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73.问君何不因风起? 一

73.问君何不因风起? 一

    “诶——,睿王殿下,你真要袖手旁观我一个弱女子单人划船?!”夜瑶卖力地摆弄着船桨,小舟却在河中央原地打转。
  
      孟戌安拢着衣袖,缩着肩膀直摇头,“是你刚刚说的,本王一滴水都碰不得!还有,你不是灵力高强吗?怎么渡个河,还要靠手划?”
  
      “我也想御物而行啊!可是一旦过了河界,就是幽冥之地了,什么仙灵、妖灵、魔灵,在这儿统统都不好使了!”夜瑶无奈道。
  
      要不是因为如此,三百年前的凶灵异变,八大神族也不会在忘川河畔耽误那么久。
  
      ……
  
      小舟好不容易靠上岸,玄真子四人早已等在岸边,就连身上衣袍都吹干了。
  
      夜瑶有些不好意思,拖着孟戌安上前,低头拱手道:“几位久等了!”
  
      四人讷讷地转向他们,一个个笑容“祥和”,纷纷拱手回礼。
  
      “不碍事,不碍事。”鬼刀的嘴角扯开的有些夸张。
  
      孟戌安拉拉夜瑶的衣袖,“他们吃错药了吗?”
  
      夜瑶眉头一皱,微微摇头道:“亡灵渡河时,都会被洗去灵识。因此,道长他们现在只有记忆,都没有了性情。”
  
      跟在刚上岸的亡灵后面,夜瑶引着四人来到城门口。
  
      偌大的城门大开,内外都空荡荡的,仅有两名身形高大的戍卫。
  
      两人皆是人身兽首,一为牛头,一为马面。
  
      他们拦在城门前,对照着一本薄薄的簿册,一一盘问亡灵,核对着他们的死亡。确认身份无误,阳寿已尽,死因相符的才被允许通行。
  
      终于轮到他们,夜瑶上前道:“二位差大哥好!我这四位朋友,元神都死在梦境中,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没有鬼差相渡,因而没有身份牌和引路纸。”
  
      “嗯——”
  
      牛头戍卫瓮声瓮气地应了一声,指着面前空地道:“都到这里来,验明正身。”
  
      四人讷讷上前,自觉排成一行。
  
      马面戍卫摊开簿册,高声问道:“姓名,年庚,死因,死地。”
  
      “道号:玄真子;本名:易路常;年庚:六十有四;死因:重伤不治;死地:盛京皇城紫宸殿。”
  
      “诨号:鬼刀;本名:秦楚江;年庚:三十有二;死因:重伤不治;死地:盛京皇城紫宸殿。”
  
      “唐枫;年庚:双十;死因:重伤不治;死地:盛京皇城紫宸殿。”
  
      “慕容瑾;年庚:二十有五;死因:重伤不治;死地:盛京皇城紫宸殿。”
  
      四人一五一十地回答,毫不含糊,亦不拖泥带水。
  
      孟戌安在侧旁观,不由地心生感慨,难怪偌大的冥府只需要两个守门人,这些被剥夺了灵识的亡灵当真是容易管束。
  
      马面戍卫一边核对一边点头,“嗯……嗯……嗯……嗯……都能对的上。”
  
      牛头戍卫瞪着铜铃大的眼睛,绕着他们四人左瞧右看;马面戍卫鼻中喷着热气,使劲嗅着他们的气息。似乎没遇过这种情况,两个又凑在一起合计了半天。
  
      良久,牛头戍卫走到夜瑶面前,“这四个人的身份、阳寿、死因都没有问题。只是没有身份牌,过堂受审可能会有些麻烦。你们既然是他们的引路人,不如陪着一起进城去,也好做个担保。”
  
      面对他的建议,夜瑶面露难色。
  
      若要替人作保,首先自己的身份必须真实可查,但她的身份却是一个早已死去的神族。
  
      不等她说话,孟戌安却抢着说:“好!应该的,应该的!”
  
      ……
  
      从牛头、马面手中拿到临时路引,担保人的位置赫然写着:人族大夏朝五皇子孟戌安。
  
      夜瑶心中疑窦丛生,他和玄真道长他们并无交情,怎么忽然这么主动要帮忙?
  
      不等她多问,孟戌安便催促着大家进城,行迹愈发可疑……
  
      穿过雾气缭绕的城门,面前是一条宽阔大道,两边是临街的店铺,门窗完全紧闭。
  
      大路两边,左右各一列外貌、衣衫一般无二的老者,对大家笑脸相迎。
  
      最前面的老者走出来,一脸惊诧,“云梦,你怎么来了?!”
  
      看了一眼他胸口的木牌,夜瑶咧嘴笑着,“庚午大叔!几年不见,您怎么到内城当差来了?”
  
      “呵呵,轮调,轮调——,近年来,六界秩序越来越好,净者分分转行,兑换功德的差事越来越无足轻重了……到内城里来当差也好,至少接引的差事永远不会被收回……”老者絮絮叨叨说个没完。
  
      冥川老人是冥界唯一的仆役,共有六十个分身,分散在幽都城内外各个岗位上当差。每个分身性格迥异,偏偏这位特别“热情”,他叙话以及办公的速度,在促成功德驿“三年一兑”规矩的制订上实在功不可没。
  
      “大叔——”
  
      夜瑶终于打断他,一把拽过孟戌安,跟他介绍道:“这位是冥川老人,第七号庚午大叔。”又指着孟戌安说:“这是我朋友,孟戌安。”
  
      冥川老人上前一望,皱着眉头道:“这是个生人呐!你送他入什么地府?”
  
      “不是送他,是别人……”
  
      夜瑶叹了口气,让出一个位置,请四位净者道友上前。
  
      看清楚他们的模样,冥川老人大惊失色,“这,这是怎么回事?!降妖伏魔遇上什么大劫了?四位榜上有名的高手竟然一同丧命!”
  
      “真是太巧,竟然遇上您来接引。四位道友过堂,麻烦您多多提点!”说着,夜瑶从袖中抽出一把纸钱,塞到冥川老人的手中。
  
      这么堂而皇之的使钱,惊得孟戌安目瞪口呆。
  
      让他更吃惊的是,冥川老人顺理成章的收下纸钱,塞到了腰间的钱袋里。
  
      “那是自然!几位请随我来。咱们先到第一殿,请秦广大王开视‘功德卷’,判定四位人品善恶。善多恶少者,转入第十殿转轮王处,根据此生功德再分‘天人道’‘人道’和‘畜牲道’;恶多善少者,押上殿中‘孽镜台’,照见在世之心,按照所犯罪孽,分别投入二殿楚江王所掌‘活大地狱’、三殿宋帝王‘黑绳大地狱’、四殿五官王‘合大地狱’、五殿阎罗王‘叫唤大地狱’……”
  
      登上大殿的台阶,冥川老人的介绍忽然中断。
  
      他交叠着双手,笑着说道:“诸位都是维护六界契定和天地法理的大英雄,自然都能直接进入轮转大王处。小老儿,直接去那里等你们吧!”
  
      知道这是冥界规矩,接引者不能跟随进殿,夜瑶忙说:“好的,麻烦您了!我陪他们进去受审即可。”
  
      “”
  
      四人依次进殿,夜瑶赶忙招呼他跟上。
  
      孟戌安却说:“这里风景不错,难得来一次,我想随老丈一路走走看看。”
  
      (拒绝盗版!)
  
      夙夜谣
  
      夙夜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