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62.第六夜:祭台 五

62.第六夜:祭台 五

天地晦暗,可视不过方丈,祭台仿佛汪洋中一座孤岛。
  
  眼前突现异变,梦魔身形一顿,而后迎风翻飞,绕着夜瑶盘旋一圈。
  
  “竟然是只妖?好强大的妖灵……真没想到,能有这样的意外收获,这比买卖当真合算!哈哈哈哈,魔族气运到了!待老夫将你炼化……少主击破天启塔、荡平天界便指日可待了!”他兴奋地说。
  
  柳七一愣,窜上靳羽的肩头,“她是……”
  
  靳羽目光一闪,蹙眉道:“她好像……”
  
  “半妖——”
  
  “半妖!”
  
  两人异口同声。
  
  ……
  
  夜瑶睁开眼,双瞳闪着妖异的紫芒。
  
  羽翼振展,跃跃欲动。
  
  束发的缎带滑落,一瀑青丝散开,与宽大的衣袖、裙摆一道随风翻飞。
  
  在异羽强大的妖灵冲击之下,穹顶上又增加了几道裂缝,几缕橙光穿透云层撒下大地。
  
  “要打破梦境?休想!”
  
  梦魔盘旋着,叫嚣着。
  
  他举起袍袖,接连结出黑乎乎的气团,一个又一个投向穹顶。
  
  魔气犹如软泥,在冲上云霄的瞬间迅速摊开,又在每道裂缝处聚集,将“漏洞”一一填补起来。
  
  一道道光束消失,仿佛希望被截断。濒临崩塌的梦境,渐渐稳固起来。
  
  “时辰到了——”
  
  半空中,梦魔反身一掠,外泄的黑气凝成一把长刀,直直地朝鼎下的明帝披斩过去。
  
  他要在梦境结束前杀死梦主,把这里彻底封闭起来!
  
  “父皇——”
  
  近处的孟戌安大惊失色,想出手却无手无寸铁。
  
  情急之下,他爬上铜鼎,握住满是铁锈的剑柄。然而,任他用尽全力,那把剑却似是铸在鼎中一般纹丝不动。
  
  电光火石之间,靳羽飞身上前,挡住了梦魔的袭击。
  
  “铛——”
  
  他的剑刃与气刀相触,擦出一道闪亮的火花。
  
  凶煞的气刀“嚯”一声散去,流光的剑刃也出现一道明显的缺口。
  
  柳七在靳羽的腕上一个翻旋,呵出一缕妖灵,瞬间修复了他的剑刃。
  
  黑袍凌空一转,又凝出一把气刀来。
  
  靳羽眉头紧锁,额间渗出一层细汗。
  
  在梦境中,梦魔的力量是不竭的,自己与他硬拼……毫无胜算!
  
  “这么着急?那就让你们先死吧!”
  
  梦魔利落地挥刀,调转了方向朝他们劈去。
  
  靳羽举剑全力抵抗,奈何身上仙力被封,即使不断结法印加持,还是抵不上对方魔灵的力量。缠斗了几个回合,便落于下风。
  
  一招落空,梦魔找到机会,暗暗结出一团魔气,直击他的心口。
  
  “咚——”
  
  靳羽被击飞,重重地砸在鼎上。
  
  他清晰地听到自己骨头断裂的喀嚓声,艰难地以剑撑住身体,半跪在地上重重地喘息,五脏六腑阵阵翻江倒海。
  
  “受死吧——”梦魔挥刀斩下。
  
  在即将触到靳羽的瞬间,“呼——”一道寒气从他的袖中喷出。
  
  黑袍顿时结霜,梦魔的身形一滞。刀刃走偏,砍在铜鼎上,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印记。
  
  他牟足气力,“嘎吱——嘎吱——”扯动僵硬的长袍,又挥一刀,斩向缠在靳羽手腕上的柳七。
  
  “不——”
  
