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80.扶摇直上九万里 下

80.扶摇直上九万里 下

    生死一瞬,胆战心惊。
  
      第二次御剑飞天,孟戌安依然不大适应,握剑的双手有些发颤,以致剑身摇摇晃晃,两人也在空中摇摇欲坠。
  
      足下一切越来越小,却有一团火红愈渐逼近。
  
      一头扎进云层中,两人瞬间被浓密的雾气裹挟。四面八方完全一样,剑灵带着他们横冲直撞,不知所向何方。
  
      “该往哪边飞?”孟戌安一边试着控制方向,一边高声问道。
  
      耳边风声呼啸,夜瑶差点没听清他的话。
  
      “只能向上了!”她尽力收紧双翅。
  
      罗丰山四面都是结界,有众神之力加持,不是剑灵可以随便突破的。穹顶之上,或许是魔界,或许是人间,如果运气好的话,可能有机会离开这里。
  
      眼前一片迷蒙,身后却是热浪滔天。
  
      殊焱飞身追来,一身火红与火海融为一体。幽冥鬼火烧到天际,力量依然骇人。
  
      她抿着红唇,蹙着细眉,鬓发随风飘摇。
  
      天下无难,轩辕不出。
  
      今日,轩辕剑不仅横空出世,而且剑灵附于人身。上一个这样的凡人,还是天启之战时的九州之主——孟豫扬。
  
      前几日,天帝传书,说魔、妖两族在人间有异动,让她警惕幽冥中的动静。今日,便真的有人闯进了琉璃宫。
  
      那个女孩是不是凤凰一族,她不敢断定。
  
      但这少年,一定是大地皇者!
  
      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为什么来到幽冥?难道真的与天书有关?
  
      混沌初开,盘古大帝留下七卷“无字天书”,蕴藏着无上法门和天地秘辛。其中三卷散佚无踪,其他四卷皆由父神保管。
  
      七万年前,父神应劫之时,天族受赠两卷,神族与幽冥各受一卷。除了天启之战中,天帝在危难关头参悟出了一卷“无量法印”,其他卷册始终未被参悟出来。
  
      新帝御极继位之后,曾提过数次要将天书带到天界保管,她和神族都以此乃父神遗赠为由,并未应允。
  
      御极春秋正盛,一直有荡平妖、魔两界的雄心。幽冥超脱其他各界,并不想再卷入任何纷争。
  
      她也曾想过,不如索性将天书交与天族,再不过问仙、魔、妖道之事。可是父神当年之所以将四卷天书分开,正是不希望天族一家独大。
  
      毕竟他们并不是六界真正的主宰……
  
      平衡六界的,是无字天书和“天命”。
  
      天书分散各界,令各界互相忌惮,互相牵制。而所谓的“天命”,则玄之又玄,通常不过一个入心之念。
  
      六界一直遵照,却无人知其来处。
  
      她同样不知,但却清楚一点,传达天命的……绝非天族!
  
      三百年前,为了镇压凶灵异变,她几乎耗尽灵力,再也无法开卷参悟。眼看应劫时日将近,又多番尝试,依然毫无所获。
  
      今日之所以刁难两个孩子,大约因为带着一丝怨怒之气。但既然发现了他们身份有异,便绝不可以放过!
  
      “滋——滋滋——”
  
      大火直冲而来,周围云雾瞬间蒸腾。
  
      情急之下,夜瑶结出一道“炫光印”,反身推向扑来的火海。
  
      幽冥属阴,即便冥王操纵着烈火,用的依然是阴翳之力。幽冥鬼火是地火,也是一种“阴火”,“炫光印”或许对其有所克制。
  
      当下她能使出,可以用来对付冥王的,只此一招。即便如蚍蜉撼树,也强过坐以待毙!
  
