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82.天之棱 中

82.天之棱 中

夜瑶刚忙收起布在水泡中的光团,目不转睛地追随着那道光束。
  
  光束拉长、缩短,最终消失,她发现周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开阔,四面竟然都是有壁垒的。光照到之处,可见壁垒上布满青苔,一格又一格,像是砖砌成的墙。
  
  这里是……一口井。
  
  一口很宽、很深的井!
  
  “我们在井里?”孟戌安脱口而出。
  
  连他也发现了……
  
  这口深井,井底与幽冥相连,井口通向何方?
  
  夜瑶绞尽脑汁,将毕生所学回忆了个遍,依然没有想起天下有这样一处地方。
  
  难道是个未被发现的“孔隅”?
  
  冥王为什么没有追上来?难道这里的禁制对她也有效?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
  
  气泡依然在缓缓上升,两人再无心闲话,各坐一边,仰着头,屏息凝神望着上方。
  
  那里,一片漆黑……
  
  “看——”孟戌安一声惊呼。
  
  上方的水中,一个光点骤然出现,很快拉成一道光束。与刚才一样,缓缓从一边向另一边扫过。
  
  “哗啦——”
  
  一声不经意的轻响,从上层的水中传来。
  
  显然是金属碰撞,像极了恶死的亡灵拖动脚镣的声音。
  
  “那是你说的魔兽吗?”孟戌安不安地问。
  
  夜瑶簇着眉头,脸色有些难看,“禁制越来越强了,怕不是魔兽那么简单。”
  
  光束匀速扫过,直至消失不见,夜瑶瞪大了眼睛,依然没从水中看到点什么。
  
  水太深了,井壁太宽了,小小一道光束根本看不清全域。也许危险就潜伏在附近,但他们什么也看不到。
  
  “哗啦啦——哗啦啦——”
  
  铁链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水泡忽然左右一晃,似乎是遭遇了水流。
  
  原以为是一池死水,竟然有了波动。
  
  夜瑶心神大乱,完了完了,难怪冥王没追来,这里的确实有惹不起的凶物!
  
  前路难测,身后却无退路……
  
  水泡徐徐上升,随着水流左摇右晃,可以感受到水中的动静越来越大。
  
  “砰——”
  
  顶上一声轻响,气泡颤了颤,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
  
  夜瑶抬起手,念着“凝光诀”,结出一缕柔光向顶上照了过去。
  
  黑乎乎一个形状难辨的巨物,挡住水泡上升的去路。
  
  “往左边滚一滚。”她小声说道。
  
  孟戌安心领神会,跟着她的动作一起,往水泡的左边一翻。
  
  力道足够,水泡跟着向左滚过去。
  
  大约滚了三四圈,终于绕道了巨物的边界,水泡继续晃荡着上浮,慢慢把它丢在了身后。
  
  夜瑶凝神聚光,尽量使光团照的更远,与此同时,上方又一道光束划了过来。
  
  随着光束的移动,她终于看清了方才阻挡前路的东西——是一根横插在井中的棱柱,足有七八人合抱那么粗,表面裹满了水荇和青苔,看不清楚是什么材质。
  
  是谁把它丢在井里的?
  
  这么大,得多大神力才能办到!
  
  气泡继续往上,再次遇到了阻碍。
  
  这一回,从另一个角度,又是一根棱柱斜插在井壁两边。
  
  他们在水泡中左推右倒,用尽力气控制着这块容身之地避开重重障碍。
  
  可是越往上,棱柱越多。
  
  左一根,右一根,疏密不等,交错着抵在井壁的壁垒上。它们有粗有细,粗的需要十余人合抱,细的至少也得双人合抱。
  
  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这里的一切都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实在无法想象,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障碍倒是没再遇上。上浮的水泡却经过另一条垂直向下的物体。
  
  气泡贴着它一点点上浮,夜瑶手中的光团一点点照着它的模样。
  
  是一条垂下的铁链……
  
  浮游着青苔的水中,铁链缓缓摇曳,带着压迫的气势,组成它的每一环,都足有成人腰身那般粗。
  
  又一束光投下,夜瑶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铁链的尽头,是一条斜角很大的棱柱,一条覆满赤鳞的大尾巴,被铁链缠绕着紧紧地勒在上面。
  
  这尾巴,这鳞片,她太熟悉了。
  
  是龙鳞……
  
  数万年前,神龙一族飞升天界,四海沧氏和泽氏为表忠诚,纷纷将逆鳞拔下,奉于天帝,早不能化形出龙身。
  
  这只化形的龙,若非天族的神龙,便是神龙飞升以前就在这里的前辈。
  
  气泡缓缓往上,两人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越往上,铁链勒得越紧,铁链和龙身接触的地方,龙鳞早已被磨光,许多处龙脊塌陷,显然是被勒断了。
  
  龙身不时抽搐,带动着铁链阵阵碰撞。
  
  它似乎十分痛苦……
  
  夜瑶收起手中的光,再不忍去看它。
  
  气泡飘飘荡荡,一直升到棱柱顶端。
  
  硕大的龙头,无力地靠在上面。
  
  两人秉着呼吸,希望悄悄浮过,如此庞然大物,应该不会在意水中一个小小的气泡。
  
  “是谁?”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周围水波涌动。震动的力道让气泡骤然停了下来。
  
  耳朵这么好使吗?!
  
  夜瑶打了个冷颤,对方被捆成这样,应该不能拿他们怎样吧?
  
  “晚辈是从幽冥来的。”她小心地回道。
  
  “幽冥?鸿华那家伙,还没有封死那边来这里的路?”赤龙又问道。
  
  “鸿华?!”夜瑶差点惊掉下巴。
  
  那可是神龙一族首位天帝!
  
  “尚有来路。不知,可有出路?”她战战兢兢地问。
  
  倘若这条赤龙是鸿华帝时被镇压在此的,那他也算得上整个龙族的老祖宗了。
  
  “出路?不,这里只有死路!”赤龙回道。
  
  “没办法出去……”夜瑶欲哭无泪。
  
  难道要原路回幽冥?那不是找死!
  
  “那光是从哪来的?”她壮着胆子问。
  
  “光?或许是‘天之棱’。它曾经非常耀眼,甚至刺瞎我的双目。如今,应该也是苟延残喘了吧!”赤龙的声音有些苍凉。
  
  “天之棱……”夜瑶嘀咕着。
  
  又是一个闻所未闻的东西。
  
  “前辈,敢问您尊姓大名?”她问道。
  
  静默片刻,赤龙道:“烛九阴。”
  
  烛龙?!
  
  夜瑶差点惊出声。
  
  怎么可能!
  
  烛龙可是神龙一族中的战神,传说他口衔“火精”,在西北无日之处照明于幽阴,引渡整个神龙一族飞升天界。
  
  他双目如炬,睁眼时普天光明,即是白天;闭眼时天昏地暗,即是黑夜。
  
  如此顶天立地的英雄,谁能把他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