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87.遗落的神山 上

87.遗落的神山 上

“你说他是战神,灵力强大;他又说那个星官死的极其简单。既然力量如此悬殊,即便那人出手陷害,怎么可能拿这么大一根铁链把他绑起来?”孟戌安反问道。
  
  “那个……”
  
  夜瑶蹙着眉头,不知如何回答。
  
  的确,能够用玄铁链绑他、用禁咒镇压他的人绝不简单。
  
  孟戌安继续道:“‘低阶星官’,这样描述把自己困了十几万年的人,若不是怨气深重,是不是有点太没心没肺了?”
  
  夜瑶心里一个咯噔。
  
  他说的很有道理,关于怎么被困的,烛焰一直含糊其辞,仿佛背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果他有心利用他们?
  
  如果龙珠与九转灵珠相冲,把它投入“天之棱”,说不定会弄巧成拙,害了天下苍生!
  
  忽然想起刚见到烛焰时,他提过曾经的天帝鸿华,还问他为什么没有封死幽冥来这里的路?一个星官,不可能下这样的禁咒,也不可能用这铁链。如果那个人是鸿华呢?!
  
  “那要怎么办?龙珠已经拿了,若是这样放置不管,道义上过不去。而且……万一烛焰前辈说的是真的呢?真的要至六界安危于不顾吗?”夜瑶忧心忡忡道。
  
  想了一会儿,孟戌安道:“能不能换一种你能控制的力量?比如,先用你自己的灵力补充给它?”
  
  夜瑶瞪大了眼睛,实在很难想象,一个凡人正在给一只妖出主意,目的是拯救天下苍生!
  
  她考虑良久,还是摇了摇头。
  
  “显而易见,‘天之棱’并非法器,而是一种灵根。它可以吸收天地灵气,却没有办法直接储纳生灵身上的灵力。即便注入妖灵,也会很快散掉的。”
  
  孟戌安神色暗淡下来,“或者……先离开这里,向天帝陛下禀告此事,请天族来处理。毕竟牵扯重大……”
  
  “要是它忽然停下了怎么办?”夜瑶指了指水玉中的九转灵珠。
  
  “你觉得该怎么办?!”孟戌安和她大眼瞪着小眼。
  
  沉默片刻,夜瑶忽然眼前一亮,“汲水珠!”
  
  她祭出丹田中的明珠,仙灵尽失的明珠和忽闪着红光的龙珠在一起,显得有些黯淡无光。
  
  “仙泽没了,我可以试着给它灌入妖灵。再把它放进‘天之棱’中,让它缓缓释放妖灵,保证九转灵珠运转的需要。”她激动地说。
  
  转瞬间,她的神色又暗淡下来,攥起手心有些犹豫之色。
  
  “怎么了?”孟戌安问。
  
  夜瑶吞吞吐吐道:“这是……我姑姑洛栩上仙的遗物。陪我百余年了,若要把它留在这里,还真的有些舍不得。”
  
  “原来是惦念之物。”孟戌安叹了口气,“离开这里,将事情上告天庭。或许能将它拿回来……”
  
  夜瑶心一沉,如果真这么做了,泽氏的麻烦怕是要没完没了了。
  
  素未谋面的姑姑、先云梦君的汲水珠在她手上,族内皆知,要是被发现出现在这里,她还活着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忽然陷入两难,她挣扎了很久。
  
  终于,她缓缓抬起手,将汲水珠投进了水玉的缺口中。
  
  汲水珠落进去的同时,她将妖灵注入其中。
  
  明珠光芒一闪,停在灵珠和赤汞莲花的上方,徐徐释放出妖灵。
  
  妖灵注入灵珠,表面的虹光流转,瞬时均匀了许多。
  
  夜瑶收起剑诀,擦了把汗。
  
  “百年妖灵,足够支持上一段时间。离开这里以后,再想办法处置吧……”
  
  孟戌安点点头,“回去以后,我一定在衮州大地之母雕像旁边给你塑一尊铜像。”
  
  他说的一本正经,夜瑶不禁失笑。
  
  这个凡人,真是无知无畏!
  
  ……
  
  气泡上升受阻,被挡在一片黑暗中。
  
  夜瑶腾空而起,伸手穿过水壁,便触到冰凉的石面。
  
  这就是烛焰说的千钧巨石?
  
  集中灵力,她猛力一推,顶上的巨石竟然纹丝未动。
  
  她心一沉,犹如被一块巨石压在心头。
  
  烛焰……或许骗了她!
  
  恢复妖灵依然不能打破的巨石,上面一定还有封印。
  
  这下糟了,真当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
  
  “人呢……人呢?该不会私奔了?!”
  
  雪离哭丧着脸,坐在长阶上,周围各人也都有些着急。
  
  一夜一日,她已经把整个青衿山翻了个,却还是没找到夜瑶的影子,连着孟戌安那个不会上天遁地的凡人也不见了。
  
  “别瞎说!”
  
  防风陌跳了出来,“人家三媒六聘,礼数周全,用得着私奔?!”
  
  “那怎么不见了!夜瑶说去找孟戌安,就再也没回来。难道孟戌安能把她吃了?”雪离直点他的脑门。
  
  须佴皱了皱眉头,“整座山上,老夫都布下了结界。结界并没有被破坏,他们应该没有离开此地。”
  
  “她是昨夜忽然离开的。”一直沉默的阿泽忽然开口道。
  
  夜瑶的内丹和汲水珠在她身上共生了百余年,可以相互催动、感应。虽然汲水珠中仙灵枯竭,但它们之间的牵绊犹在,甚至昨日还清晰可辨。
  
  他这么一说,雪离差点抓狂。
  
  夜瑶就这么没了!
  
  比消失在梦境中还要无迹可寻。
  
  “等等——”
  
  靳羽眉头一紧,“人族的净者留给她一把阴阳伞,里面存着他们的亡灵。他们会不会去冥界了?”
  
  结界能包的住青衿山一隅,人间下黄泉这条路可拦不住。
  
  “如此说来,大有可能。”柳七从须佴的袖中探出头。
  
  “我这就去找她!大长老,麻烦你把结界撤去!”雪离一下子跳了起来。
  
  防风陌却摆手道:“找什么呀?他们又不是小孩子。幽冥的人,在六界中最超脱。进入地府的亡灵一个个都洗去了灵识,也平和淡然的很。他们就算去了,也出不了什么麻烦。兴许是路上风景好,耽误了时间。”
  
  “滚开啦——,三百年了,这是第二次,我超过十二个时辰没见她!”雪离起身便要走。
  
  阿泽却伸手拦住她,“此去幽冥路途甚远。等你去了,说不准他们已经回来了。”
  
  雪离扬手推开他,“横竖都怪你!要不是跟你那个沐浅表妹拉拉扯扯的,陪她去的就是你了!”
  
  “嗯——”
  
  阿泽忽然捂住心口,脸色发白。
  
  “怎么了?!”雪离紧张地问。
  
  自己这么厉害了吗?轻轻一推就把他打伤了?!陡然心生歉疚,这几日对他的怨气都减了大半。
  
  “内丹气动,有些不适应。”阿泽咬着牙道。
  
  “内丹?!”雪离瞪大了眼睛,比手画脚道:“是夜瑶,她在使用汲水珠!她不在冥界?!那她在哪?你快感应一下!”
  
  阿泽缓缓调息,“她在凡间。就在……”
  
  “在哪?”雪离瞪大眼睛望着他。
  
  他却望向防风陌,“就在,大家初遇的地方——落望一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