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66.第七夜:焚天 下

66.第七夜:焚天 下

    “咚——咚——”
  
      轻微的律动,来自地涌金莲大阵。
  
      力量虽然弱了一点,但是形态足够庞大,而且是火系阵法!这个玄阶小师妹也算尽力了,竟然歪打正着,留下这么一条生路。
  
      靳羽有些兴奋,一颗心难以自抑地怦怦乱跳。修长的指尖微动,调整“九色莲花印”应和着大阵的律动。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周遭越来越热。
  
      “怦——怦——”
  
      拥着火灵珠上的紫色火莲,忽然开始有规律地收放花瓣,一张一合仿佛生灵的呼吸。
  
      它和大阵呼应上了!
  
      夜瑶瞪大了眼睛,激动地快要落泪。
  
      “师兄,好运。”
  
      她挤出一丝笑容,眼中跳跃着火光。
  
      靳羽报以微笑,“好运,夜瑶——”
  
      说话间,他以汲水珠中的仙灵为引,驱动起地涌金莲大阵,同时释开自身仙灵对妖火的禁制。
  
      “净火——焚天——”
  
      一声法令指引,火莲猛地一缩,接着“嚯——”一声,向四面八方铺开去。
  
      琉璃净火,二十四瓣火莲,每一道火舌都对准大阵的一方基柱。翻腾的火焰如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推向各方,无比精准地烧向梦境的边缘。
  
      身在火海中央,方才还自诩水族,能扛得住火烧的夜瑶,瞬间便被包裹而来的热浪阻住了呼吸。
  
      她赶忙结了一道“凝露咒”,想勉强挡一挡灼热的来袭。
  
      “呼——”
  
      又一波烈焰拍来,她差点被气浪掀翻。
  
      果然,妖灵使不了仙法……
  
      可她也不会妖术啊!
  
      心神大乱之际,鲛珠忽然腾起,流光溢彩中释出一道虹光,化出一道水盾挡住袭来的火焰。
  
      片刻喘息,夜瑶心有余悸。万物皆有因有果,自己曾经种下的善因,如今终于得到了善果。
  
      对面的靳羽专心御火,汲水珠的仙泽萦绕着他,将翻腾的热浪与他隔开。
  
      伴随着噼啪声,净火越烧越旺,隔着水盾夜瑶仍然感觉到炙热难耐。
  
      眼前的茫茫紫海,骇人的热浪,让她满心担忧。
  
      琉璃净火,可焚万物。
  
      就算因他们灵力不足而威力大减,但妖火终归是妖火,毁天灭地的名声可不是瞎编的。
  
      不知鲛珠和汲水珠还能撑多久?
  
      一旦暴露火中,她和靳羽便会化为灰烬。
  
      ……
  
      “轰——”一声巨响,穹顶冲开一个缺口。
  
      快了……快要成功了……
  
      “汲水珠的仙泽快要撑不住了!”隔着两层水幕,夜瑶依稀听到了靳羽的声音。
  
      此前阿泽匆匆施法,向汲水珠中注入的灵力毕竟有限。方才又是炼火,又是辟火,这个关头竭尽了也大有可能。
  
      汲水珠法力虽强,但是需要仙灵的支撑。靳羽是电族,修习火系术法,一旦用尽了汲水珠中的灵力,便不能将自身灵力转化其中。
  
      夜瑶想要回答,却无力回应。
  
      随着水盾变薄,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
  
      艰难地结出法印,她猛然撤去水盾,凌空对汲水珠下了最后一道咒法。
  
      “浚矣大哉,百川五湖。
  
      汲水凝珠,浩渺漫洋。”
  
