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48.第二夜:谁的鼎,谁的锅? 六

48.第二夜:谁的鼎,谁的锅? 六


  “金……金翅大鹏?!”防风陌瞪大了眼睛。
  雪离几乎惊掉下巴,这只小魔禽竟自称魔殿皇族——鹏鸟。假如他说的是真的,那他非但魔灵不侵,就连梦魔也只是他的跟班呐!
  “你们明白了吗?”
  泫光的目光扫过他们,沉了口气道:“我就算想帮夜瑶,也做不到啊!”
  “那你写封信给梦魔,让他束手就擒,放大家出来。我去送!”雪离急着说。
  防风陌一听,慌忙摇头摆手,“不行!夜瑶传音里说——你是幻灵兽,能消‘念’,绝对不可尝试进入梦境。否则一旦梦念被你吞噬,整个梦境就会消失,大家的元神也会跟着湮灭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么办?!”雪离气得直跺脚。
  “我去送——”
  殿门自外被推开,踏进一只穿着“出云之月”绣纹皂靴的脚。
  *******
  为了军心稳定,昆仑弟子们并未被告知“吕归一”的真实身份,见他三两下“制服”妖阵,并在林中施加了一道笃实的迷障,纷纷称其有仙者之资,绝非凡夫俗子……惹得刚被他打伤的几位人族净者们相当憋闷。
  帮雷霆昇处理过伤口,夜瑶将玄真子拉到一边,“道长,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您。”
  救命恩人虚心求教,玄真子赶忙正襟回道:“贫道道行浅薄,蒙仙子垂问,不甚惶恐。但凡知道一二,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夜瑶客道地拱手,“道长所出‘劳山道宗’,论起捉妖降魔、驱邪除魅,天下宗门无出其右。听闻有位人族道友在进入梦境后不幸遇难,我想问的是,他的元神是如何安顿的?”
  凡人一旦死去,元神便会成为亡灵,若不能及时被幽冥鬼差引渡到冥界,则有可能吸入煞气变成怨灵,甚至凶灵。它们灵识不稳,极容易被妖魔操控。
  玄真子稽手作礼道:“贫道知道仙子在担心什么。哪怕是梦境,也有可能孳生凶灵。慕容先生已将鬼刀兄弟的亡灵收封,待离开梦境以后,便会交给黄泉引路的鬼差。断不会任他堂堂一位净者,沦落为自己生前最厌恶的凶灵、魔魅。”
  夜瑶十分动容,“道长想的周到!”
  “哪里!若不是仙子出手相救,我们几个都逃不出此命。”玄真子微微抬头,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吕归一”,低语道:“这个妖类,虽说弃暗投明,但真能信得过吗?”
  夜瑶沉下眼色,“信不过。”
  她眉睫一动,明眸一转,“可是,不信也得信。”
  看出来她有事吩咐,玄真子连忙说:“仙子若有吩咐,不妨直说。我等凡夫俗子,虽是血肉之躯,但是救命之恩,纵以性命报偿,也不为过。”
  “道长信不过柳七,我也信不过。不如下次结阵时,大家变换一下方位。”
  听了夜瑶的建议,玄真子不由眼前一亮。
  这位小仙子真是高明,虽说信不过柳七,却不明说排斥他,而是自己想办法在阵法排布上下功夫。
  “十方天地诛魔阵”,除了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八方之外,还有天、地两方。此阵运转起来,能集纳天地灵气,将诸人原有的灵力修为放大十倍百倍,是克敌制胜的不二法门。通常来说,为了保证大阵运转,会由法力最高的两位在天、地位上,其他人依照自身法术所长,尽量安排在合适的位置上。
  此前,昆仑弟子用“困魔阵”困住梦魔,为诛魔而结的大阵是由“吕归一”在天位、他本人在地位;“离为火”,靳羽擅御电火,在正东方;“坎为水”,毕蒙擅长布雨,在正西方;鬼刀致阳,在正北方;慕容瑾致阴,在正南方;“巽为风”,陆箕御风,在西南方;“震为雷”,雷霆昇控雷,在东北方;唐枫在西北;敖沐浅在东南。
  现在鬼刀不在了,又加入一位昆仑仙子,方位自然要重新安排。要说怎么安排能限制“吕归一”,让他就算想使绊子也使不了,倒的确能盘算盘算。
  “仙子说的是。方位……的确可以变一变。”玄真子拱手回道。
  夜瑶点点头,两人这就算达成了默契。
  ……
  “找到啦——”
  敖沐浅一声轻呼,大家立刻围了上去。
  她将一方精巧的沙盘托到夜瑶面前,“看,他隐匿在这里!”
  夜瑶仔细一看,沙盘上幽蓝的细沙堆成了青衿山的形态,两颗闪着金光的小星星分别标志出山顶和山麓的两个位置。
  显然这两个位置,一个是梦境的主人明帝,一个是伺机而动的梦魔。
  沧氏这件法器,名为:“沧海一粟”,大小随心,大可至方丈,小可藏在指甲缝中。不论在什么地方,都能迅速模拟出当地的地形、地貌,战时可做舆图使用,而且只要捉到一丝气息,便能找到别人的藏身之所。
  当年,初到昆仑虚时,她们两个路痴就是靠着它混熟了各处,而且抓毕蒙逃课一抓一个准。
  再见到此物,心中唏嘘不已。
  如果没有当年的事,这次自己应该是和他们一起出来考课的……
  她点了点头,“既然梦魔和宿主分开,不如趁此机会结阵吧。只要诛灭了梦魔,梦境也就容易出去了。”说着,向玄真子使了个眼色。
  靳羽点头道:“现在有人能替代鬼刀,梦魔也未发现我们有能力再结大阵,的确机不可失。”
  “诶呦——”玄真子捂着胸口呻吟一声,“老朽受了些内伤,怕是不能在原先的位置了。”
  “鬼刀刀法致阳才在的正北,玄真道长所修道术纯阳罡气正好契合。”慕容瑾上前道。
  “既然这样,那就玄真道长在正北。夜师妹补到‘地位’去。”靳羽望向夜瑶。
  她早有准备,眯着眼睛道:“还有一点点问题。我和吕道长都属水,一天一地不利阵法威力的发挥。不如师兄你换到‘天位’,我在‘地位’,唐枫接替你到正东,沐浅替他到西北,吕道长则换到……东南位。”
  这样一来,与柳七相邻的正南位是慕容瑾,正东位是唐枫,天位是靳羽,地位是她,都是知道柳七底细的人。
  如此安排,人人各按所长,并没有人提出异议。夜瑶和玄真子交换了个眼神,都松了一口气。
  结阵以后,柳七万一有个什么异动,上下左右四方瞬间就能引阵法之力把他灭掉。
  靳羽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显然已经领会了他们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