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46.第二夜:谁的鼎,谁的锅? 四

46.第二夜:谁的鼎,谁的锅? 四


  昌平叛乱,是先皇景帝时候的一件大事。
  据大夏史书记载,景帝第七子孟义昀蛮壮嗜杀,常年镇守在南关,防御南越颇有建树。景帝受佞臣蛊惑,认为大夏以武立国,应立军功显赫者为储。遂召孟义昀回京,拟废去有忠义美名的太子孟义璋,改立他为太子。
  然而,兔子急了会咬人,老实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忠义贤德的太子一听说自己储位不保,竟然鬼迷心窍,亲自带兵在七皇子入京的必经之路上进行伏击。
  他这一个“御驾亲征”不要紧,所携兵将竟不敌孟义昀麾下精锐,反被对方取了性命。
  事情虽是太子挑起,但他毕竟尚是名正言顺的国本,死于亲兄弟之手,乃是国之大耻。景帝震怒,下令缉拿孟义昀。谁曾想,这位七皇子也是硬气,直接占山为王彻底反了。被派去讨逆的各路将军畏于他的军威,皆不敢全力剿灭,一波一波如退潮的水一般,前仆后继,又继又扑。
  景帝气的一病不起,放言哪个皇子能剿灭逆贼,就将皇位传给他。
  于是,大夏皇族内最残酷的一场自相残杀便开始了。
  也不知是七皇子如有神助,还是其他兄弟太过草包,参与讨逆的皇子竟然接连折损,到最后……眼见兄弟们死伤殆尽,一直云游在外、痴迷道术的二皇子孟义卿终于顺应天意,返回盛京,拾起兄弟们倒下的军旗,亲自率兵与逆贼鏖战。
  半年之后,他终在京郊卧龙岭剿灭了已是山匪的七弟和他麾下过万的南军将士。
  逆子伏诛,老皇帝终于合了眼。
  二皇子登上帝位,便是当今的大夏皇帝。
  陛下仁义,将卧龙岭改名青衿山,许国教混元宗设立道场,超度当年死难的万千亡灵。
  原来这里是明帝建功立业、奠定帝王之位的战役所在。他夜夜沉溺其中,可见这个梦对他来说意义非凡。却不知是“噩梦”还是“美梦”?
  ……
  “哦,对了!找梦魔可少不了它。”
  夜瑶从袖中掏出乾坤铃,解开施加在上头的封印,并将它挂到了腰间。
  一偏头,靳羽正用异样的眼光瞪着她。
  “师兄——”
  “这是什么法器?”
  “乾坤铃。”
  “从哪得来的?”
  “一个朋友送的。”
  “什么朋友?”
  “好像是很小时候的朋友。实在想不起来了……也许是家中某位亲戚。”
  ……
  说话间,“铛——铛铛——”,铃铛竟然响了起来。
  这个声响,是妖,而且是大妖!
  “有妖,在东南方向!”夜瑶陡然打起精神来,转身想要跑去查看。
  靳羽却一把扯住她,追问道:“到底是谁给你的?”
  不知道他为何纠结于此,夜瑶反手结出一道“般岚印”,将他整个罩在结界中。
  “师兄,此妖法力高强,你灵力被封,恐有危险。且在此稍等片刻,除妖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她释开护体仙灵,飞身轻盈地跃出,三两下闪到了背坡处,而后迅速拍碎一朵“幻容花”,借它的灵力换了一副容颜。
  慌张,慌张,今日真是慌张……
  妖气中夹杂腥臭,是他没错了!
  一人生死是小,师尊放她生路埋下的祸根是大,无论如何不可以让沐浅他们知道自己并非梦境中召唤出来的帮手。
  绝对……不可以!
  夜瑶祭出飞霜剑,循着乾坤铃指引的方向御风而去。
  ……
  密林之中,一绿一白两道气障呈顶角之势。
  身着麻灰道袍的“吕归一”,染金的袍袖上下翻飞,丝毫不加掩饰的妖灵气势磅礴、横冲直撞,化作一道道闪着莹绿的光,不断强劲地击打着对面白色的气障。那道气障在他的攻击下,表面已隐隐显现出裂纹,大有将破之势。
  对面三人列阵呈三角,玄真子盘坐在前,双手结“北斗诀”,身后的唐枫、慕容瑾一左一右剑指顶在他的风门上,将自身修为集合于他,竭力加固着气障,抵抗着对方疯狂的攻击。
  “柳七,住手——”
  夜瑶从天而降,长剑奋力一挥,劈散数道冲击气障的妖灵。接着反身施加了一道仙障,将玄真子等人护住。
  眼见将要击溃人族净者,却忽然被人插足搅局,柳七丹田气涌,顿时妖灵大动。
  看清来人是个生面孔的小丫头,他胡子一撇道:“认识你七爷爷?”
  夜瑶剑花一甩,“妖孽!你混入人族朝廷,干涉凡间事务;勾结魔类,迫害昆仑仙人;擅用妖法,袭击凡人。此三条,违反《六界无难书》契定,罪责深重,罪刑皆在百年以上。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啧啧啧,这口气……也是个净者。”
  “不才,昆仑一小徒。”
  “哦?昆仑的帮手?又是一个送死的!哈哈哈——”
  柳七张狂地大笑,邪气冲天。
  他双臂张开,身形一震,宽大的袍袖中顷刻露出上百条吐着红信的青蛇。
  夜瑶眉眼一抬,“你这蛇养的不错。”
  “何止不错,随便咬上一口,便能将凡人化为血水。”柳七眯着眼睛。
  夜瑶嘴角一勾,“哦?那再加一条罪名——在人间私畜毒物。”
  “小丫头,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柳七步步逼近,夜瑶任岿然不动。
  待他靠得足够近时,她忽然一跃而起,扬手撒出一把红黄的粉末。
  仙家寻常变幻,用的都是障眼法,要想生生变出物件,得有十足的道行,纵是天阶的靳羽怕也不行。
  多亏她曾经审问过许多犯了事的小妖精,了解到许多妖族的事情,比如各大长老都是何物幻化?
  七长老——柳七,千年蛇妖。
  再厉害的蛇妖,也怕一种凡间的小玩意儿。
  这包雄黄粉,是她特意准备的,为的就是送给这位妖界尊长。
  “啊——”
  一阵绿色的烟气散去,柳七倾倒在地,痛苦地打着滚儿。
  夜瑶落在他面前,质问道:“妖族打的什么主意?为何勾结魔类?!”
  “死丫头,老夫吞了你!”
  一身妖灵外泄,柳七随即化出真身,原来是条通体翠绿的白斑巨蟒。
  巨蟒竖起头,足有一人高,张着血盆大口,吐着信子,喷薄着腥臭的气息,聒噪的腹音震的玄真子等人纷纷捂住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