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71.路开阴阳 中

71.路开阴阳 中

    被夜瑶拖着趟进浓雾中,目视的范围仅有几尺远,孟戌安尽量避开脚下一个又一个水坑。幸好路是砂石路,并没有太多的泥泞。
  
      这条路仿佛没有尽头,不知走了多久,双腿渐渐发酸,衣衫也被雨雾打湿,足下始终是一尘不变的小道,周身是浓重的雾气和滴滴答答无休无止的小雨。
  
      “路走的对不对?”孟戌安不安地问。
  
      夜瑶步履生风,扯着他继续往前,“应该快到了!黄泉一条道,想走错都难呐。”
  
      “你到底走过没有?”孟戌安忽然驻足,一脸狐疑地看着她。
  
      夜瑶摇摇头,“当然没有,我又不是凡人,更没死过……”
  
      “那万一走错了怎么办?九州大地上,每天死去的人何其多,这里却连一个鬼影都没有!你说——”孟戌安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夜瑶一把推到路边。
  
      她的视线由左往右,煞有介事地注目着眼前的一片空无。
  
      孟戌安头皮一阵发麻,“你在干什么?”
  
      “哦——”
  
      夜瑶恍然大悟,“你看不到鬼差和亡灵!”
  
      拉着孟戌安又往后退了退,她轻吁了一口气道:“我说你怎么不急不慌,也不怕挡了别人的道。原来根本没看见别的路人。”
  
      “还……还有别的路人?”孟戌安诧异道。
  
      夜瑶松开他的胳膊,抬起双手举在面前,分别以中指和无名指捏在大拇指上,轻声吟唱道:“有狐绥绥——”
  
      这是哪一出?!
  
      孟戌安瞪大眼睛,不明所以。
  
      夜瑶的双手逆向一翻,左手食指勾住右手的小指,左手小指勾住右手的食指,继续唱道:“在彼淇侧——”
  
      “夜鸣呦呦——”
  
      她松开双边捏在大拇指上的中指和无名指,十指同时往中间一推,双手交错结成了一个奇异的手势——十指反扣,打开如扇,中间漏着一个椭圆的空隙。
  
      “触之不及!”
  
      话音一落,她的双手忽然凑到孟戌安面前,指尖的空隙对准他的左眼。
  
      一道白光在眼前闪过,孟戌安不由地闭上眼睛,再睁开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这条路上何止不寂寞,络绎不绝的人流,比肩继踵堪比盛京的街市。每个人都保持着咽气时的样子,大多老态龙钟、形容枯槁,也有一些肢体残缺、鲜血淋漓,每个人身后都跟着两名通体黑、白袍还带着面具的鬼差,有些夭折的婴儿还被他们抱在怀中。
  
      所有行人都默不作声,只是一味地往前走,仅有偶尔一个个拖着脚镣的哗啦声音。
  
      “‘狐狸之眼’,能够让你看到亡灵和冥界众生。”夜瑶在一旁说道。
  
      傻站了好一会儿,孟戌安终于开口问:“这些都是去幽冥的亡灵?”
  
      “废话,难道是去玩的?!”夜瑶拖着他窜进人流的缝隙中。
  
      这一回,孟戌安自觉加紧了脚步,完全没工夫去看路上的水坑,生怕后头拖着铁链、抱着自己血淋淋脑袋的大哥不满他行进的速度。
  
      “这么多鬼差,可就是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他压低了声音,却压不住好奇。
  
      夜瑶摆摆手,“黑无常和白无常,鬼差只有他们两人而已。”
  
      孟戌安翻了个白眼,“你当我瞎啊!前前后后,这些都是什么?”
  
      夜瑶压低了声音回道:“都是分身。黑白无常,共有三千分身。所以,这些鬼差都很虚弱,看着高大威猛,实则手无缚鸡之力……”
  
      “那亡灵不肯跟他们走,或者逃了怎么办?”孟戌安又问。
  
      “他们不管的……”夜瑶前后一瞄,继续道:“幽冥很有人情味!真遇到不愿意轮回的亡灵,一般会宽限些时日,只要亡灵不变成怨灵、凶灵,两位大哥还是会好言相劝的。”
  
      “变成怨灵、凶灵了怎么办?”孟戌安追问道。
  
      夜瑶拍拍胸口,“那就是我们净者的事了。”
  
      “诶,前面两个家伙,你们走慢点!你想累死爷爷啊!”铁链大哥怀里的头颅忽然开口。
  
      孟戌安想要回头看看,又有些难以接受,只能乖乖放慢脚步。
  
      夜瑶回过头,笑着说:“不好意思,我们第一次来。”
  
      “废话,谁不是第一次!”铁链大哥怒气冲冲。
  
      “诶,莫要对净者无礼嘛!你此生是江洋大盗,杀人无数,罪孽深重,若是不幸被判入阿修罗道、饿鬼道或是地狱道,又很幸运从酷刑中逃了出去,变成了凶灵——,还得靠他们把你抓回来继续受刑!”黑无常嬉笑着,声音难辨阴阳。
  
      铁链大哥顿时住口,足下铁链拖得更响了。
  
      一旁的白无常忽然问:“姑娘和公子是慕容家的人吧?”
  
      人族慕容世家,修的是阴冥枯道,一直和冥界往来密切,在鬼差面前冒认身份很容易被识破,但若是直接否认,有阴阳伞在手上,又可能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夜瑶报以笑容,既不应声也不否认。
  
      当她是默认了,白无常继续道:“多亏了慕容家新铸的‘追魂锏’,现在抓亡灵可容易多了。这位客官生前是个江洋大盗,方才差点让他逃了。”
  
      “二位大哥辛苦了!”夜瑶直点头。
  
      孟戌安扯扯她的衣袖,捏着嗓子道:“不是说很有人情味的吗?怎么用法器抓亡灵?”
  
      “或许……现在改规矩了。”夜瑶也有些犯糊涂。
  
      黑白无常虽然气力不足,却都耳聪目明,对他们窃窃私语,一句也没听落下。
  
      “咳咳——”
  
      黑无常清了清嗓子,插话道:“二位有所不知!现在时节尚好,每天大约只死千余人。再过几个月,就要到天下大汛了。到那时,每天过万的亡灵,能忙死我们这些苦差。所以啊,这个时候,差事千万不能攒下来,一定要日办日结。”
  
      “汛期还未发生,怎么知道要死多少人?”孟戌安忽然问。
  
      黑无常长袖一挥,“凡人的生死,早就写在生死簿上了!”
  
      “是啊,我们领活,都是提前三个月的。”白无常附和道。
  
      “生死簿是冥王写的吗?如果他早知道凡人的生死,岂不是可以预测凡间的天灾人祸?还是说,他是因为可以预测天灾人祸,才能在生死簿上定下凡人的生死呢?”
  
      孟戌安这么一问,两位鬼差立刻哑口无言。
  
      他们在冥界、凡间引渡亡灵数万载,可从来没琢磨过这个问题。
  
      (相互珍视,抵制盗版。)
  
      夙夜谣
  
      夙夜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