      “啊——”
  
      眼前明光一晃,殊焱瞬间阖上双目,却感到一阵清晰的灼痛。
  
      只是一丝迟滞,逐渐迫近的目标,瞬间隐于间隔的层云之中。
  
      她的心头怒火中烧。堂堂冥王,亲自出手,竟然收拾不了两个孩子。一旦传扬出去,冥界都会沦为笑柄。
  
      这两个孩子,可一点儿都不傻,他们十分清楚难以突破地府的结界,所以一直在向上飞升。再往上去,便是天族与幽冥所立《御章通冥书》中,契定她不可踏足的地方。
  
      ……
  
      身后的热浪退了些许,夜瑶不免自鸣得意。
  
      仓惶一击,当真有用,竟然让冥王吃了亏!
  
      如此战绩,说出去……
  
      怕是也没人会相!
  
      “前面什么东西?”孟戌安一声惊呼打断她的思绪。
  
      “什么——”
  
      她抬眼望去,也惊呆了。
  
      不远的高处竟然有一泓池水,看起来很像——昆仑天镜。
  
      虽然她没上过玉虚峰,也没亲眼见过那个众仙飞升之地。但玉珠峰的接引大殿中就绘着“天镜”图卷,与眼前的景象十分相似。
  
      清澈的池水,仿佛镜面,所有人可以照见前世今身。穿过它,地仙便可成为天神。
  
      她当然知道这里不是天镜,但是也太像了!
  
      天镜是神界与天界的通道,那这里呢?
  
      “怎么办?”孟戌安急着问。
  
      夜瑶回身一看,赤红的火焰已再度逼近。
  
      “冲进去!”她回道。
  
      ……
  
      眼看二人穿进水中,殊焱知道自己再不能往前。她渐渐慢了下来,开始思索补救的办法。
  
      烈火越过她的身体,扑向池水的瞬间便被反弹回来。
  
      一片羽毛飘摇而下,穿过火海浮动在她眼前。
  
      她伸手一捉,眼前白光一闪,“嗡——”耳中骤起轰鸣。
  
      周身灵力回纳,赤火瞬间四散。
  
      她自身也如一片羽毛,轻飘飘开始下坠。
  
      赤红的裙扬起,如同一朵绽放的扶桑。
  
      ……
  
      许久,飘落进琉璃宫,双足踏上水面,她站定了身子,慢慢松开攥紧的拳头。
  
      掌心中,是一片小小的、金色的羽毛。
  
      是“金羽”!
  
      属于妖王的翎羽!
  
      夕阳下,那片羽毛闪着金光,刺痛着她的双眼,心头忽如刀搅一般的疼。
  
      “殊焱,我和天族的事与你无关。你回幽冥去吧,谁也不能阻止我和洛栩在一起。”
  
      “殊焱,求求你,放我走吧!我得去找他,不然六界就完了!”
  
      “殊焱,杀了她,立刻杀了她!”
  
      ……
  
      “叔叔——,我娘亲呢?”
  
      “娘亲呢?”
  
      “娘亲……”
  
      一口鲜血吐出,清澈的泉水即刻沸腾。
  
      这些是什么?
  
      如此清晰却无迹可寻!
  
      殊焱捂着胸口,喊了一声,“来人——”
  
      挂着“甲子”号牌的冥川老人闪现院中。
  
      “恩主,何事召唤?”他躬身道。
  
      殊焱抬起手,指尖微微发抖,“快——,修书给天帝。说人族和妖族……结盟,闯入幽冥,意图不轨。”
  
      “恩主……您确定?”冥川老人有些发懵。
  
      殊焱长袖一挥,将羽毛攥在手心中,“大地皇者和妖王,双双潜入幽冥,企图偷盗无字天书!就这样报——”
  
      “是。”冥川老人领命后退。
  
      “等等——”
  
      殊焱眉头紧锁,“还是本王亲自去吧。”
  
      一瞬间,她改了念头。
  
      “妖王”妖灵深厚,用的却是仙道符咒;而那“大地皇者”,也显然不是大夏君主。
  
      如此明显的漏洞,保不齐是异族派来试探的。若她轻易接了招,岂不是承认自己阵脚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