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63.第六夜:祭台 六

63.第六夜:祭台 六

    梦魔虽死,他的魔灵却散逸在梦境中,并且迅速开始反扑。
  
      妖灵犹如利剑,魔灵则像软泥,一个冲击,一个修补,两个力道来回拉扯,穹顶上的缺口忽大忽小。
  
      夜瑶紧咬着牙关,羽翅冲天,展如满月,尾羽根根颤栗,全身也不住地颤抖。
  
      这是她第一次使用妖灵,虽不如仙灵运行自如,施展出的力量却大的竟然。
  
      靳羽心领神会——她想用“御剑诀”送孟戌安出去。
  
      他席地盘坐,双手结出“反天印”,将精纯的仙灵注入孟戌安手中的长剑。
  
      梦境已有缺口,只要剑灵足够强大,就能带着他的主人冲出去。
  
      这把剑……一定可以!
  
      仙灵在铁剑中游走,激起了沉睡的剑灵,幽蓝的光涌动着化为正红,仿佛一道火焰在燃烧。
  
      “啷——”
  
      剑身震颤,发出一声长鸣。
  
      刹那间,它仿佛活过来一般,一跃而起,带着手握它的主人疾速飞升,直冲穹顶渐渐闭合的缺口。
  
      “夜瑶——不要——”
  
      孟戌安的声音被风声吞没。
  
      乌天黑地中,穹顶唯有一道光芒,斜洒下来犹如擎天之柱。
  
      孟戌安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个小黑点,冲进了光芒的来处。
  
      ……
  
      裂缝消失,光亮消失,一切又陷入了黑暗。
  
      夜瑶瘫倒在地上,长舒了一口气。
  
      《六界无难书》的要义——仙庇人族;“净者守则”第一条——保护凡人。
  
      最后关头,她终于做到了!
  
      与她相视一眼,靳羽无力地靠上铜鼎,“真身是什么?”
  
      “很明显——鸽子呗——”夜瑶抖了抖洁白的翅膀。
  
      这么轻轻一下,周遭疾风又重了几重,她吓了一跳,赶忙收紧双翅,乖巧地像只鹌鹑。
  
      靳羽摇摇头,“鸽子可弄不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夜瑶叹了口气,“也许,这些年……用力过猛吧。我不能接受自己半妖的样子,想尽办法去压制它。几百年的修行,勤奋积攒‘功德’换来的灵力,如今全都归了它,可不得动静了得么。”
  
      靳羽没有回应,又问:“这就是你离开昆仑虚的原因?”
  
      “能活着离开,已是大幸!如果被人知道,师尊和泽氏都会被天帝问罪的。”夜瑶抱着双膝,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靳羽沉默片刻,声音一扬,“现下正好,跟昆仑虚有关的人,就要一起死在这了。什么秘密也不会带出去。”
  
      “啊——”
  
      夜瑶一惊,这才发现铜鼎后面还杵着一个人。
  
      敖沐浅还在这里,该死……竟把她给忘了!如果她死在这里,柳七怎么找得到初棠是尸首?!
  
      说话间,梦境已经缩小祭坛外围,周遭的风也小了不少。
  
      夜瑶一抬头,只见穹顶上划过一颗流星。
  
      梦境里怎么会有流星?!
  
      白芒从天而降,正当好落到祭台上。
  
      夜瑶一惊,难道孟戌安又被丢回来了?!
  
      白光散去,终于看清来者。
  
      “阿泽!”夜瑶激动地喊了一声。
  
      阿泽站起身,借着火盆发出的光,也看清了她和她身后巨大的羽翼。
  
      “几日不见,又弄成这幅样子了。”他似笑非笑道。
  
      “你怎么进来的?”夜瑶诧异地问。
  
      “梦境在,灵媒也在,勉强还能进来。”阿泽的目光越过靳羽,落到铜鼎后的“道童”身上。
  
      他抬手一挥,“道童”僵直的身体霍然松开。
  
      “表哥!你来救我了!”恢复自由的敖沐浅扑上前,紧紧地拽住他的胳膊,指着靳羽道:“他……他背叛了昆仑虚,勾结妖类,残害同门!杀了他!你快杀了他!”
  
      阿泽拍拍她的手,柔声道:“有什么事,咱们出去再说。”
  
      夜瑶心中一抖,原来他是来找沐浅的。不过也没错,四海沧氏本是一家,更何况南海鲛人族跟西海还有数代的姻亲。
  
      阿泽又安抚了敖沐浅几句,便走到夜瑶身边,双手剑诀一旋,将仙灵注入她的天灵。
  
      内丹与汲水珠本是同源,出自它的灵力奔涌而入,瞬间冲开夜瑶体内的妖灵,沿着任督二脉毫无阻滞地汇入她的汲水珠。
  
      夜瑶打了个激灵,瞬时神台一片清明。
  
      此前阿泽仙灵尽失,短短时日是怎么恢复的?
  
      无暇想太多,她急忙道:“别浪费灵力了!”
  
      阿泽腾出一只手,摸摸她披散的长发,“不是不喜欢自己这个样子么?镇上包子铺的孙大嫂说过,女人必须日日梳妆打扮,不是为了给谁看,首先为了自己喜欢。”
  
      孙大嫂还有这样的真知灼见?!
  
      夜瑶心中一震,立刻闭嘴。
  
      没错,她不喜欢这对翅膀,一刻也不想背负……哪怕将死之前。
  
      阿泽的灵力似乎源源不绝,不多时便使汲水珠仙灵充盈。夜瑶立刻催动仙灵,很快将妖灵、异羽压制下去。
  
      异羽消失,仙灵恢复。
  
      她站起身来,顺手扶起了靳羽。
  
      “阿泽,你是怎么来的?出路在哪?”
  
      阿泽举起手,露出腕上一缕青丝。“这是怨灵连在你身上的牵引。我并非元神入梦,而是循着它进来找你的。这发缕不大牢固,只能一个一个带你们离开。”
  
      他环顾四周,“时间还来得及……”
  
      敖沐浅忽然冲上前,“夜瑶,你不是梦境中的人。你根本就没死!”
  
      夜瑶望向她,神色凝重地说:“不管我死了,还是活着,都曾经当你是最好的朋友。沐浅,我求你了,帮我找到初棠的尸首,让我送她回妖族安葬。”
  
      “休想!”
  
      敖沐浅咬牙切齿道:“一只妖孽,她敢混进昆仑虚,便活该死无葬身之地!”
  
      “闭嘴,不许你侮辱她——”靳羽举起剑,指向她的鼻尖。
  
      “你就这么恨她?!”夜瑶惊声道。
  
      就算初棠是妖,混进了昆仑虚,可她并没有做什么错事,敖沐浅眼里不揉沙子,也不该如此恨她!
  
      “表哥——”敖沐浅退到阿泽身后。
  
      阿泽沉了口气,看着夜瑶道:“此事,我替她答应了。”
  
      靳羽神情一松,“一言为定。”
  
      “绝不反悔。”阿泽郑重地点头,继续道:“我先带她出去,再回来接你们。梦境会越来越小,你们务必保持在火光附近,哪里都不要去。”
  
      ……
  
      梦境的边沿逼近祭台。
  
      阿泽抱着敖沐浅,御灵而起,化作一团白芒,与来时一样消失在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