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东京怪谈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吃”了它 4000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吃”了它 4000


  白川晴当然不是来求签的。
  只是借这么一个借口,来找到和西尾静单独交流的机会而已。
  不过,来到了这样一个单独相处的空间。
  西尾静的表现,就和刚才不同了。
  哪里还有刚刚面对井上绫音他们时的神棍气息,而完全是身体轻轻颤抖,视线都不敢看向白川晴的模样。
  白川晴看了西尾静一眼,她就忍不住移开了视线,身躯的颤动,更加明显了。
  这还是他没开口说话的情况呢!
  白川晴:“......”
  【这天,没法聊了啊!】
  莫名的,白川晴倒是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很有既视感,好像在哪见过似的——先前那赤木铃对自己,不也就是这态度么!?
  像只受惊的小动物似的。
  “觉海法师,这是昨天说好的赔偿。”
  压下心中吐槽的冲动,白川晴把钱递给了西尾静。
  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西尾静的身体先是僵硬了好一会儿。
  似乎在伸手和不伸手之间抉择了好一会儿。
  但最终,显然还是对金钱的渴望,暂时战胜了对白川晴的恐惧。
  她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飞快地从白川晴手里抽走了那几张万元的钞票。
  在这过程里,她的手都是颤抖着的,视线更是没和白川晴有任何的接触。
  像是完全集中在了那些钞票上。
  似乎只有这样,她才有勇气做出这样的举动。
  而等到钞票终于到手之后,在金钱的力量下,西尾静的表现倒是好了不少。
  害怕的情绪,稍微有所衰减。
  “请问一下,昨天这里发生了什么?”
  在强化了理性后,白川晴的性格变得越发直来直去,索性也就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不提这一件事还好,一提到这一点,西尾静的表情就相当别扭了。
  活像是便秘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中老妇女。
  她很是幽怨地瞪了眼白川晴......脚下的地板!
  ——问什么问,还不是因为你啊!
  是个正常人就能判断出,昨天那样微弱的地震,根本不可能把这么庞大的一尊佛像震倒。
  与其说是地震震倒了佛像,更大的可能反而是佛像的倒下,引发了这次微弱的地震。
  再结合寺庙中的画面。
  这其中,肯定存在着超自然的因素!
  而毫无疑问,昨天唯一可能造成的影响,也就只有白川晴一个人而已!
  【真要说起来,把它重归原位的价钱也要你出呢!】
  西尾静在心里幽幽地想着。
  当然,也就只是想想而已,让现在的她对白川晴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昨天,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它倒下了,不过没造成什么损失。”
  损失了这样一笔赔偿费,西尾静心底一边滴着血,一边对白川晴如此说道。
  “哦,这样.....”
  即便白川晴能看出西尾静显然隐瞒了一部分内容。
  但是她既然不想说,白川晴也不会去逼迫她。
  谁让他是一个儒雅随和又善良的人呢?
  “那么,你.....听说过无面的海理佛佛像么?”
  白川晴本来想问“你们为什么这么怕我”,但想想好像有失妥当,于是改口问道。
  而在西尾静听到“无面”这词语时,先是愣了愣神。
  涌现出了复杂的情绪。
  随后抬起头,也顾不得心中的害怕,猛然抬头。
  “你说的,是‘亵渎神像’么?!”
  语气急促,带着异常的严肃。
  随后又喃喃了几句“怎么可能?祂不应该已经被消灭了么?”
  白川晴敏锐地注意到,西尾静在称呼那神秘存在时,用的并不是“它”而是“祂”!
  这种称呼,往往更常见于对神灵。
  可是无面佛像本身,难道不是为了亵渎海理佛制造出来的么?
  充其量,也就是沾染上了些许海理佛身上的气息吧?
  又为什么......
  要用“祂”称呼呢?
  白川晴思考着从西尾静这儿得到的信息量,同时说道。
  “我并不知道那是否是‘亵渎神像’,但它的特征是没有面容,但和这尊佛像外观几乎完全一样。”
  “那就是了......是只有你亲自看见了吧?”
