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37.一波未平

37.一波未平


  青衿山峰端流岚,灵泽盘郁。
  在此间入眠,最是酣然。
  夜瑶、雪离难得安睡,可惜天还不亮,便被庭院内一阵喧闹声吵醒。
  ……
  “你拦我做什么?听说七叔新得了个女儿,身为兄长,特来探望一下。”一个年轻男子扯着嗓子道。
  “小姐是待嫁之身,月内将与睿王殿下大婚。即便是名义上的族兄,贸然来见也恐有不便。”宫中跟来的教习嬷嬷低声回应道。
  她的声音和她的来处一样,平缓压抑,沉闷制式,像极了皇宫入夜前的声声擂鼓。
  许是鲜少被人拒绝,男子一听便急了,“哎——,你们这儿什么破规矩?自家亲眷也不让见面。小爷我偏要进去,你奈我何!”
  “诶——,公子停步!那个……时辰尚早,小姐还在休息。您若是一定要拜见,可以等晚些时候再来……”
  在宫里当差久了,虽说规矩比天大。但真遇上蛮不讲理的,老嬷嬷也知道能屈能伸。
  “噔——噔——”
  扇门自内打开,夜瑶一身月白睡袍,披散着长发,慵懒地靠在门边,“何人在此喧闹?”
  抬眼望去,只见檐下站着一个玄衣男子,光泽的黑缎束着发,手持一把厚重的乌木折扇,自然垂下的额发间藏着的一道抹额也是乌黑的。
  此人年纪不大,一脸桀骜看起来很精神,甚至还有几分面熟。
  如此放肆,难道是故人?
  可是怎么想不起来了,难道真是年纪大了?
  夜瑶心里犯着嘀咕。
  “啊——,猫头鹰!”
  雪离“唰——”得窜出房门,警惕地挡在他面前。
  “我叫泫光,不是猫头鹰。”那人嬉笑着说。
  夜瑶定睛一看,此人何止眼熟!他可不就是那夜从天而降,砸坏了她满园奇珍异草的魔禽——“窃脂”。
  泫光,朝露之光。
  作为一只夜鸟,他这名字起的还真是有趣。
  而且,夜鸟晓眠,他这只鸟儿起得也太早了。起得这么早,好像不利于伤势恢复呢……
  不对!现在可不是医者父母心的时候!
  他是一只魔,魔啊!
  ……
  泫光显然也认出了她们,扬起折扇拍着掌心,一脸兴奋地说:“咱们还真是有缘,在这里都能遇见。那天走的仓促,没能好好感谢你们,实在太失礼了!”
  “你……为什么来这儿?”
  夜瑶扯着雪离的腰带,暗暗向房内退。
  魔类不许涉足人间,他却堂而皇之出现在这里,实在太古怪了!
  他是国师的侄儿,那国师岂不是……
  天啊!难怪他会阻止太子找人来收妖,合着自己就是魔类!
  这回完了,一下子掉进贼窝里了!
  ……
  “你在怕什么?”
  泫光挑着挺立的眉峰,一双纯澈的眼睛凝视着她,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
  夜瑶认真审视着他,头也不偏地说:“嬷嬷,辛苦了。去休息吧。”
  他们方才的对话,嬷嬷听得一头雾水,却看出情势有些不妥。
  “小姐,这……”
  “下去。”夜瑶坚持道。
  一只魔类近在咫尺,身为“净者”与其势不两立。若是等会儿出手,伤及了凡人,就是她的罪过了。
  泫光偏过头,笑着摆手道:“去去去——,快点出去!我与妹妹是旧相识,有许多话要和她叙呢。”
  嬷嬷虽不情愿,转念一想,实在犯不着得罪未来的王妃和太师的侄儿。告罪退下的同时,不忘领走守在廊下的侍卫们。
  “哐——”
  院门关上。
  一瞬间,夜瑶飞身跃出,将雪离拉到身后的同时祭出了飞霜剑。
  剑锋指向泫光,她厉声道:“窃脂,你来人间想做什么?”
  “诶——,有话好好说嘛,出什么剑?!伤了自己如何是好?我们魔族有恩必报,既然这条命是你救的,你当真要砍我,我也反抗不得。砍吧——砍吧——,看你怎么下的了手!”泫光竟然耍起无赖来。
  他一步步向前,夜瑶一步步后退。
  她并非害怕泫光,这才短短几日,谅他也不可能恢复的那么快。
  只怕惊动到其他魔类。
  万一捅了这个“马蜂窝”,整个盛京的百姓可就遭殃了!
  “上次救你实属误判。我是妖族的‘净者’,你一个魔类既然出现在凡间,我便该将你捉拿问罪。”夜瑶冷冷地说。
  如此对峙,还真是棘手……
  要不要拿下他,直接开溜呢?
  “你们是妖族?那怎么不认识柳七爷呢?”泫光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夜瑶蹙起眉,“柳七爷又是谁?”
  “妖族圣殿的七长老,大夏朝国教‘混元宗’宗主——吕归一,也就是你的义父。”泫光慢慢勾起嘴角,似乎并不忌惮告诉她们这个秘密。
  妖族也掺和进来了?!
  梦魔、窃脂、妖族长老,妖魔二道勾结起来,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夜瑶后背出了一阵冷汗。
  “准备灭口了吗?我们可不是好惹的!”雪离亮出利爪,在她身后嚷道。
  “你们是我的恩人,我怎么会恩将仇报?种族成见可万万要不得!”泫光摊开双手,一脸无奈地说:“我只想知道,那个天族人死了没有?”
  “天族人?”夜瑶和雪离同时瞪大了眼睛。
  他显然是在问阿泽,但阿泽是沧氏的鲛人族,怎么会变成了天族?
  难不成他已经得道飞升了?!
  以为她们忘记了,泫光比手画脚道:“就是你们后来救的那个弱鸡呀!他约我打架,连佩剑都折了,还不肯放弃……那个妄图取我魔丹的坏家伙!”
  魔类的内丹蕴涵玄冥之力,是可以迅速提升仙力的至宝。
  阿泽拼了性命也要泫光的魔丹,显然是族中竞争的压力太大。
  魔类有仇必报,若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保不准会去南海寻仇。
  “他死了。”夜瑶干脆地回答。
  泫光一听,神色相当得意。
  “哈哈哈,想来也是!小爷修为尽散,那家伙焉能不死!”
  “修为散尽,形同废人,有什么好得意的?”雪离翻着白眼道。
  泫光轻哼一声,得意洋洋地说:“这次的事情办成了,小爷一身修为便能恢复。”
  “你准备做什么?”夜瑶警惕地问。
  “我……”
  泫光猛地住口,指着初升的日头道:“瑶儿妹妹,随我去用早膳吧。家里来客人了,可是热闹得很呢!”
  (相互珍视,拒绝盗版。请在起点女频、qq阅读等正版平台阅读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