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风起一九八一 > 第185章:噩梦般的经历

第185章:噩梦般的经历

    这可是他的杰作,怎么可能不认识。
  
      但这事自己知道就行,打死都不能说,尤其对面坐的还是一个公安。
  
      “不认识。”
  
      “真不认识吗?好好看一下再说。”
  
      林启风皱眉仔细看了会,迟疑一下还是摇头,姿态摆的很足。
  
      中年男摇摇头失笑道“前两天还要跟你拼命呢,这才几天就不认识了?”
  
      “前两天?拼命?你是说……这人是张斌?”林启风震惊道。
  
      有点不敢相信,擦擦眼又盯着看了会,突然恍然道“别说,还真是他,虽然脸肿的像个猪头,但眼神完全没变。”
  
      说完又问道“他怎么成这样了?刚才要不是你提醒,我都没看出来是他。”
  
      “他为什么成这样,你会不知道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林启风惊讶道。
  
      扯了这么久,一句有用的话没问到,中年男的耐心将要耗尽,脸色黑了下来。
  
      刚要说话,门被推开,刚才把林启风带过来的男公安走了进来,低头在中年男耳朵旁边了几句,中年男听过之后,仔细盯着林启风看了看,一句话没有,起身走了。
  
      “现在换我来做笔录,只是简单问几个问题,不用紧张。”男公安笑着道,态度很亲切。
  
      说是简单问几个问题,没想到还真的只是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大概十分钟左右,笔录全部做完。
  
      直到坐在回去的车上,林启风还觉得不可思议,被带过去问话这事,他昨天已经想到了,应对的话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结果戏还没开场,只是响了段前奏,准备的话还没派上用场,直接就过渡到了结尾。
  
      来的时候坐的警车,回去的时候依然坐的警车,说是顺路,顺便捎他一段……
  
      至于顺不顺路,林启风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对他而言,有车坐就行。
  
      “第一次坐警车吗?”男公安开着车,还有心情闲聊一句。
  
      “可不是。”林启风笑着回道。
  
      “别说你,就是我坐的机会都不多。”男公安笑道。
  
      “是吗?这不是你们的工作用车吗?”
  
      “总共就那么几辆车,轻易轮不到我,平时基本上自己骑车,偶尔能骑上摩托就不错了。”
  
      车里就他们两个人,气氛挺融洽,比来的时候好不少。
  
      林启风笑着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不知不觉回到了医院。
  
      等车停稳,男公安开口道“张斌已经被抓到了,案件我们会尽快审问清楚,你如果想要了解案情的进度,可以去局里找我,我叫周俊。”
  
      这算是自我介绍吗?林启风琢磨着,似乎从遇到吴首君开始,周俊对他的态度就好了不少。
  
      去的时候还板着一张脸,回来的时候已经有说有笑了。
  
      什么原因,林启风心里大概清楚,这人八成是对他产生什么误会了。
  
      只是和吴首君简单说了几句话而已,没想到还有这效果,有点意外。
  
      没想解释,也解释不清,随他瞎猜去吧。
  
      林启风点头应了一声,下车向医院走去。
  
      “回来了?”
  
      刚到走廊,就见李欣正扶着李刚锻炼呢,见到他惊喜道。
  
      “说很快回来就很快回来,没骗你吧。”林启风笑道。
  
      来去不过一个小时,速度确实挺快。
  
      刚才还在猜测,之所以能这么顺利,八成还是张斌硬扛着没把对他动手的人供出来。
  
      他那副惨样,虽然大部分都是林启风的功劳,但胡同也是出了一份力的,一旦把人供出来,俩人都进去陪他……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还嫌被打得不够吗?
  
      一年多前,被胡同堵在里面,没日没夜度化了半个月的事依然历历在目,心里、精神上的创伤刚刚抚平,噩梦一般的经历,打死都不愿意重新经历一次了。
  
      而且,这次就不是半个月的事了,以他身上的伤,半年都有可能。
  
      “张斌这家伙该不会以为他犯的事,顶多就是进去蹲几年吧?”林启风突然想到这点。
  
      越想越有可能,现在严打还没来,李刚又没有死,有这种想法很正常。
  
      林启风摇摇头,他的算盘注定要打空了,这样也不错,正好没他什么事了。
  
      “想什么呢?又笑又摇头,跟你说话也不理。”李欣拍他一下,嗔怪道。
  
      “嗯?你刚刚说什么?”林启风回过神来道。
  
      “我说,我明天得回队里了,请的假已经到期了。”李欣道。
  
      “放心回去吧,小刚现在一天比一天好,有我一个人在这边陪着就够了。”林启风道。
  
      “你不需要回学校看看吗?”李欣问道。
  
      “不用,我跟老师关系铁着呢。”林启风拍拍胸口自信道。
  
      至于具体情况……说多了都是泪啊,乐观估计,一个处分估计是跑不了了。
  
      “那你再坚持几天,看小刚的样子,再有几天就能出院了,到时候自己照顾自己应该没问题。”李欣说道。
  
      然后狠狠瞪李刚一眼“因为你偷跑出来,出了多少事,找了多少麻烦?”
  
      李刚很无奈,闭着嘴一言不发,都能扯到他头上。
  
      手术后第十二天,李刚已经恢复的很好了,自己能够行走自如,气色红润、精神饱满,单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刚刚从鬼门关前走过一遭的人。
  
      医生检查之后一切正常,拆了线,可以出院回家了。
  
      “姐,我刚恢复没几天,现在就回去的话,以咱爸的眼神,一准能觉出不对来,要是让他知道我被人捅了,差点让他绝了后,那得多伤心、多难过、多愤怒啊。”
  
      今天出院,林启风拎着行李,李欣姐弟俩边走边说着话。
  
      “你想说什么直接点,别拐弯抹角的。”李欣道。
  
      “我想……我可不可以过几天再回去?再多待几天,等伤彻底养好了,就是回去咱爸要抽我,我也能跑不是?”李刚小心询问道。
  
      “这话说得在理,而且,小刚来了这么久,都待医院了,京城都没逛过呢,多玩几天,看看首都的风貌,回去的事另外再说。”林启风跟了句。
  
      李刚悄悄冲他竖起根大拇指,林启风眨眨眼,两人默契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