  “是的。”
  西尾静苦笑一声,看向白川晴的目光中,首次带上了些像是同情的情绪。
  “我本来还不太相信你会遭遇威胁到生命的危险,但现在看来,你的确是很危险了!”
  “嗯?”
  白川晴鼻腔中发出这样的声音,疑问地看向西尾静。
  “那无面佛像,在我们这也被叫做‘亵渎神像’‘厄运神像’,原因也很简单,据说碰到过它的人,全部都没有好下场。”
  “顾名思义,是带给人厄运的神像。”
  西尾静有些伤感地说道。
  眼神中,有所追忆。
  “上一次它的出现,大概都是三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而当时遇见它的,正是我师父的师父!”
  “就算是他老人家,最后也被逼无奈,选择了跳海结束自己的一生,也防止他身上的厄运传递给别人。”
  “你现在应该能明白,为什么我会这么说了吧?”
  “哦,我知道了。”
  白川晴应道。
  “.....嗯。”
  “......”
  “......”
  “......”
  “.....嗯???”
  西尾静再次愣了老半天。
  才真正意识到,这就是白川晴听到她这样警告的全部反应了。
  心里也是有些许恼火。
  “有没有搞错啊!我可不是在危言耸听,这都是真的!”
  “是真的会死人的啊!就算你自己不怕死,总不想要你的朋友们都陪着你陪葬吧!?”
  哪怕对白川晴仍有着那股发自内心深处的畏惧。
  但现在另一种冲动,却是暂时战胜了这畏惧。
  西尾静气得脸颊鼓鼓的,恨不得把眼前这像是毫不在意的好看男孩给打一顿,让他涨涨记性!
  ——当然,真要做的话她是不敢的.....其实更担心,根本打不过......但想一想的勇气,总还是有的嘛!
  就是她这样略有些张牙舞爪的心情,在下一刻就被白川晴的一个行动直接打断了。
  白川晴伸出了两根手指,抵住了西尾静的额头。
  让她不能再靠近。
  【好冰的手指!】
  西尾静面对这动作,也是一下子愣住了,而她首先感慨的竟然是这一点。
  【像是死人那样呢!】
  随后很快意识到,因为刚刚的生气,在不知不觉当中,她就不自觉地靠在了白川晴的身前,靠近到了一个相当近的距离。
  ——在这之前,她根本没想过自己会靠得白川晴这么近!
  【话说回来,我和除阿善之外的男生,还从没有过这样的接触吧?】
  西尾静脑海里联想到了些奇怪的方面。
  【不对,肯定还是有的吧?】
  【要不然的话,也太可悲了啊!】
  【西尾静,快回忆起来啊!你和其他男生亲密的经历!】
  然后快速地扫过了一番她这段二十五六年的短暂人生,得到了一个相当可悲的答案——
  【还真没有!】
  【啊,我还真可悲呢!】
  西尾静仰天一秒钟,感觉眼泪要流出来啊!
  不过想想也是,作为从小在庙里长大的女生,西尾静和其他正常男孩相处的时间本来就不多。
  后来在师父去世后,她更是担任起了把觉海寺维持下去的重任。
  赚钱都来不及了,哪还有时间谈恋爱啊!
  回想了之前给宫崎苍介求签时的情景,她这才突兀地意识到,原来她和那大高个儿的性质根本没差啊!
  都是那种一看身上就散发着单身狗气息的人呐!
  【还有,这家伙,还真是好看得过分呢!】
  因为和白川晴保持在一个很近的距离,西尾静的视线也就很自然地被白川晴所吸引。
  正像是她所想的那样,白川晴可真是好看得过分啊!
  那清澈漆黑的眼睛直视着她,竟是莫名地让她心跳都有所加速了。
  【西尾静你清醒一点啊!这家伙可不是正常人!】
  西尾静赶忙摇了摇头,把心底的几分特殊想法甩到一边。
  “谢谢,我确实是知道了。”
  白川晴淡定地回答道。
  “再次感谢你的担心,我会重视的。”
  他自然能看出西尾静略有生气的缘故。
  这位觉海法师,或许本事算不上特别厉害,但内心还是相当善良的。
  白川晴从昨天西尾静的反应中,其实就看出了这一点。
  这也是他对西尾静容忍度较高,并且还肯给她补偿的原因之一。
  “哼!你确定你懂了嘛!”
