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东京怪谈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他给的钱太多了.jpg 4000

第一百五十七章 他给的钱太多了.jpg 4000

    “静姐?”
  
      而在一旁,小沙弥则是再次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提醒着西尾静。
  
      “善,就算告诉他也无妨的。”
  
      西尾静笑了笑。
  
      哪怕对白川晴的内在感到害怕,但就和他这简短的几句交流中。
  
      她也是能够看出,对方,或许的确不是那种怀有着恶意的人。
  
      是以态度也温和了些。
  
      “其实我们觉海寺,还有一个重要的使命,那就是保护这冲绳岛上的一方平安。”
  
      “从前渔民们,在出海前,也都是要找我们来祈福的。”
  
      西尾静说道。
  
      那不算特别出彩的脸上,倒是有了一种骄傲自豪的神情。
  
      让白川晴也微微侧目。
  
      “而这些孩子们,其实也是为了这个目的而诞生的。”
  
      西尾静面带怜惜地看向了白川晴手里的木雕。
  
      “只是正因为这一点,她们也难免沾染了邪祟身上的气息,所以才会被你当做是不祥之物吧?”
  
      “竟然是这样么”
  
      白川晴喃喃道,他能看出,西尾静的话语里,或许还隐瞒了一部分真相。
  
      但是有所隐瞒,并不代表着她这些话当中有着虚假的成分。
  
      恰恰相反,西尾静脸上那样的表情,是根本做不得假的!
  
      白川晴沉默片刻,随后后退两步,极为郑重其事地在两人面前鞠了一躬。
  
      深深弯下了腰。
  
      “是我判断错误,而且太过鲁莽了!对你们造成的惊吓和损失,非常抱歉!我愿意承担责任!”
  
      他可从来都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在知晓了前因后果之后,白川晴自然能意识到自身的错误。
  
      说白了,还是他对自己的直觉太过自信。
  
      再加上心中隐约的不安和威胁感,所以才会做出了这种事情。
  
      是的,在昨晚接触到这木雕娃娃后,白川晴对它本身是毫无畏惧的,但是莫名其妙的,却是有这么一种不安。
  
      好似有猫爪在心里不安分地挠动着。
  
      这才是白川晴今天的行为显得有些鲁莽的根本原因之一。
  
      但现在既然能确认是他闹了个乌龙,白川晴没有理由不去道歉。
  
      做错了事就要道歉,这样的觉悟,白川晴还是有的。
  
      “哼!大坏蛋,现在才知道错了!”
  
      头顶的小男孩这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斜眼看着白川晴。
  
      根本就看不出刚才他那光速投降的模样。
  
      白川晴也没有顶回去,谁让他现在理亏呢?
  
      也该稍微受点气!
  
      刚才他可都把他们两个都给吓晕了啊!
  
      “唔,愿意负责的话,那真是太好了呢!”
  
      只是白川晴没想到,在听到他说出这话之后,西尾静脸上那骄傲中带着点神圣的表情,却是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眼睛稍稍眯起,眉毛如同新月弯弯,看上去,倒是突然有点像是奸计得逞的小狐狸?
  
      语气里,也带着笑意。
  
      白川晴:“???”
  
      我刚才没说什么了不得的话吧?要负责的内容,也不是某类奇怪的事情吧?
  
      白川晴快速回忆了一下,很快就确认了。
  
      但为啥,你的气质一下子就突变了啊!
  
      明明刚刚还有点出尘的味道呢!
  
      白川晴正吐槽着呢,西尾静就接着说道。
  
      “要我们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啦,我们当然也不会报警的呢,只需要”
  
      身穿居士服的西尾静,压低了声音。
  
      神神秘秘地靠近白川晴,然后
  
      做了食指和大拇指摩擦的动作。
  
      白川晴哪里还看不出来西尾静的意思这特喵的不就是要钱么!
  
      在得到这个答案后,白川晴心里先是错愕。
  
      构建而成的形象只可谓瞬间崩塌。
  
      但想想这两人不久之前一击不成、光速投降的表现,心里也算是有所明悟这位觉海法师,绝对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法师!
  
      起码这性格上,还真是有趣得紧。
  
      “毕竟,要恰饭的嘛!”
  
      西尾静笑了笑,小狐狸般的气质越发凸显。
  
      就是这时她的笑,哪里还有什么大师的气度和风范,完全就像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还有点掉钱眼里的那种!
  
