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38.一波又起

38.一波又起


  “小魔君,你会不会御火之术呢?”
  “不会——”
  “那,你有没有考虑学一下呢?”
  “没有!”
  “这边建议,不妨学一下呢。行走六界,技多不压身嘛!”
  ……
  防风陌一见泫光,得知他魔族的身份,整个人仿佛打了鸡血一般。
  再知道夜瑶、雪离和他的渊源,更是发了疯一般,不顾仙家尊严的……跟他套起了近乎。
  下山的一路,雪离和泫光停不下来地来回斗嘴,防风陌则时时刻刻对着双方花式捧哏,三个人好似没头苍蝇一般嗡嗡嗡个不停,让夜瑶有种不大好的错觉。
  在道童的指引下来到膳堂正厅,站在门口向内稍稍一瞥……
  她差点魂飞魄散,当场人间蒸发!
  膳堂内,摆着一张偌大的长桌。
  正座上是发须皆白、道袍及地的国师“吕归一”,一边座次全部空置,另一边则端坐着几个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故人。
  她猛地驻足,迅速转身往回走,却被泫光伸手拦住。
  “怎么了?难不成……认识他们?”他似笑非笑道。
  夜瑶推开他,不悦地说:“要你管!”
  见她脸色不好,泫光识趣地不再开玩笑。
  他像变戏法一般,从袖中掏出一个花束,哗啦递到她面前,“我有‘幻容花’,你要不要呀?”
  这把花修剪的很齐整,仅有碧绿的长茎,不见一片衬叶,每枝花茎顶端都有一朵透明的小花。
  这就是幻容花?看起来有些平淡无奇。
  想给她找麻烦,只需嚷嚷几声就行了。这个节骨眼上,泫光倒是没必要骗她。
  夜瑶眉头紧锁,犹豫着说:“可是,国师昨日见过我。”
  看来她愿意接受,泫光咧着嘴笑道:“放心吧!‘幻容花’这种魔花,可以易人模样十二个时辰。而在之前十二个时辰内见过你的人,并不受其影响。所以,柳七爷眼中的你,还是昨日的样子。而那些人,就算以前见过你,今日所见又是另一副模样了。”
  看过膳堂内客人的样子,雪离和防风陌也都忙不迭地往回跑。
  “怎么是他们?!真要命!”雪离直跺脚。
  防风陌更焦急,“我去,是风族那个疯丫头!她跟我有宿仇,要是看到我在这混,一封信告到族长那儿,我可就玩完了!”
  ……
  “我看行——”
  雪离一把夺过花束,“这花我帮她收了。该怎么用呐?我们三只都需要!”
  *******
  (相互珍视,拒绝盗版。请在起点女频、qq阅读等正版平台阅读本文。)
  “七叔——”
  泫光嬉笑着,引了三人走进膳堂。
  出于礼节,原本坐着的靳羽和同门几人同时站起身来。
  国师亦站起身,指着夜瑶和泫光说:“这位是我的义女吕瑶,陛下亲封的睿王妃;这是我侄儿,泫光。”
  夜瑶嗯了一声,算作打了招呼,又指着雪离和防风陌道:“他们是我的随从,小雪和小风。”
  “嗯。”
  “嗯——”
  简洁地招呼过,三人径自坐下,完美展现了乡野出身的修养。
  背负着这样的人设,实在有够累的,等会吃饭还要狂放一点才是。
  国师修养颇深,对他们的失礼视若无睹,指着杵在对面的几人道:“这几位是本门至交,为父师祖的师祖的师叔祖的祖师爷爷好友的大师兄座下的弟子,都是在昆仑仙山修炼的得道仙人!”
  “哈哈,好远的关系!”泫光揶揄道。
  靳羽毫无愠色,拱手行礼,“小姐好,在下靳羽。”
  又指着身边几人一一介绍道:“敖沐浅、毕蒙、陆箕、雷霆昇,他们都是本门的优秀弟子,此次下山专为修行道法而来。前几日,我们在阴山一带演练阵法时,探得盛京方位疑似有妖魔行迹。降妖伏魔、惩恶扬善,修道之人义不容辞,于是马不停蹄赶来。得国师隆重款待,我等感激不尽,一定会尽力查明此事,保证皇城上下和一方百姓的平安。”
  他说的义正辞严,颇有昆仑虚上师们的气势,似乎完全没发现此地正妖魔荟萃。
  泫光修为散尽,探不出他身上的的魔气很正常。
  “吕归一”,昨日没太注意他,一旦打起精神仔细分辨,还是能探到他极力隐藏,却难免疏漏外泄的丝丝缕缕不易察觉的妖气。
  敖沐浅、陆箕、雷霆昇的修为都很不错,领头的这位师兄则更不用说,他们在这跟国师面对面坐了许久,不应该毫无察觉才是。
  难道……他们下山是为了‘符咒’考课,灵力全部都被封印了?!
  这就麻烦了!
  梦魔虽不以灵力强大著称,但在梦境中却是绝对的主宰。他们眼下灵力全无,光凭符咒之术贸然对付他,一定讨不到好。
  顾不得许多,夜瑶“冒失”地开口说:“义父,我原是陛下身边的医女,听宫中司药的姑姑说,前一批十三名医女一夜之间全数暴毙。您可知是为什么呢?”
  未料到她会说这些,国师一脸诧异。
  “道听途说,万万不可信!”他急忙否认,接着语重心长道:“瑶儿你是准睿王妃,将会随他到封地执掌一方。平日里万不可对他胡言乱语,扰乱了他的视听,影响朝廷大局才是!”
  “太子殿下说的,也不可信吗?”
  夜瑶挑起眉梢,一字一句道:“入宫前,太子殿下曾亲自嘱咐我们,万不可在紫宸殿守夜的时候睡着。否则……就会像上一批医女一样,不明不白的死在睡梦中。”
  她尤其着重了“睡梦”二字,希望沐浅他们能有所警觉。
  果不其然,敖沐浅最先发话,“靳羽师兄,吕小姐说的这点很有价值。医女们死于梦中,说不准和意、念之魔有关,在凡间遇到的魔类都是穷凶极恶之徒,我们虽然不怕他们,但还是要小心为上。”
  “咔擦——”
  泫光手中的水杯没拿稳,“一不小心”落到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靳羽的目光扫过对面几人,“多谢提点。”
  他面向座上的国师说:“此事非同小可,请您禀明人族圣上,允我等尽快入宫查探。”
  国师面露难色,清了清嗓子道:“原先,太子说陛下的病有妖异之像,贫道是不认可的。如今,诸位仙人也说有异象……要入宫查探,怕是轻易过不了太子那一关。”
  他的话一说出口,五位昆仑弟子和夜瑶几人全都暗暗攥紧了手心。
  大家各有心思,各有所盼。
  “除非……”
  国师欲言又止,吊足了大家的胃口。
  所有人都翘首以待。
  他环顾左右,终于说出解决的办法:“除非同意太子的人共同探查。双方才能妥协,方不耽误降妖除魔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