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22.简单差事

22.简单差事


  初到盛京,随玄真子拜见过事主——太子孟子常,还没在天子脚下走走逛逛,夜瑶和雪离便被带到了太子外府的医局,经过一大堆医官关于草药、炮制、汤药、进药……的重重考核,得了个“乡野村医,差强人意”的评价,便被丢进了守卫森严的皇宫大内。
  太子所谓数目不少的医女,不知为何仅有七名,皆新入宫不久。
  男女有别,医女并不隶属于太医院,而是统归尚膳监辖领,安置在西宫琅筳阁的小偏苑。
  仅仅七个人,夜以继日轮班侍奉陛下,丝毫没有歇息的空闲。
  几日下来,她们非但没能按照原计划在内宫中探查、布阵,反而累的人仰马翻。
  *******
  西宫·琅筳阁
  “咱们不会被骗了吧?被卖来做苦工了!”
  站在整排药炉前,雪离一边扇着火,一边抹着汗。
  “嚓——嚓——”
  一旁的药灶边,夜瑶切着药,嘀咕道:“好像是有点不对。说好的随后把乾坤铃送进来,这么多天也没人来找我们。很可能不仅我们被卖了,就连小铃铛也被卖掉了!”
  越说越传神,仿佛自己真的被卖做了苦工。
  “还有那傻山神!脑子不大好的样子,法力也不济,说不准也被卖了!”雪离将扇子摇的呼呼作响。
  她忽然停下,指了指药房院外,伸出食指屈了一下,又左右各摆了两下。
  一个陌生人,正在靠近,很可疑。
  夜瑶心领神会,将锋利的切刀举在胸前。
  雪离也随手抄起一个药钵,走到她身边。
  宫中人多眼杂,宫人里藏龙卧虎,道长特意叮嘱过不可随意使用法术。
  真要是有危险,只能速战速决。
  “吱呀——”
  院门被推开一条缝。
  紧接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慢慢摸了进来。
  “什么人——”
  雪离一声娇喝,整钵药渣随之飞出。
  来人被泼了一身,还来不及反应便被她一个飞踢击倒在地。
  “诶呦——”
  那人一手捂着胸口,痛的说不出话来。
  另一只手颤抖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符牌,亮在她们面前。
  符牌上画着一团青色火焰,正是玄真子的信物。
  此人是……接头人!
  “不是吧?!自己人!”
  雪离赶紧将他拉起来,大呼小叫道:“你倒是先出声啊!忽然摸进来吓死人了!”
  “不是说好的隐蔽为上!”
  来人一抬头,竟是防风陌。
  他一副内侍装扮,穿着蓝灰的窄袖长衣,头上还勒着一顶灰纱帽,样子相当滑稽。
  “小山神!你净身当公公啦!”雪离惊声道。
  防风陌嘴角一抽,“瞎说什么!这不是使了小小障眼法,混进来帮你们么!”
  “如此不堪一击。你还帮我们?”雪离一脸嫌弃。
  防风陌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本神君担心一身磅礴的仙泽惊动其他仙友,才暂时自封了灵力,要不然能叫你给打倒?!”
  “诶呦呦,大言不惭!”
  “哼,总强过一只小神兽!”
  “你还来劲!我吃了你这只小狐狸!”
  ……
  来盛京时,被他俩一路吵的头疼,好不容易清净了几日,防风陌这贴狗皮膏药竟然又双叒来了。
  “乾坤铃带来了吗?”夜瑶只关心它。
  防风陌一边抖着身上的药渣,一边从袖中摸出铜铃,“喏——,没想到宫廷禁卫这般森严。若非内侍可以带几样私物,这件法器还真难进来!就连太子入宫,也要接受检查。”
  “道长说什么了吗?”夜瑶若有所思。
  防风陌一改散漫,正襟回道:“道长让我告诉你们,国师好像有些问题。他明知道陛下病的不寻常,却三番四次阻挠太子招术士入宫,甚至派人跟踪太子的几个幕僚。还有,什么三皇子、五皇子、皇后娘娘、娴贵妃什么的,说了一大堆。那些弯弯绕,我也没仔细听。大抵就是国师不是好人,还挺厉害,需要防着他!另外,太子最近不便入宫,其他几位道友也很难混进来,摸清妖孽底细的事情让咱们看着办。”
  “自己……看着办……”夜瑶险些惊掉了下巴。
  通力合作怎么就变成看着办了?!
  她翻过乾坤铃,内舌上暗红的禁制忽明忽暗,是她交给玄真道长之前下的。
  防人之心不可无,这铃铛虽不是什么顶尖的法器,却是故人所赠,还陪伴了她们许多年,万不能落入人手。
  “下一步怎么办?”雪离在一旁问。
  夜瑶想了想说:“今夜是你我轮值,进药时可以进紫宸殿。把它带过去探一探。”
  “万一真有妖,到时铃铛狂响,岂不是惊动一大帮的人。”防风陌忧心忡忡。
  “嗯?”
  “蛤!”
  夜瑶和雪离齐刷刷偏过头,同时用“关爱”的眼神看着他。
  “下一个‘清音咒’不就行了。”
  夜瑶紧蹙眉头的样子,颇有点像他娘。
  防风陌咋舌道:“你还懂施‘符咒’?!”
  在防风家除非专门修习术法的子弟,否则谁也不会去背那本大部头的书卷,所以十之八九都是只知其形意,而不会真正施展符咒。
  雪离翻了个白眼,“这是最简单的了好吗!你是不是没念过书?连基础符咒都不会!”
  “符咒有什么好的!它们能办到的,仙力都可以办到。费那么多功夫去背默、去练习,稍一出错便没了效果。学它们简直多此一举。”防风陌颇不服气。
  “多此一举?”
  夜瑶直摇头,将乾坤铃提到他眼前,“当你仙力全无的时候,连铃铛的声音都罩不住,而我却可以。这就是符咒的作用!”
  眼见防风陌泄了气,她又笑嘻嘻地说:“所以,在这宫中,我们既是前辈,又比你有能耐。你可要乖乖听话呀!”
  “那是自然。”防风陌叹了口气。
  “好——”
  夜瑶露出大大的笑容,指着药灶道:“先把那两大盆药材切了吧。红色竖切,白色横切。”
  “还有这几个药方,一一按要求煎好。”雪离顺势将一把药方塞到他手上。
  两人扯下围裙,抖擞着精神便要出门。
  “我在这干活,你们去干什么呀?”防风陌嚷道。
  雪离做了个鬼脸,“当然是去逛逛啦,皇宫大内诶!难得来一次,整天做苦役算什么?!”
  说完,拉着夜瑶小跑着出了院门。
  跨过门槛的瞬间,夜瑶抬手一扬,身上医女的白裙瞬时变成了内侍的衣裳。
  宫中内侍遍布,穿成这样才不会引人瞩目。
  太子那什么馊主意,混在七个人里,怎么可能便宜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