      “人不吃饭,就会饿死。没办法的嘛!”
  
      虽然这话说得市侩气十足,但老实说,白川晴对她并不反感,只是觉得相当有趣。
  
      再看看这偌大的寺院中好似只有他们两人,自然能领会到其中难处。
  
      也是点了点头回应道。
  
      “那你觉得,赔偿你多少精神损失费比较合适呢?”
  
      “嗯?”
  
      西尾静大概一下子没想到白川晴会抛出这么个问题。
  
      一时还有点愣神。
  
      但这么一想也有些麻爪,这问题看起来好像天上掉馅饼,把主动权塞给了她,但稍微一想,可不太好回答。
  
      狮子大开口肯定是不行的因为那样说不定会被打一顿!
  
      但是
  
      太少了她自己也不甘心啊!
  
      “唔姆十万日元?不行好像太多了,五、五万!”
  
      在很是纠结犹豫了一阵子之后,西尾静咬了咬牙说出了她自认为不小的数字!
  
      甚至在说出五万日元后,她都还有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白川晴,担心这个数额会让他有所不满。
  
      “嗯?”
  
      白川晴挑了挑眉,有些惊诧。
  
      果然,还是太贪心了么!
  
      这样想着,西尾静再次轻轻吸了一口气,有点肉疼地说道。
  
      “四万,最少也要四万日元,不能更少了!”
  
      在是真的肉疼,这一砍就砍下一万日元呢!
  
      他们寺院最高档的祈愿,一单也就两万日元呢!
  
      “啊?”
  
      白川晴越看越是懵逼竟然,只要这么一点儿么?
  
      而且,还自己给自己给自己砍价的么?
  
      五万日元,折合成花国货币的话,也就只是3000而已,这年头这点钱能干嘛?
  
      随便购置点东西就用得差不多了!
  
      只是白川晴转念一想,倒也是明白了西尾静报价如此小心谨慎的原因。
  
      和身为日本首都的东京城不同,冲绳岛,完全可以算是日本平民最穷的几个地方之一!
  
      哪怕近些年来,由于旅游业的快速发展,赚了不少钱。
  
      但归根结底,穷,那还是穷的!
  
      收入是日本平均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
  
      而他们这个寺庙,还偏偏属于特别小本经营的那种,毕竟岛上的渔民更穷,价格不能提上去!
  
      也就只有某些游客,能给他们带来不少收入。
  
      这年头,就连游客都不好骗了!
  
      往往就只是看看,根本不打算付钱,白嫖党居多!
  
      在被逼无奈之下,西尾静都不得不用“纪念品”来挣点外快了!
  
      正如同林落两个花国女孩儿所想的那样,他们的确是和旅店的老板、导游达成了协定的,这都是正常的宣传手段嘛!
  
      大家都是这么干的!
  
      但哪怕西尾静都这么努力赚钱了,他们一个月的收入,顶天了也就只有三十万日元。
  
      就这,还是旅游旺季的收成了。
  
      再扣除各种保养、宣传、伙食的费用,剩下来的钱,那是真的不多!
  
      所以,她才会如此小心翼翼地向白川晴提出五万日元的报价。
  
      这在西尾静想来,真不是一笔小钱了!
  
      要真把白川晴带到派出所,除了让他被看守两三天,罚款和补偿恐怕也就只有几千日元。
  
      大概想明白了这一点,白川晴露出了爽朗的微笑。
  
      “这样吧,我给你十万日元作为补偿好了,这样才能表达我的歉意。”
  
      现在的白川晴,也能算是一个“小钞能力者”了,几千万的日元,在西田家族看来自然不多,但是对这种小地方的人来说,那真是一笔很大很大很大的巨款了。
  
      如果白川晴真想要的话,把这间寺庙买下来都不是不可以的!
  
      由此也能看出,日本这个国家巨大的贫富差距。
  
      除了东京,皆是乡下。
  
      这句话,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十、十万?!”
  
      这下,西尾静也是真的有被震惊到。
  
      她的想法和白川晴类似。
  
      这人咋反而还在加价呢!
  
      而且眼睛微微一亮。
  
      这个少年,竟然这么有钱的么!
  
      眼睛里都像是有光要冒出来了!
  
      只是这次并不是因为白川晴的容貌,而是为了
  
      他的钱!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
  
      西尾静挥了挥小拳头,一点犹豫地没有的同意了。
  
      这时候,还矫情个什么劲儿啊!
  
