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83.天之棱 下

83.天之棱 下

    夜瑶从气泡中穿出,游到烛焰的龙头边。
  
      赤红的龙鳞坚如铠甲,蜷曲九道的龙须浮动在水中,都是他历经岁月的痕迹。
  
      此时,他被沉重的铁链绑着,还有强大的禁咒压制,前因绝不寻常。
  
      烛晏虽然睁着双眼,却对她手中的光亮毫无反应。
  
      “小丫头,你也是水族?”他的耳朵动了动。
  
      他当真一丝光亮也看不到,难怪对水中其他的动静反应如此敏锐。
  
      “勉强算是。”夜瑶回道。
  
      从小被水族养大,纵使一只鸽子也早被养成水鸟了。
  
      “前辈,您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六界通史》中记载,您引神龙一族登上九重天后,便隐退而去,不知所踪了。”她问道。
  
      烛晏晃了晃龙头,“岁月流逝,沧海桑田,竟然还有人记得老夫?”
  
      夜瑶赶忙说:“您是天族的英雄,六界莫敢相忘!”
  
      “英雄?哈哈哈——”
  
      烛晏发出一阵难以言说的笑,周围水流一阵暗涌。
  
      夜瑶勉强稳住位置,悬停在他眼前。
  
      “是真的!在六界所有的史书上,您都是誉满寰中的大英雄!”
  
      笑声戛然而止,烛晏忽然问道:“如今是哪一年了?鸿华成为唯一的天帝没有?”
  
      “天元三百一十二年。鸿华帝他……早已应劫。”夜瑶回道。
  
      转念一想,她又补充道:“现在距神龙一族登上九重天,已有十六万八千多年了。鸿华帝之后,天族又历经了漠丞、溟宿、玉朝、天启几位天帝。凤凰堕妖,神龙早已是唯一的天族。现在的天帝是御极帝——鸿华帝的玄孙。”
  
      “十六万年了?!老夫苟延残喘至今,鸿华老……他竟然死了!”
  
      烛晏仰起头,发出一声悲鸣。余音回荡在水中,久久不绝。
  
      龙之哀,命殇已。
  
      看着这位或许是在世的年纪最长的龙族老祖宗,夜瑶的心头涌上说不清的悲切和惆怅。
  
      ……
  
      水流渐缓,孟戌安推着水泡移到龙头边。
  
      “夜瑶,你问到路了没有?”他敲着水壁喊道。
  
      夜瑶回过神,这才想起正事来。
  
      “前辈,我们在幽冥生出了些误会,一不小心误闯此地。虽然身上灵力被封,暂时无法助您脱困,但只要能离开这里,一定想办法上奏天庭,请天帝陛下支派救援!”
  
      她踏上棱柱,行了一个叩拜之礼。
  
      虽然对方看不到,却是水族对长辈最大的尊重。
  
      龙头挪动几分,精准地找到她的位置。
  
      “小丫头,这口井灌满了极地寒水,顶上封了千钧巨石。本来不算什么,可偏偏还有一道封印一切法力的禁咒。除非天生神力,否则绝对无法出去。”
  
      夜瑶看了眼足下,来处有小小一个光点,应该是深井底部与幽冥相接的地方。
  
      “难道要返回幽冥?”她咬咬牙。
  
      “回不去了——,那条路也是死路。只能进,不能出。否则老夫在此这么久,早把消息传递出去了。”烛晏的话断绝了她的希望。
  
      难道要永远被困在这里了?
  
      雪离找不到她,岂不是要把盛京给拆了!
  
      见她不说话,烛晏笑道:“老夫一个人在这里太久了。有人来陪伴,甚好——,甚好!”
  
      他倒是开怀,夜瑶可笑不出来。坐在棱柱上,托着下巴冥思苦想。
  
      “前辈,当真一点办法也没有吗?你听到了吧,这儿还有个凡人。我可以与您一样龟息于此,他却是要进食的。凡人呐,一旦饿疯了,那可是什么都吃的。人间各类食谱里,最最上乘的可就是龙肝凤髓了……”她絮絮叨叨地念着,想找点什么理由请烛晏帮帮忙。
  
      “你这小丫头,竟敢威胁老夫?!龙肝……凤髓……哈哈哈,咳——咳咳——”烛晏笑了几声,立刻咳了起来。
  
      夜瑶清晰地看见,几许血丝从他口中溢出。
  
      “前辈,您怎么了?!”她上前去,伸手想探一探他的气息。
  
      烛晏扭头避开,叹息道:“命不久矣,应劫的时日或许快到了。”
  
      一个神族说自己命不久矣,时间可长可短,少说还有百余年要熬。
  
      “您……”夜瑶叹了口气。
  
      不久之后,孟戌安就会老死,烛晏也会死去,她一个人在这里要如何度过?
  
      隔着水壁,见她坐着不动了。
  
      孟戌安又猛敲着喊道:“怎么样啊?!”
  
      夜瑶满心愁绪,实在懒得理他。
  
      “哗啦——”
  
      面前的烛晏忽然抬头,扯动着铁链骤然一紧。
  
      “也不是完全没办法……”他说。
  
      “什么?!”夜瑶打起精神。
  
      “杀了老夫。”烛晏回道。
  
      夜瑶脸色一垮,“您开什么玩笑?!”
  
      烛晏气息一沉,郑重说道:“这里的禁咒是对老夫设下的。只要老夫一死,它便自然消失,你的灵力便能恢复。打破顶上的重压,就能带着凡人一起离开了。”
  
      又一道光束从顶上投下,缓缓划过。
  
      那束光,照亮青苔悬浮的寒水,照到孟戌安容身的水泡,再到夜瑶身上,偌大的龙头上……最后慢慢消失。
  
      良久,三人之间没有一点声音。
  
      “小丫头,杀死老夫很容易的……只需要拔掉逆鳞即可。”烛晏缓缓道。
  
      “我知道。”夜瑶一动未动。
  
      “那就快动手吧。”烛晏忽然来了精神,催促着她道。
  
      “不——”
  
      夜瑶抬起头,鬓发随着水流逸动着。
  
      ”我可以等。”她说。
  
      等他死去?!
  
      烛晏有些诧异,“你可知要多久?你等得,凡人可等不得。”
  
      望向水泡中的孟戌安,夜瑶一字一句道:“众生平等,每个性命都同样重要。如果杀了您,我们才能重获自由,那余生何安?若不能心安,身在何处又有什么不同?”
  
      “哦?小小年纪,襟怀如此坦荡?不知道与你同行的凡人是不是也作此想?”
  
      烛晏口中吐出一个气泡,将自己的龙头被夜瑶、孟戌安一起包裹进去。
  
      小水泡“啪——”一声破碎,孟戌安摔在棱柱上。
  
      “凡人——,只要老夫一死,小丫头就能带你离开这里。杀死老夫,只需要拔掉逆鳞即可。”
  
      烛焰抬起脖子,露出赤鳞中唯一一片白色的鳞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