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53.第四夜:遗落“故梦” 中

53.第四夜:遗落“故梦” 中


  昆仑虚险峰延绵,素有“五楼十二城”之称,其中最大的两座便是玉虚峰与玉珠峰。
  玉虚峰上有三座神殿,是三清天尊在神界的居处,天阶、地阶的昆仑弟子各住在自己师尊的殿舍中,跟随师尊修习无上天道;在玉虚峰巅的“天镜”,则是众神飞升天界的必经之路。
  昆仑丛峰“十二城”设十二天师堂,广收四海九州神族子弟入学,常有弟子三千名。仙长简单教授他们基础的术法之后,便会进行一次通考,从三千弟子中选出一半资质尚可、勤奋刻苦的进入玉珠峰山门成为黄阶弟子,未被选入的则礼送出山,再不招录。
  进入玉珠峰的黄阶弟子,每六十年便有一次大考,逢三进一可升为玄阶弟子,分入“九门”中继续精进修为,未被选中的同样要离开昆仑虚;再修炼百年,“九门”玄阶弟子便会迎来第二次大考——“玄阶升地阶”通考,由天界五大神官亲自督考,仅取各门榜首、榜眼二人进入玉虚峰,成为地阶弟子,未被选中的可以选择离开,或留在门中继续修行,等待下一个百年的机会;再往上去,百年之后,则是由三清天尊亲自考核、选取门下入室弟子的终试——“地阶升天阶”大试,能够入选天阶的地阶弟子更是凤毛麟角。
  “天穹洞”位于玉珠峰与“十二城”峰中与它最邻近的木蛟峰之间的璇玑谷内,深谷两侧被冰川覆盖,附近常有野生神兽出没,都是稀有的珍奇品种,遇上了唯有被动挨打得份,因此鲜少有弟子会到那里去闲逛。
  路上遇到一位同门的雨族仙子,夜瑶才从她那知道现在是天元二百四十年,是自己进入天英门,成为玄阶弟子的第二十年,大概是……七十多年前。
  那一年,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无论如何回忆,她都不记得这一天,也不记得这封信笺,更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
  此间事显然不是曾经所见,也许……只是一段虚妄的“所思梦”吧。
  腾云落到谷口,一阵血腥气扑面而来。
  夜瑶猛然警醒,立刻祭出汲水珠,反手凌空抽出了飞霜剑。
  明珠在前引路,白芒照亮眼前冰牙交错的深谷;她御剑在后,不断避开障碍,以最快的速度向天穹洞飞去。
  落在数丈宽的洞口,她被洞内的景象惊呆了。
  一个陌生女子倒在血泊中,双手被藤蔓缚在身后,身上满是深可见骨的刀伤,雪白的留仙裙已经被鲜血浸透。
  她青白的脸庞满是血污,无力地耷拉着眼皮,双手被地面的碎石割的鲜血淋漓,却仍拼劲力气反复摩擦着想要磨断束缚。
  最惊异的是,她的下半身……竟是碧绿的蛇身!蛇尾卷曲盘绕,剧烈颤抖着可见十分痛苦。
  蛇妖?!
  昆仑山上怎么会有蛇妖?
  这到底是什么荒谬的梦境?!
  夜瑶怔住了,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是谁袭击了她,把她放在这里等死?上天有好生之德,或许这只蛇妖只是误入仙山。只要她没做伤天害理之事,至少罪不至死。
  “你怎么了?”夜瑶走上前去。
  汲水珠飘到蛇妖近身,照亮了方隅之地。
  蛇妖睁开眼,望向她的眼神惊恐又充满希望,“夜瑶——”
  她竟然认得自己,可自己为什么对她毫无印象?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谁?”夜瑶诧异地问。
  蛇妖眉睫一闪,迅速避开她的双眼,“我是……初棠。”
  微弱的一声,让夜瑶心头一颤——陆箕族中的小仙?她怎么会是蛇妖?!
  “夜瑶……救我……”初棠痛苦地恳求道。
  夜瑶的心怦怦乱跳,脑海一片空白。
  出于本能,她心生恻隐,迅速站起身来,扬剑向初棠腕上的藤蔓挥去。
  “夜瑶——住手!”
  厉声一喝,来自于身后。
  夜瑶猛然回头,只见敖沐浅、陆箕二人站在洞外。
  她们也进入了这个梦境!
  仿佛抓到救命稻草,她立刻指着初棠问:“她到底是谁?”
  “夜瑶,你没睡醒吗?”敖沐浅冷着脸道。
  陆箕扬着染血的风凌刀,一脸不屑地说:“夜瑶,你装什么呀?想摆脱干系吗?!她可不就是和你形影不离的同门好姐妹——初棠师姐吗?”
  “初……初棠……”
  夜瑶一惊,往后退了半步。
  敖沐浅和陆箕并非之前的“她们”,她们属于这段梦境,是这段梦境中的人!
  初棠……是她的好姐妹,还是她和沐浅的同门,天英门的师姐……
  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救人要紧!
  夜瑶撑住摇摇欲坠的身子,剑锋一闪割断捆住初棠手腕的藤蔓,剑诀一指将灵力灌入她的天灵。
  “这是你们做的?她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严词质问道。
  陆箕冷笑一声,“夜瑶,你怕不是读书读傻了?!她是只妖——妖啊!异族异类,其心必异,混进昆仑虚定然居心不良。我们杀了她,不过是替天行道!”
  “不……我不是妖……”初棠艰难地开口辩驳道。
  敖沐浅悄然从后背抽出长缨,指向她道:“那你倒是说说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初棠神情倔强,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她,“我是……蛇妖修成的地仙,来自神族……华氏。这些……从未隐瞒过大家。”
  “哈哈哈——笑话!你比我们至多大个百余岁。妖类修仙,短则千年,长则万载。一个区区三百来岁的蛇妖,怎么可能修成正经蛇仙?更何况你天元六十年便入门了,那时候恐怕只有百来岁吧。难道你和我们一样,也有天生仙骨?那可就更不得了了——半仙半妖,六界人人得而诛之!”陆箕攥着利刃步步逼近。
  敖沐浅紧随其后,“夜瑶,沧氏、泽氏气脉相连,你我才是真正的姐妹。今夜的事,你别管了。赶紧回去,只当不知道吧!”
  夜瑶从未见过两位温柔的神族仙子,露出如此狰狞的神情,这副样子——便是不死不休!
  不管初棠是仙、是妖还是半妖,不论自己记不记得她,都不能看着她死。
  在初棠周身施下一道结界,飞霜剑在空中挽出一道漂亮的剑花,夜瑶返身挡在陆箕和敖沐浅面前,“既然我和她是好姐妹,又怎么能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