      她的心情,很是惊喜,和被天上馅饼砸中的人没什么两样。
  
      至于一边,名叫“西尾善”的小沙弥,表现也没好到哪里。
  
      圆圆的眼睛睁得老大,死死地盯着白川晴。
  
      眼底分明很想嫌恶、生气,甚至想好好把这个擅自闯进来的坏蛋给打一顿,可是
  
      他给的钱实在太多了!p
  
      十万日元,真的好多好多哇!
  
      西尾善幻想着那十张万元大钞的模样,嘴边,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呢!
  
      西尾善的眼里也都有点亮光,和西尾静的表情如出一辙,让他的态度怎么也硬气不起来。
  
      弄得他心里相当郁闷。
  
      呜呜等到下次有机会,肯定教训你!
  
      西尾善在心里愤愤地说道。
  
      “但我也不会占你便宜的,你要是来我们这求签的话,就不收你钱了!还可以带你的朋友们一起来!”
  
      西尾静内心也很是开心,但又觉得这么做有点不厚道,便是开口补充道。
  
      其实她原本想说“打五折”的,但觉着不太妥当。
  
      “哦?你这儿还可以求签的么?”
  
      这时,白川晴有了点兴致。
  
      在他这前后两辈子的记忆里,可好像都没有求过签。
  
      再加上他知道西尾静本身是有些本事的,所以突然产生了些许的兴趣。
  
      想尝试一下。
  
      说不定,能求出什么有趣的结果呢!
  
      “现在,能帮我求一签么?”
  
      听到白川晴这话,西尾静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她面前的这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是人类了,再这样求签的话真的没问题么?
  
      既然是寺庙,西尾静所信奉的,当然是一位佛。
  
      只是这并非是一个著名的佛,在佛经中的记录也极少,都能算是冲绳岛上特有的神明了。
  
      尊名海理佛。
  
      不仅仅是觉海寺信奉他,冲绳岛上的各个寺院上,大多也都有它的佛像。
  
      就连西尾静都不知道它的来历到底是什么,就是也的确能从经文和祷告中,汲取某种力量。
  
      近些年来,或许是渔民的减少,以及他们供奉得不虔诚,海理佛回应得越发微弱。
  
      “怎么了,不方便么?”
  
      白川晴看出了西尾静脸上的犹豫,好奇地问道。
  
      应该会没事的吧?
  
      西尾静觉得,白川晴就算不是常人,但也不应该会对海理佛大人有影响的吧?
  
      想到这里,她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没有。”
  
      “请跟我来。”
  
      西尾静走向了寺庙的大殿,白川晴和西尾善自然跟随其后。
  
      走到大殿之中,白川晴也就第一次认真地观看起这大殿之中的画面。
  
      高高的横梁之下,矗立着一座高大的佛像。
  
      却并不是花国国内通常镀金亦或是纯金的那种,而是由石头雕刻而成。
  
      整体看上去,灰扑扑的,竟是还有些发黑。
  
      让佛像的面容和细节无法显示出来。
  
      从卖相上来看,属实算不上好看。
  
      除了厚重和大气之外,没什么特点。
  
      甚至都能说有点丑了!
  
      但相当奇特的是,走到这大殿之中,空气中的带着咸味的海腥味,却是骤然浓郁了起来。
  
      身为一个岛屿,整个冲绳岛上的空气,其实都有着淡淡的咸味,那是属的味道!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佛像周围,这味道会格外浓郁。
  
      哪怕看它其貌不扬,白川晴心里倒是没有任何轻视。
  
      再怎么说,这都是一尊佛啊!
  
      假如神明是真实存在的话,那么,敬畏之心,永远是不可缺少的。
  
      白川晴走近了佛像,越发能闻到那海洋的味道。
  
      “嗤!”
  
      西尾静点燃了一根长香,随后取来了一个放着签子的桶子。
  
      先是念念有词了一阵,随后示意白川晴从中选取一根。
  
      而也就在这时,
  
      莫名的,
  
      一股饥饿感,
  
      突兀地在白川晴心底产生。
  
      但只存在了短短一秒钟,只是让白川晴略感惊讶,倒是没想到其他方面去。
  
      他定了定神,从中拿了一根看起来顺眼的。
  
      随后,递给了西尾静。
  
      而西尾静看了眼竹签上的内容,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