  西尾静装作无事发生过,把身体向后靠,顺便掩饰一下她脸上稍稍带上的红晕。
  至于她这语气,仍是相当强硬,一点儿也没见软化。
  “那真是非常危险的!”
  “顺便一提,你昨天见到它以后,有做什么吗?”
  西尾静突然想起了这件事,并且问道。
  她在担心,要是白川晴做了什么蠢事,这件事搞不好就更加难解决了。
  “额.....我‘吃’了它。”
  “这么说,你能理解么?”
  白川晴想着西尾静都透露出了一些信息,他总不能也把所有的事情都藏着掖着,于是如此说道。
  “我当然能理.....”
  西尾静自信满满,在这方面上,她其实也积攒了不少的经验和能力。
  “理解”的“解”字还没有说完。
  西尾静就像是当头中了一枪那样,一下子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你、你说什么?你.....你把它‘吃、吃’了?!”
  在原地保持着石雕的姿态保持了好一会儿后,西尾静惊讶地出声。
  “你的‘吃’,是什么意思?”
  眼睛睁得老大。
  心里显然,一点都不能理解!
  “就是把它消化了的意思。”
  白川晴的语气仍旧非常平静。
  只是这一回,西尾静还真有点听懂了。
  但听懂是听懂,这些话连在一起,她怎么就这么不能相信呢!?
  【这是假的吧!?】
  【骗人的吧!】
  【一定的是的吧!!!】
  西尾静忍不住这么想着,突然也是想到了她和西尾善对白川晴变本加厉的害怕。
  这要是和白川晴“吃”掉佛像的所作所为没有关联,她西尾静就去打一辈子光棍!她当场.....就把身边的佛像也给吃了!
  西尾静呆呆地看向白川晴,此时的这种心情,一时间难以用语言里形容。
  【说不定,我本来就没必要担心他的吧!?】
  西尾静忍不住这么想着。
  他可是连那无面佛像都“吃”掉了啊!
  那厄运,还能发挥它原有的作用么?
  “请问下,这样的话,所谓的厄运,还有原本的效果吗?”
  也就在西尾静产生这种疑问的同时,白川晴也就是如此问道。
  西尾静:“......”
  【我特喵也不知道啊!】
  此刻,西尾静的内心,是崩溃的!
  “你跟我来。”
  西尾静狠狠地咬了咬牙,“稍等一下,我很快就能找到答案的!
  两人通过走廊,来到了一个房间中。
  这房间,似乎是西尾静平时居住的地方,墙上贴着一张....海报?
  ——白川晴仔细辨认后,得出了这样结论。
  而且还是一张明星海报!
  上面是一个俊美的男人,是个白川晴都略有些眼熟的男星。
  颜值比起白川晴,也就稍微差了一点儿而已。
  一个尼姑的房间里,应该会有这种东西么?
  白川晴的表情略有古怪。
  不过这是个人爱好,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稍等。”
  只是现在的西尾静,像是并不在意这一点,把头钻进了房间中的书柜旁,极为认真地翻看起来。
  【我还真就不信了,我要证明——在这方面,我是专业的!】
  西尾静心里堵着气,所以翻看的速度很快。
  她可是记得,在这里的一本书中,其中肯定有着这方面的记载,只是她之前忘了而已。
  在西尾静寻找的时候,白川晴轻轻抽了抽鼻子。
  以他的嗅觉,能闻到房间中,有一股特殊的味道,类似于某种化妆品。
  但是这化妆品到底是什么,这就超出了他的知识范围了。
  【还有,这房间,这么整洁么?】
  白川晴不禁感慨道。
  房间里显得相当干净,家具的摆设,也都井井有条。
  哪怕白川晴不是强迫症患者,也觉得很是赏心悦目。
  只是他稍一回想,就发现好像.....
  不只是这间房间如此,整个寺庙中,好像都一种强烈的整洁感?
  甚至都整洁得有些刺眼了。
  【这,又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