      法咒化出金光,汲水珠随之光芒大放,骤然膨胀,顷刻间化作一颗水球,一下子将靳羽包裹进入。
  
      靳羽不习水性,没入水中的瞬间,便不由自主地奋力挣扎。
  
      夜瑶的处境则更为艰难,撤去了水盾,没了仙泽护体,周身火团呼啦一下包裹上去。
  
      一瞬间,洁白的羽翅便被净火吞没。
  
      周身灼痛,她紧咬牙关、闭上眼睛。
  
      这下糟了,玩火自焚……
  
      *******
  
      暮春时节,天朗气清。
  
      日头将落,紫宸殿内却忽然热了起来。
  
      大殿中央,雪离与敖沐浅相对而立,怒视着对方。
  
      “当年为什么假死脱身?是谁放你们离开昆仑虚的?是不是逐越上师?!”敖沐浅眼色阴狠,沧浪绫在身后翻飞着跃跃欲动。
  
      “夜瑶怎么对不起你了?你要断她的生路!”雪离咬牙切齿,恨不能将她撕碎。
  
      敖沐浅不以为意,扬声道:“她是半妖,死有余辜!你呢?明明是神族灵兽,却自甘堕落,跟妖孽为伍!”
  
      “你怎么肯定我是灵兽?告诉你,我是妖兽!今日就吃了你!”雪离脖子一扭,亮出了尖牙利爪。
  
      敖沐浅冷笑一声,“你敢!管你灵兽、妖兽,胆敢伤害仙人,就要受五雷轰顶之刑!”
  
      ……
  
      “别吵了——”
  
      阿泽手一挥,敖沐浅原地定身,沧浪绫瞬间耷拉下来,拖在身后犹如一块破布。
  
      雪离收起兽态,恨恨地瞪了他一眼,“都怪你……这个表妹!现在可怎么办?!”
  
      阿泽蹲下身,探了探夜瑶的天灵,“妖灵涌动,磅礴有力。”
  
      又探了探靳羽,“仙泽深厚,气海延绵。”
  
      “他们两个,暂时都没事。”他的语气并不轻松。
  
      雪离又气又急,“暂时没事有什么用?许是被炼化之前的回光返照呢?!梦境看不见摸不着,现在最后一线牵引都断了,还怎么救夜瑶出来?!”
  
      阿泽面色凝重,眉峰紧蹙,年轻的脸庞平添了几分沧桑与颓败。
  
      他沉默了片刻,从袖中取出一颗沉香丸。
  
      “为今之计,只能请三清天尊来襄助了。”
  
      天灵香,天族之间传讯之物。
  
      泫光说他是天族,他还真是……
  
      “不行——”
  
      雪离对上他的双眼,呼吸微微加疾。
  
      “不用担心。不管什么情况,我都可以保她无事,哪怕她是半妖。”阿泽笃定地说。
  
      雪离摇摇头,“不是,我担心她会难过!我知道……哪怕一死,她也不想家里人知道这件事。”
  
      “呼——呼——”
  
      泫光喘着粗气凑上前,“我说,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里热的喘不过气来?”
  
      雪离抖了抖衣袖,“是有那么点热,但也不至于怎样。你这个混球,我不想再看到你了!要不是因为你,夜瑶至于这样吗?现在梦魔也死了,你的魔灵也恢复了,还不赶紧滚!”
  
      “不是,我是说……”
  
      泫光上气不接下气道:“梦境……梦境里有异动。我的内丹和它连接,探……探到了不寻常的东西。”
  
      “什么?”
  
      “火,不同凡响的火……”
  
      听了他的话,阿泽神色一紧。立刻散开仙灵,凝神四下探查。
  
      “地涌金莲大阵?”他惊异道。
  
      泫光半趴着雪离的肩膀,喘着气道:“我不知道什么金莲……什么大阵,反正大殿周围有仙阵。梦境中的火,和仙阵的律动是一致的。热……太热了……”
  
      阿泽立刻明白过来,扬声对在一旁来回踱步的孟戌安道:“睿王殿下,请命人即刻将他们撤出大殿。”
  
      “那只灵媒怎么办?”雪离急着问。
  
      虽然日头西斜,毕竟有日光照耀,怨灵一旦离开殿宇,立刻就会被烧焦,移动它可不是简单的事。
  
      “别管它,早没用了。能喘气的都随我到殿外护阵!”阿泽喊了一声,拖着雪离和敖沐浅就往外走。
  
      ……
  
      殿中各人被一一抬出,在偏殿廊外安顿好。
  
      孟戌安半跪在夜瑶身边,对阿泽喊道:“仙君,她的气息快没了!”
  
      夙夜谣
  
      夙夜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