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67.来路,去路 上

67.来路,去路 上


  阿泽想要过去,却被一阵妖风阻住了去路。
  说是妖风,明明白白真是妖风。
  妖气漫天,风中裹挟着沙尘,迷得众人睁不开眼。
  一个身姿挺拔中年男子乘风而下,神情淡漠,目中无物,肩上站着一只雪白的鵺鸟,身后跟着几名白发老者,一个个精神矍铄、妖气充盈。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大摇大摆进入人族地界的,绝非一般的妖众。
  远远望见他们,孟戌安腕上的柳七便滋溜而下,一眨眼功夫便游走到中年男子手中。
  “斯——斯——”
  他一边吐着信子,一边发出阵阵腹音,简明扼要地说明梦境中发生的事情。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将他收入袖中,转身对阿泽说:“仙君辛苦了,这里就交给老夫吧。”
  盯着他的印堂看了片刻,阿泽拱手道:“原来是须佴大长老,你们是来接应靳羽上仙的?我的朋友也被困在其中,如果您能帮忙,晚辈不胜感激。”
  被人一眼认出,须佴微微一愣,上下打量着他,拱手回礼道:“神龙一族也掺和进来了?看来你那朋友来头不小。”
  对他的话不置可否,阿泽指着紫宸殿道:“殿外设了一个地涌金莲仙阵,梦境中似乎有一种难辨的火。”
  “火?”
  须佴指尖一旋,顿时妖灵四起。
  稍稍一探,仙阵中一丝熟悉的气息让他心潮澎湃。
  他……成功了……
  不对,没理由!
  须佴目光一紧,忽然转头问:“泫光那小子呢?!”
  大家环顾左右,哪里还有泫光的影子。
  “没义气的家伙!”雪离低声咒骂道。
  她求助地眼神望向须佴,“大叔,你有办法打开封闭的梦境吗?”
  须佴依旧面无表情,摇着头道:“老夫并无此能。”
  雪离脸一垮,“那还夸口说什么都交给你!就是等他们被炼化呗!”
  “非也,非也。”须佴依旧摇头,“他们或许有办法自救。”
  “可是,夜瑶都快没气息了!”雪离急得要哭。
  阿泽走上前,一字一句问道:“大长老为何一点儿也不着急?难道,靳羽上仙……能够辟火?”
  须佴并未回答,而是领着随从围到夜瑶身边。
  众人盘坐下来,一齐向她身上注入妖灵。
  敖沐浅上前道:“须佴,她可是半妖,救她有违六界法统!”
  “六界法统?那是什么东西?”须佴目不斜视。
  敖沐浅祭出沧浪绫,“就是六界中——谁也不能违背的!”
  须佴一抬手,她的长绫脱手而出。
  “谁也不能违背?这么大的道理,还轮不到你一个小辈来讲。有什么不平的,回去找御极来与老夫理论。”
  听到他直呼天帝之名,敖沐浅大惊失色,转头道:“表哥,他——”
  阿泽暗暗摇头,示意她莫要冲动。
  须佴是昊天的亲信,战后掌控着整个妖族。当年大战得休,多亏他的苍生一念。如今,就算天帝也要给上几分薄面,身为妖族大长老,更是不受《六界无难书》约束,可以在六界中自由行事的例外。
  雪离蹲在一边,一面焦心夜瑶,一面担心口无遮拦的敖沐浅跟泫光一样溜了。她竟然是阿泽的表妹,自己若是杀她灭口,是不是有点对不住朋友了……
  都怪夜瑶,整日教她这些伦理道德,守起来便要处处受气。
  “雪离——”
  防风陌不知从哪冒出来,一拍她的肩膀,“这些人什么来头?”
  雪离瞪了他一眼,“泫光呢?”
  “说什么救命之恩下次再报,一溜烟就跑了。”防风陌低声回道。
  “你们之间不是有随身咒吗?”雪离又问。
  防风陌手一摊,“整七日了,已经解了。”
  “七日了?!”
  雪离大惊,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
  “轰隆——”
  一声巨响,紫宸殿的横梁塌了一半。四面八方同时起火,瞬时将整个大殿包裹。
  火焰的颜色相当诡异,竟然是精纯的紫色,将斜照的夕阳也染成了紫色。
  须佴与随从们纷纷站起,对着烈火中的大殿注目不动。
  这火,三百多年未见了。
  宫中起火,三宫六院七十二殿的宫人们很快聚过来,抬着水桶、抱着水盆往着火的殿宇浇水。
  紫色的火焰却丝毫不怕水,任他们怎么浇,火势依然没有丝毫减弱。
  “咳咳——”
  靳羽猛地坐起,一阵激烈的咳嗽。
  推开凑上前的老者,他大口大口喘着气,仿佛憋闷了很久。
  咳了半天,没有咳出一滴水,周围也没有一丁点水。
  环顾四周,直到望见须佴,他才镇定下来。
  “夜瑶——”
  他一个激灵爬起来,迅速找到夜瑶的位置。
  奔过去伸手一探,她已经没有气息了!
  “蠢钝不堪!哪有人跟你一样,总把活着的机会让给人的?你就这么死了,我欠你的恩,怎么还?!”他用力摇着夜瑶的身体。
  第一次见他如此失态,须佴不禁色变,挥手示意左右将他拉开。
  “靳羽!”他一声喝。
  不疾不徐,不轻不重。
  靳羽回过神,“大长老。”
  “火……是你放的?”须佴问。
  “是。不,还有她!”靳羽指向夜瑶。
  (相互珍视,拒绝盗版。请在起点读书、腾讯阅读订阅正版,谢谢!)
  *******
  “啊——”
  夜瑶睁开眼,立刻伸手去摸自己的后背。
  异羽呢?
  被烧没了?!
  一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左瞧瞧右看看,仿佛想从她身上看出花来。
  “大叔,你看什么?”夜瑶不禁问。
  这个大叔样子真是好看,面无表情也显得和蔼可亲。
  “小丫头,凭着两颗珠子,你就敢放火?而且还是放琉璃净火!还好灵珠不是普通的灵珠,鲛珠也不是普通的鲛珠。捡回一条命来,已是万幸,以后要多爱惜自己。”
  说着,给她喂了一口汤药。
  大叔虽然不苟言笑,却句句宽慰人心,最近见到的都是明帝、娴贵妃那样的长辈,好久没有被这样关怀过了,夜瑶忽觉有些晕头转向。
  她愣愣地喝下药,似乎对方没给她拒绝的机会。
  “大叔,你是?”她微笑着问。
  大叔头一伏,揖首道:“须佴,你也可以叫我大长老。”
  “大……大长老!”夜瑶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须佴,妖族的大长老,妖王被诛之后,妖族实际的控制者。
  他怎么在自己面前行这样的大礼?!
  夜瑶身子一翻,差点从榻上掉下去。
  又被喂了一口汤药,咽得有些艰难。
  她支吾道:“我自己喝吧,不敢劳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