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8.客从何处来? 下

8.客从何处来? 下


  “临仙镇土地来报,前几日镇上有些异动。不知姨奶奶可有察觉?”
  一番寒暄客道之后,风陌终于切入正题。
  夜瑶收敛笑意,清了清嗓子道:“临仙镇地方偏僻、民风质朴,一直邪祟不生、太平安稳。神君所谓‘异动’指的是什么?”
  风陌赶忙回道:“譬如……是否有妖魔、邪魅出没?或者其他族类的净者。”
  临仙镇的土地还真是敏锐,片刻的魔气都被他察觉到了。
  夜瑶细眉一挑,捏着嗓子阴阳怪气道:“老身老眼昏花、神智昏聩,并未察觉到妖魔气息。神君若有所指,还望不吝赐教。”
  “姨奶奶莫怪!小神守土有责,循例多嘴几句罢了。”风陌连忙躬身赔起小心,又说:“泽氏是上古龙族,与沧氏,甚至天族同源。我太屋氏是九尾狐族,论修为……小神怎敢在您面前造次。”
  他言辞谦卑,仔细琢磨起来却并不算过谦。
  八大神族之中,沧氏、泽氏是九重天上的神龙遗脉,一守东南西北“四海”,一辖江河湖泽“百川”;太屋氏是九尾狐族,支系繁茂,遍布九州,管辖着山峦峰岭各条“地脉”;华氏则有些特殊,并非某个特定的家族,但凡妖族、人族修炼得道成为地仙,便积聚于门下继续修炼,因此成了天下道法宗门,负责通联各界;风、雨、雷、电四族,各习其术,骁勇善战,掌管着天时轮转、四季变换。
  九重天下,黄泉之上,皆有神明守护。
  八大神族在历代神尊的统领下,共同维持着天地间的法则秩序。
  说起来各司其职,其实各族之间却有着天壤之别。
  沧氏、泽氏血脉天成,在神族中有地位超然,底蕴深厚非其他各族可比;风、雨、雷、电四族,术法殊异,却都精于修炼,族中飞升者无数,是天兵天将的主要来源,也是神族的中坚力量;华氏更不用说,以血肉之躯修炼得道者,术法精深玄妙,许多天生的神族也难以望其项背。
  与其他七族相比,太屋氏子弟在术法上最为普通。
  九州大地广袤无垠,所需山神何其之多,太屋氏拥有的神君之位比它代代的子孙还要多的多。
  所以,与沧氏、泽氏及风雨雷电四族将适龄子弟送入昆仑虚求道不同,他们通常在家随父母长辈修炼,待成年后便直接被封为神君,前往属地管辖一方地脉。
  深山老林表面上阴森可怖,九州百郡看起来纷繁复杂,但有天条及六界契约在上,地界上的人归人君管,地界上的生灵、器物得道、化妖之后,则归天界或是妖界管,所以他们日常只需要和飞禽走兽、花草树木打打交道,基本用不到什么术法。
  修炼之事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久而久之,太屋族中愈发少有仙法高超的子弟,就连寿元也成了神族中最短的,而且有越来越短的趋势。
  ……
  眼见风陌神色发蔫,夜瑶忽而有些于心不忍。
  “神君姓涂山还是防风?”
  她岔开话题,试图缓和下气氛。
  九尾狐族支系庞大,其中大姓九家,小姓家族数不胜数。风陌既然直呼她姨奶奶,想必家族与泽氏之间有些渊源。而近万年来,与泽氏联过姻的,唯有涂山和防风两姓。
  这话不说不要紧,一瞬间便让风陌再次抖擞起了精神。
  他夸张地竖起拇指,“姨奶奶记性可真好!还以为您不记得了呢!我是防风家的,排行第十七。姑母西陵上仙,是笠泽水君夫人。”
  “防风陌?!”
  夜瑶有些惊讶,落望这么偏僻的地界,太屋氏竟然派来了族长防风家的嫡系子弟。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防风陌认真地解释道:“此次与以往不同,新任山神的属地是抽签决定的。”
  即便是抽签,防风氏也不至于把嫡子送到这个地方来。
  其中,必然有其他的隐情。
  不知其底细,不明其来意……但他绝非看起来这般简单。跑来说些有的没的,说不准怀着什么不纯的心思。
  夜瑶再不愿与他多言语,暗暗向雪离使了个眼色。
  雪离心领神会,上前插话道:“神君,我家主人还要出门采药。您先请回吧,这块玉……玉什么的我收下了,制好了汤药会送到您府上。”
  “采药?!”
  防风陌仿佛听了什么笑话,拍着胸脯道:“姨奶奶何须如此辛劳?您需要什么药材,小神立马让木灵们采了送过来。”
  夜瑶摆摆手,笑着说:“老身年纪大了,需要的是多走动。什么事情都用灵力、仙法解决多没意思,况且多走几步路,多趟几条河……凡事多费些功夫,仿佛日子都被拉长了。你一个年轻人,自然不懂,时光对一个老人家来说,是何其珍贵。”
  祖母应劫前,常念叨这些话。
  她信手拈来几句,便说得防风陌一愣一愣的,真有种在聆听圣训的错觉。
  “姨奶奶准备去哪儿采药?近来小神案上事务不多,愿侍候左右,尽尽孝心。”他一脸虔诚道。
  雪离终于忍不下去了,隔开他吼道:“这位神君,你要不要搬过来一起住呀?!晚上还能凑一桌马吊!”
  “真的吗?!甚好,甚好!山中洞府实在太荒凉了,还是人间集镇舒坦。还有这么多亲眷在此!实在是太好了!”
  防风陌点头如捣蒜,生怕慢了一点儿叫她反悔了去。
  雪离张大嘴巴,猛吸了一口气。
  世上竟有这么难缠、这么厚颜、这么无赖的山神!
  “诶!”她大吼一声。
  不等后续的谩骂声出来,一直站在一旁的阿泽忽然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嘴巴,顺势猛地一用力,呼啦一下把她丢到夜瑶身边。
  “神君愿意来同住,我家主人不胜欢迎!天色不早了,我们还要去北面的石壁岭采药。您回去收拾收拾起居用品,今夜就住进来吧。”
  说着,他转向夜瑶,示意的点了下头。
  “你——”
  雪离一下子扑到他的面前,还没说出威胁的话,又被夜瑶自身后捂住了嘴巴。
  “没错!神君能来陪老身打马吊,简直太好了!我这小厮和丫头,笨的紧!街坊四邻都不愿意来凑数的!”夜瑶一边着按着激烈挣扎的雪离,一边气定神闲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