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17.一笔大买卖

17.一笔大买卖


  面对一脸懵懂的夜瑶,玄真子暗搓着双手,架势像足了市井里的拍花子。
  “贫道虽与小友仅有数面之缘,但敬服你一身侠肝义胆,是斩妖除魔、锄强扶弱的正义之士!”
  一顶高帽从天而降,夜瑶忙不迭地摆手,“道长您言重了!我们捉妖捕灵,主要还是为了攒功德、换灵力,没有您说得那般高尚无私。”
  “那个……这个……其实嘛……嗯……”玄真子努力想着措辞。
  “道长有话,不妨直说。”夜瑶带着几分无奈道。
  玄真子如蒙大赦,“其实,是贫道组的局出了一点小问题。原本邀来协同捉妖的一位道友,临时不知出了什么变故。过了约定的时间,一直迟迟未到。事情紧急,事主那边又催得紧。急需找个合适的人来替代她。”
  让她替代姬无双?!
  夜瑶怀疑自己耳鸣了。
  虽然药王谷的弟子通常法力平平,但一个个都擅长炼药施毒,姬无双所承担的角色绝非自己可以轻易替代的。
  “我们平日里小打小闹罢了,哪能成什么大事。”夜瑶硬着头皮道。
  知道她有意推脱,玄真子话锋一转说:“这笔买卖,酬劳相当丰厚。每人可得黄金千两!”
  “嗯?”
  “还有帝都宅院一座,良田百亩!”
  又是黄金,又是宅院,还有良田,事主确实大手笔。
  但是对于一个妖禽,一个灵兽来说,这些身外之物好像也没什么用。
  “我……不大缺钱。”
  开汤药馆挣的钱足够吃穿,多余的钱又买不来所需的灵力,夜瑶想也不想便要拒绝。
  见她不为钱刀所动,玄真子有些急了。
  他虽然不大了解眼前的少女,却知道她视“功德”、灵力如性命,于是心一横咬牙道:“捉到的妖灵也归你!”
  左右另外三位,要钱的要钱,要物的要物,不要钱、不要物的也要给他几分薄面。
  就算捉到的“功德”全归夜瑶,他也还是能摆得平的。
  ……
  夜瑶陷入了沉思。
  事主财大气粗,并不带表冒犯他的妖物有多厉害。
  大夏朝的权贵穷奢极欲,遇到点小事恨不能搅得天翻地覆,就算道长为他组了最强的捉妖局,说不准也是杀鸡用了把宰牛刀。
  就算到时候“功德”都归她,大约也没什么玩意儿!更何况,与这些道行高深的净者一起捉妖,还得冒上很大的被发现身份的风险。
  如此一想,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我们法力不济,怕是帮不上什么忙!”夜瑶断然拒绝。
  “小友——”
  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玄真子压低了声音道:“事主是……当今的太子殿下。”
  “太子?大人气华,邪祟不近。太子府怎么会闹妖?”夜瑶不明所以。
  “并非太子府,而是……宫中,陛下的身边。”玄真子神秘兮兮地说:“半个月前,应太子殿下召,贫道带着三清铃进宫走过一圈。铃铛……一声也没响。”
  “那说明没有妖啊!”夜瑶愈发觉得匪夷所思。
  难道玄真子在做局骗钱?
  他并不像投机取巧的人呐!
  为什么呢?!
  看出她有所误会,玄真子啧了一声,继续道:“仔细一看,才发现铃铛里头的金珠,不知何时碎成了粉末。”
  “粉末?!”
  夜瑶倒吸了一口凉气。
  得是什么道行的妖孽,才能驱动三清铃在还未传出音的瞬间把内珠给震碎了。
  “怎么样?这活……接不接?”玄真子捋着长须,一脸希冀。
  夜瑶吞了吞口水,终于木然点点头。
  “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为了灵力,在所不惜。
  ******
  玄真子和夜瑶一前一后回到谷中,弟子连笙和三位净者立刻围了上来。
  耳聪目明的雪离早已了然一切,快步走到夜瑶身边,拍拍她的肩膀道:“选的很对,我支持你!”
  玄真子指着她们对众人说:“夜瑶小友深明大义,已经决定加入我们,一同前往帝都降魔除妖。”
  “就她们?见了妖物不会吓哭吧?”
  汉子啐了一口,一脸不屑地看着夜瑶。
  玄真子眉头一皱,“鬼刀,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好的‘净者’可不止你我。这两位是堂堂正正的净者,而且非常合适替代无双。”
  “鬼刀?!”
  夜瑶和雪离同时瞪大眼睛。
  这个毫无礼貌、衣衫破烂的汉子,竟然是净者排行榜里稳居前十的狂客“鬼刀”?
  鬼刀一脸狂傲,抱着大刀,斜眼看着她们很是嫌弃。
  玄真子不以为意,偏头问雪离,“你们平日里做什么营生?”
  “开汤药馆。给人看病,卖药,也卖补药!”雪离笑嘻嘻答道。
  玄真子手一摊,相当夸张地比划道:“看看,这两位不就是医女的最佳人选。”
  “什么医女?”雪离赶忙问。
  玄真子回道:“事情虽是太子殿下所托,但是朝中局势复杂,他不希望惊动前朝和后宫。我等要想在宫中顺利找到妖物,还得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抓住它,就必须先派人到君王近身,提前布好阵法。贫道与太子殿下商量过,宫中近来广招医女,他可以安排一两个人进去。”
  夜瑶恍然大悟,难怪除了鬼刀这样的高手,道长还要找姬无双那样的药师。
  要扮成医女前去布阵,不仅要胆大心细、熟悉阵法,至少还要懂些药理,知名的“净者”里也就出身药王谷的“毒煞”无双最合适。
  以为她畏难了,玄真子及时宽慰道:“太子殿下说了,侍疾的医女人数不少,在宫中并不惹人注意。日常事情也很简单,不用像医官那样诊病开药,只需每日熬煮汤药,服侍陛下进药就行了。”
  “可以。”夜瑶点头。
  “我们可以。”雪离附和道。
  玄真子眉头一松,也松了口气。
  “只要‘功德’都归我们,一切按您的吩咐办。”夜瑶补充道。
  刻意在众人面前说出道长的承诺,便是想将最重要的条件敲定,省得道长为了哄她们入局信口开河,最后兑现不了生出枝节。
  果不其然,持剑的蜀山大师兄不乐意了。
  “道长与家师说好了,捉到的妖物,要送到蜀山炼化,怎么又……”
  “唐枫——”
  不等他说完,玄真子立刻拍着胸脯说:“此事贫道会知会你师父的。妖物嘛……哪里找不到?”
  “可是……”
  唐枫欲言又止,望向“痨病”患者,拱手恭敬地说:“慕容公子,炼妖铸法器是您的建议。这妖物若是归她们,怕是不妥。”
  对方审视着夜瑶和雪离,并未回应。
  玄真子转过身,“慕容瑾,你怎么看?”
  “咳咳……”
  慕容瑾从怀中掏出帕子,压着嘴巴咳了两声,喘了口气道:“本公子没什么意见。反正我不要妖物,按时拿到法器即可。至于怎么炼的,拿什么妖物炼的,我可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