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69.来路,去路 下

69.来路,去路 下

    不管怎样,哪位上师有心也好,无意也罢,都是早已过去的往事。只要能解决异羽的问题,对她来说已经没有追究的必要了。
  
      管它妖灵、仙灵,自己一只半妖,难道还能飞升天界不成?
  
      “那个……化形术难学吗?”夜瑶试探着问。
  
      须佴随手一扬,凌空捉来一本金灿灿的册子,放在她面前道:“妖族《随心卷》,都是最基础的妖法。最后一卷就是‘化形术’,你若想学就拿去吧。”
  
      “术法循序渐进,在最后一卷,想来很难……”夜瑶面露难色。
  
      “不要给我吧!电火术和妖灵好像很配。”靳羽在一旁戏谑道。
  
      “要——我要——”
  
      夜瑶忙不迭地把书册收进怀中,这才想起有个该在的人不在这儿。
  
      “我的丫头呢?!她没事吧!”她急着问。
  
      “刚才没事,现在怕是要有事了。在院子里跟人打架呢!看样子……打不赢。”柳七似乎有些幸灾乐祸。
  
      ……
  
      跳下卧榻,推门出去,夜瑶一眼望见庭院中,正和敖沐浅打得不可开交的雪离。
  
      她显现出兽身,化出尖牙利爪,身上不少地方都挂了彩。
  
      敖沐浅也有好不到哪去,脸上、胳膊上都有不少爪痕。
  
      还好她的仙灵被封,沧浪绫只发挥了不到三成的法力,雪离并没有吃太大的亏。
  
      “雪离——”夜瑶一声唤。
  
      雪离猛然回身,见她好好的走出来,顿时喜笑颜开,瞬间化回了人形。
  
      她一边举袖擦着脸上的灰,一边笑嘻嘻地说:“妖族大叔就是靠谱,说你午后醒来,当真就醒了!你饿了吧!我在膳房里备了你最喜欢的猪蹄,快跟我去用膳!”
  
      身后,敖沐浅冷笑一声,“小小灵兽,还给自己起了凡人姓名。真不知羞耻!”
  
      她忽然双手结印,沧浪绫迎风一展,疾速向雪离的后背袭去。
  
      “雪离,小心——”
  
      情急之下,夜瑶手一抬。
  
      飞霜剑凌空闪现,没有丝毫停滞地直飞过去,一下子将沧浪绫钉在院中的大树上。
  
      沧浪绫瞬间结霜,保持着漂浮的形态一动不动。
  
      同样是神兵,这力量也太悬殊了!
  
      夜瑶吓了一跳,自己方才用的,完全是——妖灵!
  
      敖沐浅神色愕然,“不……不可能……”
  
      雪离也吓了一跳,语气夸张道:“不是吧!被火烧一烧,怎么变这么厉害?!该不会要飞升了吧!”
  
      她要是这知道,这么一下子用的是妖灵,不知道又会作何反应。
  
      还飞升呢,化妖还差不多!
  
      夜瑶沉了口气,“低调,低调一点……”
  
      这时,院门打开,接连进来三个人。
  
      阿泽、孟戌安和……国师?!
  
      夜瑶揉了揉眼睛,举起手腕仔细端详着细小的青蛇。
  
      “别看了,是我!”
  
      迎面走来的“国师”一开口,生无可恋的语气,显然是防风陌。
  
      “你用了幻容花?!第一次见到旁人用的效果。没想到,如此完美,真的一点都看不出破绽来!”夜瑶啧啧称奇。
  
      她指向阿泽和孟戌安,“你们该不会也是幻化的吧?”
  
