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5.药馆的新伙计 中

5.药馆的新伙计 中


  卧房的榻上,躺着那个面无血色的少年。
  夜瑶坐在床榻边,精细地研着从废墟里抢救出来的几株奇珍异草。
  “发疯了吗?就因为他叫泽?!”
  隔着三重结界,雪离一边埋怨着,一边布下一层又一层的结界。
  汲水珠里蕴藏了浑厚的灵力,是夜瑶日夜辛苦修炼所得,以及二人勤奋捉妖捕灵从冥界换来的“赏金”。
  相较于普通的修行者,夜瑶可以算得上是“日进斗金”的主儿了。但是身负“异羽”的她,不得已在消耗时“挥金如土”。
  “异羽”仿佛一个无底洞,源源不断的从她身上攫取灵力,无休无止。
  看看积蓄,她灵力低下如乞丐;瞅瞅流水,却是个实打实的大财主。
  用凡人的话说便是“命里无财,寸金难留”。
  ……
  “功德驿”初设时,冥界对其辖理并不上心。于是,忘川界外便出现了一些以财物交换犯徒的黑市交易。
  最早时,一些凡间的巨富、豪强为了寻求长生,重金大肆购买犯徒,再拿到冥界去领赏,以此方式不当积累灵力;没多久,魔族、妖族纷纷效仿,不仅特定以违约的神族、人族为目标,更明目张胆的层层供奉,短时间内为王族积攒了大量灵力;最后,事情愈演愈烈,甚至有几家神族的旁系分支,为了让自家子弟早日飞升,私自拿出大批本应封存、销毁的陈旧法器进行交易,流向不明。
  很快,问题便来了。
  数年内,接二连三有神族、凡人在飞升的天雷劫中殒命,显然是灵力与修为并不匹配的结果。
  历劫失败的比例陡然升高,终于引起了天族的重视。
  文昌帝君受命调查此事,很快洋洋洒洒一道上书,字字玑珠,鞭辟入里,指出了冥界对“功德驿”管辖漏洞的诸多要害,并提出“限时限流,单入单出”的整饬办法。
  于是,在天界的持续关注,神界、人族的强烈抗议下,冥界不得已开始对净者进行登记,一一发给身份牌,并要求每个净者及其团队,三年内仅能凭唯一的灵珠或内丹定时在驿站兑换一次赏金,提前不理、过期不候。所兑灵力,仅供自身使用,不得再次流转。
  ……
  托了新规矩的福,她们也得三年才能换一次“赏金”。若是时间未到,哪怕“异羽”破出也无计可施;若是时间到了,就算预算给未来三年的消耗没有攒够,也不能耽误一时半刻。
  三个月后,仲夏望日,就是她们要到冥界兑换灵力的日子。
  九年前吃过一次大亏,这些年来她们一直精打细算。所积攒下的灵力,勉勉强强能填补亏空,撑到再次前去兑换的时候。
  今夜,夜瑶执意要救这个人类,实在是自找麻烦。
  半个时辰前,她们还在担忧“功德”不足,下一个三年要如何渡过。这才一会儿功夫,就变成眼下三个月都难以熬过了!
  九道结界布下,雪离的脸色愈发难看。
  “再考虑下吧!会要命的!”她双手未停,继续施加着灵力,加固着一层层结界。
  夜瑶回头冲她笑了笑,“他是个凡人,血肉之躯罢了。用灵力帮他修复经脉,并不会消耗太多。就算我灵力不济致使‘异羽’破出,也是一两个月以后要考虑的事情。可若是不救他,今夜就得看着他死!你说的,事有轻重缓急。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呢?”
  “蠢货!”
  雪离嘴一撅,猛然背过身去。
  眼泪夺目而出,她用力吸了吸鼻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你还有秘密?”夜瑶微微惊诧,手中药杵骤停。
  欲言又止,雪离用力抿住嘴唇。
  她慢慢转回身,指着榻上的人说:“如果救不活,他就是我的早膳!”
  夜瑶噗嗤笑了,摆手道:“‘吃人’的事,就别想了!天亮进山,我给你抓几只野味解解馋。”
  “不要。我早晚会吃了他!”
  雪离白了她一眼,转身盘坐下去。
  夜瑶欣慰一笑,雪离话说的狠,此时却双肩紧绷、两耳尖立,正打起十二分精神为她护法呢。
  她的汲水珠并非一般法器,而是前代云梦君的遗物,属于泽氏水君所有的灵珠。
  作为泽氏后裔、云梦泽既定的新水君,离家去昆仑虚求学的那一天,父亲便将此物交给了她。
  为了安抚雪离,她把话说的很满,其实心底远没有面上看起来的轻松。
  身为神族至宝、仙灵之物,汲水珠一旦被激发,仙泽磅礴不免外泄,极易引来周遭生灵的关注。
  哪怕有九层结界,也并非十足的保险。
  ……
  沉了一口气,夜瑶轻轻扬袖。
  一缕劲风掠过,桌上的灯台“噗——”一声,骤然熄灭。
  双手结印于胸前,祭出汲水珠,她往后退了几步,轻声念起了法咒。
  幽蓝的光芒从指尖注入灵珠,瞬息打开封存的灵力。
  黑暗中,那团皎白的光芒轻轻跃动,磅礴的灵力延绵而出,慢慢灌入少年的神庭。
  夜瑶驱动着灵力,游走于他周身经脉,一点点冲开阻塞,一段段再续连接,一丝丝温养修复。
  灵力游走他的全身,最后从足下涌泉溢出,致使室内仙泽大盛。
  从榻上到地板,从桌面到柜台,很快便被笼罩进温润、清爽的灵力之中。
  一时间,室内流光浮动,仿佛雾气笼罩的湖面上,静谧无声的荡漾着幽蓝的水波。
  ……
  鸡鸣日升,湛露消散。
  夜瑶疲惫地站起身,操控着汲水珠收回笼罩在床榻间的灵力。
  榻上的少年恢复了血色,正气息均匀的酣睡着。
  仙泽消散,守在结界外的雪离松了口气。
  她快步冲到夜瑶身边,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她,气急败坏的责备道:“叫你逞能!救个凡人,花了一整夜!我看剩下这点儿灵力,再撑一个月都困难!”
  夜瑶挤出一丝苦笑,“我……有点困了。”
  “赶紧去睡吧,鸟的事交给我了。”雪离半扶半提着她便往外走。
  夜瑶一抬眼,啧舌道:“你该不会想趁我睡着吃了他吧?费了不少力气,当早膳……可惜了。”
  雪离翻了个白眼,猛捶了一把胸口,没好气地回道:“放心!他身上已经有了你的气息。我没胃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