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41.第一夜:一梦不醒 中

41.第一夜:一梦不醒 中


  孟戌安倒不在意,慢条斯理地说:“那并不是一把普通的扇子。三百多年前,我母族苏氏的先人曾是高祖陛下麾下的先锋将军,追随高祖驰骋弱水两岸对抗妖兵魔寇。一次战役之后,他在清理战场时拾获了一把绘着桃花的团扇。那把团扇看似脆弱却坚不可摧,刀劈斧凿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像是传说中的仙家法器。他还发现那把团扇可分风雨水火,并在最后一战中用它抵抗了倾天妖火,在危急关头保护了高祖的周全。大战之后,他因为战功赫赫被封为大将军,在朝堂上将宝物献给高祖,高祖却又将宝物赐还与他,并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立约——苏家后世的第一个嫡女,要纳入皇家做大夏朝的皇后。”
  “就是你母亲?”
  “嗯。”
  三百年才出一个嫡女?
  夜瑶暗暗啧舌,苏家还真是阳盛阴衰。
  可是,孟戌安的母亲只做了淑妃,不知道其中又有怎样的变故?
  他不说,她当然不能问。
  “后来,你母亲嫁入宫中,团扇便是她的嫁妆。大夏南北水脉纵横,江河两岸年年洪患,你的封地尤为严重。因为团扇有分雨水的仙力,所以你想拿回它保护一方百姓?”
  真是小瞧他了,此前还觉得他冥顽不灵,原来竟有这等悲天悯人的情怀。
  可是,区区一个凡人,想肩负起苍生重任,那简直是……自寻烦恼。
  孟戌安笑了笑,“你倒不笨。不过,我母亲说过,桃花扇早没有了传说中的仙力,只是一把略微结实的扇子。父皇能轻易给我,便印证了此事。”
  他沉默一瞬,低语道:“至少是个念想。”
  夜瑶默默点头,仙家法器上都附着仙灵,团扇上的灵力散去,想来是它的主人应劫而去了。
  “你放心吧,有我盯着呢!等团扇送到国师府,我立刻将它拿给你。”她拍着胸脯道。
  *******
  西宫别苑的水阁内,摆着简单的筵席。
  娴贵妃端坐在正位,一左一右分别是三皇子孟旿和五皇子孟戌安,母慈子孝的场面,一派和乐融融。
  夜瑶跪在娴贵妃席前,低眉顺眼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你就是医女小瑶?”娴贵妃上下打量着她,“模样倒是出挑。只是这出身……实在委屈睿王殿下了。你下去坐吧,今日是家宴,不必拘谨。”
  终于跪完了,夜瑶暗舒了口气,赶忙回席坐到孟戌安身边。
  孟戌安目不斜视,神情淡漠道:“遵父皇之命,儿臣不甚欢喜。”
  夜瑶不禁腹诽,他这样子可没有半分欢喜的意思。
  娴贵妃勾起嘴角,轻笑着说:“长亭侯的女儿是不错,可惜她爹与兄长们太过能耐。你与旿儿的王妃若是母族过于强盛,会让你们与长兄之间生出嫌隙。陛下不愿看到,本宫亦不希望如此。你是个好孩子,应该早些想明白。”
  “哼——”
  一旁的孟旿终于按耐不住,拍案而起道:“长亭侯的女儿怎么了?嘉汐妹妹贤良淑德,与五弟青梅竹马、情谊深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说到底,都是东宫使的绊子,偏见不得我们兄弟好!”
  夜瑶的手微微一抖。
  东宫西宫之间如此剑拔弩张了吗?
  贤王说话这么直接,合适吗?
  当她聋的吗?!
  她可是太子的人呀,啊喂——
  ……
  “三哥多虑了,瑶儿是我自己选的。我年纪不小了,知道怎样的人能相伴一生。往后一定按照母后娘娘的要求,安分守己……效忠于父皇和皇兄。”孟戌安言辞沉稳,一点不像他这个年纪的人。
  看着他的样子,夜瑶不免心生同情。
  平日里看话本子,她最见不得相互喜欢的人不能相守的戏码,没想到眼前就有现成的。
  这个人,还真是惨!
  ……
  “旿儿,休要妄言。”
  低声斥责后,娴贵妃的目光回到孟戌安身上,“大婚的事情,本宫让余嬷嬷去你府上协理。既是娶正妃,就该有娶正妃的样子。莫要让人家笑话了——”
  “全凭母妃安排。”
  ……
  说话间,园外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和异样的呼喝,对几位养尊处优的贵人们来说,已是相当搅扰。
  “水阁内外全部围住,任何人不得离开——”
  一大队金甲的御林军鱼贯而入,瞬间把持住所有出口,然后里三层外三层将园子围了个遍。
  夜瑶定神一看,领头的竟是一身杏黄冕服怒气冲冲的太子。
  “隔墙有耳,言多必失,你三哥喜欢背地里说人闲话,这下好了……太子跑来兴师问罪了!”她拉拉孟戌安的衣袖,小声嘀咕道。
  孟戌安偏过头,皱着眉头示意她噤声。
  “皇兄如此兴师动众,所为何事?”孟旿上前问道。
  “找她——”
  太子长剑一指,对着的正是夜瑶。
  夜瑶一惊,不至于吧?!
  她可什么都没说!
  阁内众人也诧异不已,虽说医女都是太子的心腹,夜瑶被陛下选为睿王妃十分让人费解,但太子好歹端着王储之尊,总不至于在光天化日之下来后宫抢人。
  孟戌安将夜瑶拉到身后,直面太子道:“不知瑶儿犯了什么错,惹怒了皇兄,臣弟替她向您赔不是了。希望您大人大量,不要与她一个小女子计较。”
  太子并未回答,而是望向夜瑶,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给我——过来!”
  夜瑶心里打着鼓,以老成稳重著称的太子这是怎么如此气急败坏?难道……玄真道长他们出了纰漏?!
  她匆忙过去,却被孟戌安扯住衣袖。
  “太子殿下,她是臣弟的王妃。有什么事不妨当着大家的面说清楚。”
  娴贵妃适时上前,“太子,吕瑶是未来的睿王妃。你说带走便要带走,恐怕不合礼法。”
  “礼法?比得上父皇、母后的性命重要吗?!”太子额上青筋暴起。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惊呆了。
  眼前柔柔弱弱的小姑娘,还能谋害帝后不成?
  太子推开愣神的孟戌安,一把将夜瑶扯到身边,向左右侍卫下令道:“将她带去紫宸殿!西宫即时起封宫,没有本王亲临,任何人不得离开半步!”
  一听到“紫宸殿”三个字,夜瑶大惊失色。
  “殿下——,国师在哪儿?昆仑来的仙人呢?还有道长他们呢?!”
  “你果然什么都知道!”
  太子怒视着她,目光如炬。
  ……
  夜瑶被“押”到紫宸殿,一眼望见空旷的大殿中规规整整平躺了许多人。
  她甩开侍卫的钳制,快步上前查看。
  “吕归一”、靳羽、敖沐浅、陆箕、毕蒙、雷霆昇,玄真子、鬼刀、唐枫、慕容瑾,两边的人一个不落。
  一一探过他们的呼吸、脉搏,她的脸色渐渐沉下。
  难怪太子急了,其他所有人都在沉睡中,而最魁梧健硕的鬼刀却……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