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13.主宰者的决定 下

13.主宰者的决定 下


  一见有生人靠近,而且还是两只魔类,雪离反身跃起,凌空一翻化出庞大的真身。
  “呜——呜——”
  她低吼着,以利爪扒着地面,摆出了迎战的姿态。
  魔族被限制离开魔界,出界者必然心存不良,生活在魔界里的生灵却未必都是恶类。
  夜瑶相信这个说法,但也觉得必须排除在你十步之内,正兴高采烈讨论怎么吃你的主儿。
  “嚯!还以为是人族的‘净者’,担心你们有同伴在附近,搁远处打望了半天呢,原来是两只落单的小妖兽啊!当年你们妖族不地道,害胖爷丢了一只眼,今日就收你们两只小家伙当利息了!”
  矮胖子一只眼睛上绑着一条脏兮兮的布带,另一只则滴溜溜地乱转,不住地吸溜着嘴角快要落下的口水。
  瘦高个狞笑着,啧舌道:“这只吊睛白虎还挺威风!上次见到你的族类,还是天河大战的时候。可惜啊!气势有余、实力不足。哎呦呦,这皮毛倒是溜光水滑,剥了献于魔后必有重赏!那个小丫头,你又是什么精怪?怎么不显露真身?”
  第一次被认作妖兽,而且还被认成了一只虎精,雪离一腔怒气汹涌澎湃。
  “唔——嗥——唔嗥——”
  她口中喷出丝丝白气,利爪踏地向前步步逼近。
  “雪离——”
  夜瑶不安地唤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妄动。
  听这两只魔类的意思,他们应该是驻守此地的魔兵。
  能够驻守边境,又是参加过天启之战的老兵,他们显然灵力不弱。
  雪离是神族灵兽,修为的精进离不开主人仙泽、灵力的滋养。这些年,她陪自己在妖界、人间徘徊,为了压制“异羽”,一直拼命节省灵力,功法不进反退。
  自己此时灵力耗尽,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真的跟对方打起来,雪离以一敌二,未必有胜算。
  更何况,这几日她又布结界、又布阵法,还带他们一路奔波,灵力损耗不小。面对两个经验丰富的魔兵,怕是要吃了亏去。
  ……
  夜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观察着敌人。
  在昆仑虚时,她和雪离之间形成了一个默契,就是打群架时先合力攻击对方人马中最强的那一个,而且要倾尽全力彻底将其击溃。
  因为,在通常情况下,身边的强者被击溃,便是对较弱者最大的威慑,他们就不敢再随意出手。
  对面两个魔兵,显然瘦高个的战力更高,雪离准备攻击的目标也正是他。
  万不得已时,她会催动汲水珠,与雪离配合先将他击倒。
  这样做了,不知会不会打破阿泽的禁制?
  边境重地,魔兵和对面幽冥守军的数目都不小。若是“异羽”在这儿迸发,恐怕会引来两边的注意,那就别想再离开了!
  思量间,魔兵已经先一步出手了。
  将手中铁叉一丢,瘦高个和矮胖子一左一右打了三五个精斗,各落在一块大石上。
  而后,他们双手举过犄角,摇头晃脑地念起听不懂的咒语。
  雪离和夜瑶死死盯着瘦高个,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寻机发出致命一击。
  “飒——”
  一道暗金的渔网从天而降。
  夜瑶后退几步,几乎触到崖边。
  雪离身形庞大,躲闪不及,被盖了个严实。
  失算了!对方早已在此地布下魔阵,蓄意猎杀他族净者!
  渔网下,雪离奋力挣扎,可是越挣扎渔网便收的越尽。
  “呜——”
  她发出痛苦的吼声,在一缕烟气中化成了人形。
  “夜瑶,快跑!”她边挣扎边吼道。
  “网上有毒!快调息运气,别让毒气侵入!”
  说完,夜瑶翻手祭出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虹光。
  剑花一甩,直指两个步步逼近的魔类。
  “我是什么小妖精,这就让你们看一看!”
  她闭上双眼,心念一动,汲水珠瞬间凝结。从掌心到剑身,从剑刃流畅地划过,给它镀上了一层霜华般的银芒。
  ……
  夜瑶灵力枯竭,强行一战只会玉石俱焚。
  “不要——”
  雪离一分神,聚起的灵力瞬间消散,伺机而动的黑气正中她的胸口。
  吐出一口暗红的鲜血,她只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裂开了。
  “别动!”
  见雪离中了毒,夜瑶心急如焚,立刻飞身靠近想要先救她出来。
  扬剑划去的同时,对方已一左一右攻到近身。
  不得已,她凌空调转剑刃,向较近的矮胖子劈了过去。
  虽然战力在他之上,双拳却终难敌四手。
  剑刃砍上矮胖子肩头的瞬间,瘦高个的铁叉已经直直地向她心口刺来。
  “哗——”
  矮胖子的黑袍划破,黑血喷薄而出。
  夜瑶闭上眼睛,等待着冲自己而来的致命一击。
  一道白光闪过,“轰——”一声,足下土地也颤了几颤。
  被铁叉击中,竟然既不痛,也不痒……
  夜瑶睁开眼,只见脚边暗黑的血流了一地。
  再定神一看,瘦高个已经断成了两半,死在了血泊中;矮胖子则抱着血流淙淙的肩膀,痛苦地哀嚎着。
  她猛然抬头,不禁露出喜色,“阿泽——”
  阿泽手中持长剑,站在崖边。
  衣袂飘飘,长发随风,宛若救世的天神!
  他快步走近,手腕轻旋之间,剑影一闪而过,渔网碎成四块的同时,矮胖子也被割断了脖子。
  “违背契定,死有余辜。”
  目光冷漠地扫过两具尸身,他蹲在夜瑶面前,伸手抚上她的额头。
  磅礴的灵力从他的掌心灌入夜瑶的天灵,汲水珠仿佛将死的鱼儿落入水塘,欢快地跃动起来。
  稍稍恢复灵力,夜瑶赶忙坐起身来,驱动汲水珠为雪离祛毒疗伤。
  阿泽扬起空着的手,隔空随意一划,一道闪着银芒的结界即刻布下,将他们护了个严实。
  “还挺厉害!”雪离不禁咋舌,又有些酸溜溜地说:“下这么高阶的结界,不知要费多少灵力。”
  在她眼里,阿泽瞬间成了败家子,没有灵力偏偏特别会耗费灵力。
  阿泽好脾气地回道:“没办法。杀了魔兵,必须隔绝血气。而且……这内丹似乎是仙家所用,泄露了仙泽也会很麻烦。”
  “算啦算啦!不过,你还真没让我失望!果然按时回来了!”脸上的黑气渐淡,雪离又恢复了寻常的欢腾。
  阿泽没有言语,只是偏头望向夜瑶。
  夜瑶点点头,“我就知道你会安全回来。”
  阿泽笑了笑,“幸不辱使命。”接着催动内丹,想将它渡回夜瑶体内。
  “不要——”
  夜瑶望着他的双眼,郑重地说:“这颗内丹……你留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