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43.第二夜:谁的鼎,谁的锅? 一

43.第二夜:谁的鼎,谁的锅? 一


  没过多久,内侍在外面推开了半扇门,放下一方漆盒之后,便匆匆合门离去。
  接着,廊外传来铿锵的铠甲碰撞声,是御林军正在撤出紫宸殿宫苑。
  ……
  夜瑶捧着漆盒,来到大殿中央。
  缓缓打开盒盖,一缕残存的仙泽冲撞而出,直击入她的天灵。
  氤氲水泽,绵密悠长。
  灵力柔和,气息温润。
  她心神一动——这是泽氏仙者的法器。
  仔细一看,扇面所绘根本不是桃花,而是昆仑天镜“涤心池”内的“紫焰芙蕖”。
  天镜内,万物颠倒。涤心池的芙蕖,花开无叶,精巧如盏。扇面所绘花影,浮荡半空,并蒂相连,难怪会被拾获它的凡人误以为是“桃花扇”。
  明菡浮光扇?!
  它可是泽氏兵器谱榜上有名的神兵,素被称为“浮光扇”,是先云梦君的法器!
  先云梦君曾是道德天尊的入室弟子,与千千万万神族将士一样,在“天启之战”中应劫殒身。
  她身归混沌,法器却流落人间。
  蒙尘在此,实在可惜……
  夜瑶将漆盒摆在面前,伏地长拜道:“仙长殒难三百余载,仙身不存,精神永续。晚辈夜瑶,涉世不深,无知趟入这趟浑水,捅了天大的篓子……必当竭力收拾。今日唐突,冒昧借用仙长之物,求请您保佑晚辈旗开得胜,顺利将道友们营救归来。”
  眼看着暮色降临,雪离他们却迟迟未到。错过眼下昼夜交替的时辰,怕是又要再多等上一日,梦境中不知会酿出怎样的变故。
  等……是再也等不得了!
  夜瑶起身,祭出汲水珠。
  珠中仙泽缓缓溢出,雾蒙蒙的白光笼上团扇。团扇随之亮起,与之交相呼应。两团光晕相触,即刻融为一体。
  她的灵力从汲水珠注入浮光扇,源源不断,久久不绝。
  “小扇子,你慢点喝呀!这可是我的棺材本……”
  夜瑶不禁叹气,三年辛苦所得虽然不少,却也经不起最近的大肆消耗。
  跟玄真道长这笔买卖,真是亏大了!
  她很想哭,现在却不是哭的时候。等雪离知道了,闹起来的时候,才真的要哭。
  或者,趁这机会打发雪离回云梦泽,过好此后漫漫兽生才是正事……
  愣神间,浮光扇仿佛听懂了她的话,疯狂的攫取戛然而止。
  光华敛起,团扇崭新如初。
  夜瑶将它小心拿起,只见扇面光彩熠熠,莲池盛景栩栩如生。
  凌波尘起,风烟动;
  红颜灼灼,耀九州。
  出自天尊之手的法器,果然非比寻常!
  “真懂事——,不愧是仙长遗物。”
  她举扇一扬,“呼——”一声,殿内百余个烛台同时燃起。
  道德天尊擅长丹术,他所做的法器不仅能控水,还能控火!这回真是捡到宝了!
  夜瑶指尖微动,团扇便化作一道金光,乖巧地钻进她的衣袖中。
  她屏住呼吸,慢慢张开双臂,将方才外泄的仙泽一点点收敛起来。
  须臾间,一缕乌黑的发丝从梁上垂下,小心试探着绕上她的手腕。
  她努力放松精神,克制着想要挣扎的本能,任由它慢慢缠满周身。
  这就是梦魔的“灵媒”——南熏殿里长发的怨灵、孟戌安口中的梅姑姑。
  数十年徘徊不去,她对这座王宫到底怀着怎样的怨怒?对主人之死又有怎样的愤恨?才会冒着永世不得超生的刑罚,留在这里助纣为虐。
  “戌正”,天启之战以前,被称为“逢魔之时”。
  这一刻,昼夜交替,魔道之力最强,灵媒也开始“觅食”。
  转眼间,夜瑶的周身显现出另外十道发缕,一条条从梁上拉到地面上,分别裹挟着殿内卧着的人身上。
  入陛下的梦,路只有这一条……
  夜瑶合上双眼,摒除杂念。身子越来越沉,意识越来越轻。
  天清地浊,犹如鸿蒙初始,她感到自己渐渐一分为二,一个徐徐上升飘上天际,一个缓缓落下沉入深渊。
  *******
  (相互珍视,拒绝盗版。请在起点女频、qq阅读等正版平台阅读本文。)
  天上明月当空,四周一片虚空。
  升入云端,便是坠落的开始。
  “啊——”
  慌乱中,夜瑶拾回一丝镇定,及时抛出袖中的团扇。
  团扇随风飞扬,化作蒲团大小,托着她停在离地丈余的位置。
  俯身一看,下面是一片乱石岗。
  好险——
  小扇子还真是件上好法器!
  孟戌安人虽执拗,运气却不赖……
  泽氏仙长的法器,让她垂涎不已,却偏偏属于他;她怎么都看不破的梦境,却被他一眼看出来路;她一个修炼多年的“半妖”,在梦境中束手无策,还不如他一个凡人。
  夜瑶甩甩头,驱散杂乱的思绪。
  团扇飘然落地,她轻巧地跃上一块黝黑的大石。
  环顾四周,这地方陌生里却有几分熟悉。
  不正是国师府的半山腰吗?
  她居所的后窗就能看到这里——一株槐树,一株柳树,位置分毫不差!
  可是抬头不见高耸入云的殿宇楼台,低头不见人工开凿的石阶,分明是一片茂林丛生的天然之处。
  青衿山,明帝的梦境竟在这里……
  此梦显然年岁久远,甚至国师府还未兴建。
  经时越久的梦境,所含事物越复杂,环境越不稳定,想要摆脱也越困难。
  当务之急,得先找到道长他们。
  “夜瑶——”
  身后传来一声惊呼。
  夜瑶一回头,正和敖沐浅四目相对。
  对方瞪大了眼睛,仿佛见到鬼一般……
  糟糕!
  忘记用幻容花了!
  对沐浅来说,可不是见到“鬼”了么!
  夜瑶一把捂住脸,想要飞身逃走,却被扑上来的敖沐浅箍了个铁紧。
  “夜瑶——,我就知道!三十年前的世界里肯定有你!昨日就千里传音给你了,怎么这么久才赶来?!靳羽师兄说不可能,但我却知道,三十年前的梦境里,只有你能过来帮忙!”
  她一边抽抽嗒嗒,一边捶得夜瑶几乎散架。
  气力这么足,看来没什么问题。
  夜瑶拍拍她的肩膀,有些心虚地说:“不好意思,跟师尊告假,耽误了。这不是来了么……你出什么事了?要我帮什么忙?”
  看来即便遇到这样的危险,这群视考绩如性命的昆仑弟子,依然还在以考课为上。沐浅想要作弊,又怕被尊长们知道,竟然试图找她这个不存于世的人来帮忙,还真是“急中生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