  夜瑶喊了一声,扇动着翅膀飞扑过去。
  
  翅膀扇动,九道龙挂合而为一。
  
  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梦魔的刀锋一转,吼道:“自寻死路!”便对准夜瑶劈了过去。
  
  孟戌安咬紧牙关,指缝中渗出血来。
  
  情急之下,“哗——”一声,竟然拔出了鼎中之剑。
  
  他即刻举剑,向梦魔的气刀挥去。
  
  “铛——”
  
  一声长鸣之后,刀剑弹开。
  
  铁剑落下一些锈屑,气刀毫无损伤。
  
  孟戌安剑法不错,回身反手,又向梦魔补上一剑。
  
  长剑刺入袍中,梦魔陡然一怔,没想到他出剑这么快。
  
  可惜,剑身掠过袍边,又轻飘飘地滑了过去。
  
  “小子,这把剑太钝了!切菜都费劲!”梦魔哈哈大笑,提起长刀向他一挑。
  
  孟戌安被魔气击飞,砸在靳羽身边,猛吐了几口鲜血。
  
  这一回,他可算长了记性,立刻念起“护心诀”。简单几句口诀,保住了心脉,也保住了一条小命。
  
  血雾落上剑身,厚厚一层铁锈瞬间脱落。
  
  锋芒一闪,寒光耀眼!
  
  仿佛被鼓起了精神,他霍然提剑站起。
  
  剑尖一指,空中“噼——”一声,竟然劈下一道天雷。
  
  他的剑刃映着金光,疾速上掠,直冲梦魔而去。虹影一闪,瞬间断其一臂。
  
  “啊——”
  
  梦魔凄厉地惨叫,左摇右摆盘旋数圈,断掉的一臂却迟迟未能复原。
  
  没想到会被凡剑所伤,他大为惊骇。顾不得对付眼前的凡人,迅速举起袍袖,长披一扬,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双腿飞快地变换方位,结出一道诡异莫测的法印。
  
  法印寒光一闪,迅速向四面八方扩开。
  
  “咯咯——喳喳——”
  
  整个梦境开始缩小……
  
  “住手!”
  
  孟戌安举起长剑,飞身向梦魔直劈下去。
  
  与此同时,靳羽额间金光一闪,终于冲破了体内的封印。
  
  天尊的封印灵力深厚,强行冲破代价不菲。一口鲜血吐出,他顿时两眼发黑。却在刹那间,剑诀一指,将精纯的仙灵渡到孟戌安身上。
  
  有了仙灵助力,孟戌安这一剑,发挥了难以想象的威力。
  
  “呲——”
  
  剑刃划过,当空将黑袍破成两半。
  
  撕裂的边沿“呼——”一下子起火,黑袍很快焚成灰烬。
  
  一瞬间,魔灵四散,厚重的黑雾弥漫开来。
  
  脚下踏空,孟戌安摔在夜瑶身边。
  
  爬过去握住她的手,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没事,我在。”
  
  夜瑶抬眼望他,眼中是幽紫的火光。
  
  “你走吧……”她忽然开口。
  
  孟戌安一愣,她已经举起伞柄。
  
  咫尺之外,明帝化作一缕白烟,被收入“阴阳伞”中。梦魔已死,梦境封闭,只要他的元神能离开,就有机会在现实中醒来。
  
  将伞柄塞到孟戌安手上,夜瑶对上他的双眼,一字一句道:“一气贯注,长虹御天。神形相随,自在飞仙。”
  
  靳羽一惊,“昆仑御剑诀?!”
  
  忽然明白她要做什么,他迅速将柳七从腕上扯下,一下子丢到孟戌安身上。
  
  柳七不明所以,本能地缠上孟戌安的手腕。
  
  祭台中央,夜瑶双手合十,全力震动着羽翅。一时间,妖灵大动,直冲苍穹,硬生生将封闭的梦境扯开一道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