,直接隐入了天际。
  
  “不要!”
  
  “小九,不要!”
  
  看着空中那道消失的无限远的弧线,小九最后要闭上双眼的那一刻,那张依旧微笑着脸深深地烙印在慕莲笙的脑海。
  
  “为什么?”
  
  慕莲笙内心悲痛嘶吼,为什么每一次,都是自己在乎的人在保护自己,而他们都要面临着死亡的命运?
  
  荒月是,雪玲珑是,小九也是!
  
  难道就因为自己是一个无心之人吗?
  
  可是还是会和有心人一样多愁善感,还是会和有心人一样很在乎情感,还是会开心,会喜怒,会感激。
  
  人所该有的情绪,他都会有呀!
  
  是因为太弱了吗?
  
  对的,就是因为自己太弱,所以每一次都成为了被保护者,所以每一次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在乎的人在自己的面前静静地死亡,消失。
  
  看着小九闭眼的那一刻,她笑的那么勉强,可是却笑的那么悲伤,她的脸上都是血,她的衣服被炸裂的破烂不堪,她的身上都是伤,可是,她还是笑了。
  
  很悲伤,很憔悴,可还是那样美,美的无可代替。
  
  是啊,她哭了,他真的看到了,即使只是一滴泪,却也是真真实实地哭了。
  
  那个一直努力学哭却学不会的人,居然在上一刻哭,可是自己为什么却哭不出来了呢?
  
  很痛,即使没有心脏,也还是感到一股很极至的悲伤。
  
  因为那个小九,离开了。
  
  那个静静地陪着自己在一线天上画了十年画的小九,那个一路走来,把自己照顾的妥妥贴贴的小九,那个遇到危险把自己护在身后的小九,那个从来不会嘲笑自己没有宫灵的小九,那个........
  
  她,真的不在了,真的永远离开了。
  
  原本以为,死亡是一件很容易面对的事情,可当它真正到来的时候,还是那样地难以接受,关于那个离开了的人,所有的一切,都只有在记忆的年轮中,不断地往回走才能找到。
  
  可是,记忆的年轮之上,还会再长年轮呀,有一天,上层的记忆,是不是就将底层的记忆覆盖了,然后就忘记了?
  
  还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谢谢,还没有为她作过一副画像,她却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闭上了双眼。
  
  慕莲笙,你究竟有多弱啊?
  
  连自己在乎的人,都保护不了!
  
  “啊!”
  
  慕莲笙看着小九消失的方向,撕心裂肺地怒吼,心脏处的血池,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剧烈地冒泡。
  
  好似要沸腾了一般,血池的温度,开始急剧地升高!
  
  “咕咚!咕咚!”
  
  大量的血泡在血池中疯狂骤起,血池中的血莲也在剧烈地跳动。
  
  “怎么回事?”
  
  这一次,血莲跳动的频率增加,但是却没有像往日一样让自己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