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49.第三夜:出云之月 上

49.第三夜:出云之月 上


  十人盘坐着各守一方,天位悬于顶上,地位安于座下,中间八方浮于半空。
  纯阳天罡,玄真子,正北;
  阴冥枯道,慕容瑾,正南;
  蜀山剑道,唐枫,正东;
  布云施雨,毕蒙,正西;
  控雷施戒,雷霆昇,东北;
  混元道宗,吕归一,东南;
  御风凝气,陆箕,西南;
  涉浪引潮,敖沐浅,西北;
  天火为阳,靳羽,天位;
  地水为阴,夜瑶,地位。
  阵法既成,状若垂天之云。
  天地间,骤然狂风四起,乌云翻涌,暗黑如夜;电闪雷鸣,压顶而来。
  夜瑶在地,为阵法之基。
  克制着心头滴血,她祭出了汲水珠,实时调节着仙灵释放,补足着昆仑弟子缺失的仙灵,同时引导净者们的道术灵力与阵法之力融合,维持着大阵各方的平衡。
  靳羽在天,为阵法之引。
  他悬于空中,长发随风,袍袖鼓起,面前摆着“沧海一粟”沙盘,虽然身上仙灵封印,但凭着上仙之骨,结九色莲花印于眉心,将法阵汇聚起的灵力于一身,稳稳地控制着阵法的力量。
  “太上三清,法光普照!”
  他威声一吼,大阵磅礴的灵力直冲霄汉。
  刹那间,一道金光划破云层,从天际斜照下来,直落于青衿山峰顶。
  “滋——滋——”
  云层中数道电光落下,接着“轰隆隆——”的惊雷涌动不息。
  如此三番,忽然一道紫气蹿上天际,而后迅速的下坠。
  魔气四散,向山下倾泻而来。
  梦魔设的“魔障”被破了!
  众人欣喜不已,不自觉憋着劲都加重了力量。
  然而,胜利并没有来的太容易。
  一道金光闪过,四散的魔气骤然收敛。
  梦境之中,梦魔的力量被放大了数倍,虽然魔障不存,他似乎有什么特殊的法器加持,竟以一人之力与大阵形成了对峙。
  靳羽蹙着眉头,瞳中窜着火星。
  ……
  间隙中,山下传来阵阵喊杀声、刀兵声、马嘶……,各种喧嚣混杂一团,似乎大夏讨逆的大战也进入了决战时刻。
  夜瑶一抬头,只见结阵前的中天之日,顷刻间已经偏西,透过云层斜照出一抹如血的夕阳。
  “不好!梦魔在加速整个梦境!”她焦急地喊道。
  梦境结束,时间终了,这里就会被彻底封闭……
  陆箕睁开眼,扬声道:“师兄,‘风雷印’!”
  同时,一片风刀从她手中飞出,在自己和雷霆昇之间打了个转。
  “刷刷——”飞刀扬起发丝,消失于无形。
  几滴鲜血从他们指尖溢出,慢慢漂浮向大阵中央。
  陆箕和雷霆昇早有筹谋,他们要以风、雷神族之血为引,向天借力!
  弄清他们的意思,靳羽骤然打起十二分精神。
  他的手势变换的飞快,二十八道电光法印却只看清十指修长的残影。
  “八面来风,雷霆万钧!”
  他以“青灵印”一指,将神族之血化为血雾。准备以血为引,将腾云中的闪电、惊雷,全部引向青衿山顶。
  如此一击,梦魔必死!
  片刻之后,所预想的并未发生,密云仍在翻腾,云层中的闪电、惊雷依然在跃动,却并没有按照指引落下来。
  不应该啊!靳羽十分诧异。
  “十方天地诛魔阵”是昆仑护山大阵,既是阵法之巅,又是阵法之基,是每个昆仑弟子入门之后,一起合作演练的第一个阵法。
  何止烂熟于心,闭着眼睛他都不会用错!
  ……
  夜瑶一惊,目光投向柳七。
  柳七正望着她,嘴角一歪,露出一丝狞笑。
  糟糕!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
  他到底使了什么妖法,竟然能避开所有人的感知,阻止了靳羽施法。
  “唐枫、道长!有变!”
  夜瑶双手的“太极印”瞬间变换为“北斗诀”,又传音给靳羽道:“四方混元,诛妖!”
  唐枫、玄真子立刻动作,先后结成“北斗诀”,以念力引阵法洪源,准备合力击杀柳七。
  在这火烧眉毛的关键时刻,靳羽却毫无反应,仍在竭力引灵力与梦魔对抗。
  “师兄——后院失火!先处置了才是!”夜瑶失声喊道。
  他仍旧毫无反应……
  柳七封了他的五感?!
  这下子,惊动了所有人。
  昆仑弟子最不知所措,怎么一下子夜瑶三人与“自己人”吕国师对峙起来,靳羽师兄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阵法内部乱了,一着不慎或许走火入魔。
  所有人都露出惊恐的神色!
  “噼——”
  一声惊雷落在身畔,参天的大树应声而倒。
  就在一瞬间,大阵分崩离析。
  耀眼的火光,犹如火山迸发,在阵中四溢迸发;赤红的闪电,密集的闪现,不断向各方攻击。
  反应迅速的,及时脱阵,尚能保全自身;反应不及的,被闪电击中,偏离了原来的位置,纷纷又被阵中的炸雷爆破出去。
  怎么了?
  所有人都在问……
  夜瑶对上敖沐浅的目光,其中是满满的惊诧与怀疑。
  她张口想要解释,声音却被呼啸的风声卷走。
  所有人飘散在空中,不只要去向何处……
  ……
  眼前一片漆黑,耳边寂静无声。
  不知在上升,还是下坠……
  “扑——”
  夜瑶被重重地砸在一大簇藤叶中。
  疼!
  她却一个激灵跳起来。
  该不会又是玉虚洞吧?!
  “哗——”
  身边又落下一人。
  “谁?”夜瑶迅速敛起仙灵。
  昆仑的人都封印了仙灵,“吕归一”隐匿了妖气,净者们都是凡人,就算是玉虚洞的栤蕶蔓,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吧。
  “夜瑶——”近身沙哑的声音略带疲惫。
  夜瑶一惊,“孟戌安!”
  什么情况?!
  大阵被破,梦境也紊乱了吗?
  “啊——喂——”
  还来不及说话,藤蔓再次窸窸窣窣向她缠绕上来。
  又是乾坤铃惹的祸!
  她吃过一堑,智却一分没长……
  幸好,孟戌安在这里。
  *******
  大地昏暗,天际浮白。
  一个个黑点从高空坠下,接二连三砸进半人深的积雪中。
  “这里是……”
  艰难地爬出雪坑,毕蒙有些发懵。
  甩了甩发上雪粒,放眼四周,敖沐浅惊喜地叫道:“玉虚峰,这里是玉虚峰!”
  “我们回来了?”
  陆箕惊魂甫定,一头雾水,连忙去找靳羽师兄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