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21.低阶课业 下

21.低阶课业 下


  “符咒”、“法阵”、“丹术”、“剑术”、“化形”、“道藏经义”合称“六御道法”,是玄阶弟子最重要的几门课业。
  其中,尤其以最常用的“符咒”为重。
  几十万年来,代代仙尊呕心沥血,钻研出大量的“符咒”。不论灵力高地,只要判断正确、绘制精准、时机得当,都能取得想要的效果。
  会背多少法咒,能绘多少符式并非最重要的,熟练使用符咒降妖伏魔才是修习这门术法最终的目的。
  是以,这门课业的考绩必须看实绩。
  自天启时起,玉珠峰九门便开始将玄阶弟子分成四到七人一组,由仙使带着去往凡间,一边云游增长阅历,一边寻找在人间作乱的妖魔、邪灵,用符咒将其诛灭便算是完成了课业。
  当然,诛灭的妖魔、邪灵道行越高,课业的考绩自然越高。
  平心而论,这门课业并不算难。
  都是修炼过百年的神族子弟,合力诛杀一两个普通妖魔并不在话下的。
  至于“符咒”,当时的要求是,只要用上即可。
  所以,这门课业的考课通常被认为是出去放放风的机会。
  直到天启末年那场浩劫降临……
  天启混战,妖王昊天与魔君岁寰于天河畔结“翻天血海阵”,封印了十万天兵天将的仙力七天七夜。
  那时,天兵天将操练只重兵械、阵法,而那些都依靠自身灵力驱动,于是关键的“天河大战”中,天族死难无数,活下来的几乎都是精通符咒之术者。
  自那之后,天族愈发重视仙人符咒之术,昆仑虚考课的难度也随之加大。
  如今,每一个出山接受“符咒”考课的弟子,都必须完全封印仙力,而且在降魔捉妖的过程中,不可以使用符咒以外任何一种法术。
  封印由三清亲自施加,不回到昆仑虚,便不能解除。
  三个月为期,不能成功的一组,将全员不得参加玄阶升地阶的考核。
  这一趟,不仅要用符咒降妖伏魔,还得照顾几个“小孩子”,靳羽其实倍感头痛。
  虽然已至天阶,修炼以参悟天道为主,他还是破天荒的挑灯苦读了几个长夜,将《天罡符法录》烂熟于胸,才敢应承师尊带着几个师弟、师妹们下山。
  敖沐浅,不仅门门全通,还在玄阶弟子中排名第一。“符咒”这么重要的课业,自然不在话下。
  陆箕、雷霆昇,排名也都不低,遇到危险时自保至少都没问题。
  毕蒙,卷册上说根基不牢,修炼勤奋进展却慢,可能是四人中最需要照顾的一个。
  见他们都没有提出问题,靳羽便从怀中取出一道符牌,以念力催动着它升上半空。
  这是通关符,若无此物,任灵力再高强的弟子也无法冲破谷口的结界。
  在他的驱动下,符牌越变越大,形态越来越虚无,最后化作一道金光,将浑厚的结界撑开一道缝隙。
  靳羽回过头,“诸位师弟、师妹,快速通过,不可回头。”
  说完,便领头穿了过去。
  结界在符牌的照耀下,闪着流动的金光,穿过去的同时,每个人身体的轮廓也镶上了一层金边。
  他们有序地穿过结界,各自萦身的仙泽骤然消失,阻挡风雪的气障自然不复存在。
  大片的雪花啪啪打在脸上,呼呼的冷风窜入衣襟,实在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陆箕拢起手指,想要操纵寒风,却无论如何都催动不了自己的内丹。
  想她堂堂风族翘楚,竟然连区区风旋都驾驭不了,传回家里要丢死人了。
  不愧是三清的手笔,这灵力封印的真彻底!
  她赶忙扒拉起宽帽,“大家赶紧把风帽都带上吧!咱们身上全无灵力,很可能会被寒风吹的染上风寒。”
  这话从风族的仙子口中说出,实在有些滑稽。大家一阵哄笑,才一一带上了法袍上的宽帽。
  簌簌的雪花落在帽上,呼啸的寒风卷动着每个人的衣摆、袍袖……此时此刻,他们仿佛成了凡人,在风雪中无力挣扎,只能顺应听从。
  靳羽伸出左掌,右手食指在掌心随意画了一道简单的符咒。
  默念几句法咒之后,随着掌心银芒一闪,上方的雪花忽然浮起,接着迅速集聚起来。
  “聚合咒!”毕蒙脱口而出。
  原来灵力全无真的不影响符咒的使用!
  他学着师兄的样子,也在掌心画上此符,聚精会神地念起了法咒。
  飘落的雪花停滞一瞬,还未及凝结便瞬间飘散。
  “哪里不对了?!”
  他哭丧着脸望向雷霆昇,“傻大个,你试试!”
  雷霆昇早已跃跃欲试,伸出手迅速画下符咒,顺利结出了一个雪团子。
  “哈哈哈,好厉害——”
  笑语中,陆箕也顺利凝出了雪球。
  只用符咒,没有仙法,竟然也能达到仙术一样的目的。
  几个天生的仙者,顿时开心的像几个孩子。
  敖沐浅也伸出手,雪球迅速在手中凝结。
  “咔——擦——”
  身为水族,水汽萦绕是血脉天成,她所凝雪球内核甚至是个冰坨子。
  眼见手中的雪球凝到了拳头大小,陆箕左右一瞄,迅速抬手一挥。
  她的雪球直奔雷霆昇额头而去。
  出于习惯,对方立刻结气障防御。
  “啪——”
  雪球正中他的眉心,冰凉彻骨。
  “哈哈哈哈——”陆箕笑弯了腰。
  雷霆昇不甘示弱,立刻向她回敬一记。
  陆箕避闪不及,立刻闭上双眼,高呼一声“师兄救我——”
  “啪——”
  两个雪球在她额前相撞,溅开的雪花糊了她一脸。
  陆箕眯起眼,见到手上空空的靳羽师兄,不禁笑开了花。
  “啪——”
  一个雪团砸在她脸上,火辣辣的疼。
  “沐浅!”
  陆箕赶紧又用符咒结了一个雪团,不假思索地向她回击。
  此时,失败了数次的毕蒙终于成功地结出雪团,并迅速加入了战斗。
  五个年纪相仿的少男少女,在寸草不生的无因谷外打成了一团。
  ……
  异常激烈的赛事,以毕蒙的满头雪水和雷霆昇的鼻青脸肿结束。
  “诶呦,好冷!”
  毕蒙打着哆嗦,往雷霆昇身上靠了靠。
  雷族的人就是比雨族的健壮,这会儿都还热乎乎的。
  “师兄,好冷——,内丹无法催动,没法御寒!这样走下山,岂不是要冻死!”雷霆昇忧心忡忡道。
  靳羽笑了笑,指着山坡下道:“前方是不冻泉,有备好的马匹。我们走过去,休息一晚,明日清晨再下山。”
  说完,掸了掸衣袍上的雪花,从容地走在前面。
  四人连忙跟上,一脚深一脚浅的跟在他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