      “想多了。”
  
      阿泽径直上前,剑诀一指。
  
      钉在刷上的飞霜剑“唰——”一下落到地上,沧浪绫扭动了几下,便飘落回敖沐浅的手中。
  
      “沐浅,回房待着。离开盛京之前,不许再出来。”阿泽冷着脸道。
  
      “表哥——”敖沐浅有些不甘心。
  
      “去。”阿泽的语气不容拒绝。
  
      敖沐浅一跺脚,瞪了雪离和夜瑶一眼,便快步跑了出去。
  
      阿泽上下打量了夜瑶一番,点头道:“你看起来还不错。”
  
      夜瑶笑了笑,“托你的福。”
  
      阿泽有些尴尬,张口想要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
  
      牵引断了,时间到了,还是他有所顾忌……
  
      夜瑶转向孟戌安,“殿下,陛下他……还好吗?”
  
      她小心地的发问,生怕听到徒劳的消息。
  
      孟戌安拱手向阿泽,“多亏这位神君帮忙,我父皇安然无恙。”
  
      他顿了顿,继续道:“但是母后……薨了。你我的婚事,也要延后一年。”
  
      四周静默无声,知根知底的,不知根底的,一时间都无话可说。
  
      妖,半妖,神族……要和凡人成婚?!
  
      夜瑶尴尬地笑了笑,“那你还能去封地吗?”
  
      孟戌安回道:“父皇的意思,让我带你一起回封地。等丧期过了,便在封地举行大婚。”
  
      反复提到的婚事,好像有点避无可避。
  
      夜瑶直言道:“有关婚事,今夜想和殿下再商议一下。”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孟戌安端正身姿,点了点头,“今日本王就下榻国师府,瑶儿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来见我。”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夜瑶松了口气,头一偏便对上雪离疑惑的眼神。
  
      说好的权宜之计,怎么气氛有点不对?
  
      雪离瞄了一眼阿泽,又转向门外离去的背影,忽然扬声喊道:“男主人,你和我家主人成婚以后,可得继续养我啊!”
  
      孟戌安身子一斜,差点原地绊倒。
  
      背着身子挥挥手,示意自己听到了。
  
      眼见阿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雪离暗自偷笑。叫他总是维护敖沐浅,是非不分,助纣为虐。
  
      须佴忽然上前,揖首道:“各位有话要说,我们就不打扰了。夜瑶,记得练功。”
  
      夜瑶连忙点头回礼,“一定,一定!大长老您慢走!”
  
      目送大长老和靳羽离去,她不由心声感叹,人狠话不错,须佴大叔真是六界典范。
  
      (相互珍视,拒绝盗版。请在起点读书、腾讯阅读订阅正版,谢谢!)
  
      ……
  
      沉默良久,阿泽终于开口道:“我决定带沐浅回昆仑虚,尽量平息三位弟子在外丧命之事,防止六界再起纷争。答应你的事情,也一定会做到。”
  
      他指的是找到初棠尸骨的承诺。
  
      这一点夜瑶并不怀疑,敖沐浅看起来对他这位表哥颇为尊重,或许肯告诉他实情也不一定。
  
      她认真地点头,“那就麻烦你了。自此之后,我们之间就两清了。”
  
      “两清?你确定?!”阿泽忽然抓住她的手。
  
      他的神色有些慌,呼吸有些急促,看她的眼神犹如昆仑虚的雪,铺天盖地重压下来,身处其中无处可逃。
  
      夜瑶有些心慌,“不然呢?”
  
      阿泽抵到她面前,“随我回天界,待在我身边,让我保护你。”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梦境中,你走了,我自己也出来了。”夜瑶用力抽回手。
  
      “你在怨我?”
  
      一去不返的事百口莫辩,阿泽叹了口气,“夜瑶,跟我走吧。我会向你证明,足以成为你的依靠。”
  
      “那可不行!我家主人要嫁人呢。”雪离上前拉回夜瑶。
  
      阿泽眉头紧蹙,“人妖殊途,天地不容。”
  
      雪离不甘示弱,“半妖和什么族类都是殊途。天族、凡人又有什么区别?”
  
      夙夜谣
  
      夙夜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