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88.遗落的神山 中

88.遗落的神山 中

在压顶的巨石下徘徊了半天,夜瑶摸到上面刻了一些古老的文字。
  
  是“搬山符”!
  
  施在巨石上的封印和烛焰身上的禁咒颇不相同。
  
  一个施加在封盖上,致使井内五行皆困、六门皆关,触碰它的人灵力越强,符咒的压制越强,用的是有形的神符;另一个则施在生灵身上,禁制了周围一切的灵力,用的是咒术和施咒者自身的灵力修为,是无形的存在。
  
  一实一虚,一上一下,将这里封的死死的。
  
  十几万年的消耗,两重封印历久弥新,制作这个“牢笼”的人,灵力修为之高不可估量。他做了这么多,如果只为了困住烛焰,也太白费功夫了。
  
  除非,巨石上的封印是用来阻止外人进入的。
  
  ……
  
  夜瑶回到气泡中,孟戌安正坐靠着发呆。
  
  “我打不开——”她干脆利落地说。
  
  “嗯。”孟戌安不走心地回了一句。
  
  夜瑶拔高了声音,“出不去了,听清楚了吗?你在想什么?!”
  
  孟戌安抬起头,若有所思地说:“我在想:‘天之棱’缺口上的灼痕,也是延展开的莲瓣形。跟上次你与靳羽纵火焚烧梦境,从梦中烧到现实,烧光了整个紫宸殿,周围石阶上留下的灼痕有些类似。”
  
  火……灼痕……
  
  他的意思是,这里出现过“琉璃净火”?!
  
  夜瑶目瞪口呆!十几万年前,那可是天火之首。一个小小星官,哪怕属于凤凰一族,也是绝对使不出来。难道妖王……不不,那位可是正儿八经的天帝,离章帝也来过这里?!
  
  离章帝——神龙一族飞升时,天界的天帝陛下。
  
  如果北冥玄铁链属于他,强大而神秘的禁咒也是他布下的,那就说得通了……
  
  不,不对!
  
  还是说不通!
  
  即便为了与神龙一族相争,他囚禁了战神烛焰。
  
  可他为什么用巨石封死这里?为什么没有带走天之棱或是毁了它?
  
  《六界通史》烂熟于心,夜瑶自然清楚当时的局势。
  
  神龙一族飞升之后,龙、凤两族并存的几万年,史称“共主时期”,是天族力量最强盛的时候。历任天帝发起过数次大战,压制妖族、驱逐魔族,几乎让两族臣服,如今妖界、魔界和其他各界的边界也多是那时确定的;各自为政的八大神族被聚在一起,推选出神尊带领整个神族,神尊向天帝称臣,听从天帝的征召;就连一直独立世外的幽冥,也是在那个时期开始依附天界,冥王向天帝称臣,并定期向天界奏议重要的事务。
  
  与烛焰所说一致。那个时代,凤凰一族若是毁掉“天之棱”,让由他们主导的天界接管“天命”,要求六界遵守天规,并向六界发号施令,是完全有机会实现的。
  
  回想一下,离章帝身归太虚,似乎就在烛焰隐退之后没多久。之后,神龙一族的鸿华帝继承了天帝之位,两族也正式开始轮流主宰天界。
  
  史书上对离章帝的战绩赞颂不绝,却没有说他何时何因身归太虚。
  
  会不会就是在这里囚禁烛焰之后?
  
  他当时没能毁掉“天之棱”,唯一可能便是无力为之,或者受伤,或者遇到了敌手……
  
  顶上的封印可能是为阻止他进入而施的,当时还有第四人在这里!
  
  忽然想起刚见到烛焰时,他提过曾经的天帝鸿华,还问他为什么没有封死幽冥来这里的路。
  
  第四个人难道是……鸿华帝?!
  
  作为神龙一族的族长,既然知道烛焰被困于此,为什么不想办法救他?
  
  除非,困他在这里,鸿华也有份……
  
  夜瑶指尖颤抖,各种猜测交融在一起,当年发生的事在她的脑海中愈发清晰。
  
  烛焰骁勇善战,在神龙一族飞升之后的几次大的战役中,拥有不败的战绩,代表了神龙一族杰出的神力。可想而知,当他和星官产生分歧时,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其收拾了,而后将“天之棱”折成数段,取得包含“九转灵珠”的一段,准备带回去向族长鸿华复命。
  
  可就在这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天帝离章。
  
  他灵力高强,很快用北冥玄铁链将烛焰捆了个服帖,又用禁咒完全封死了他的灵力。
  
  正当他施展琉璃净火,想要焚毁“天之棱”时,又一个人出现了,是一直对帝位虎视眈眈,雄心勃勃的神龙一族首领——鸿华。
  
  那一战,他们两败俱伤。却达成了协议,都不再去碰“天之棱”,从此天界由两族共主。
  
  离章死后把帝位禅让给了鸿华。
  
  鸿华则心安理得的做起了天帝,并把深井中的老朋友给忘了个干净。
  
  族长一去不返,烛焰自知脱困无望,也知道被牺牲的命运。于是,他在这里龟息蛰伏,苟延残喘了十几万年,终于等到了误闯此地的“有缘人”。
  
  听闻现在天族只有神龙一族,他的心里满是怨愤,报仇的唯一方法就是毁掉“天之棱”,让六界陷入混乱,让高高在上的天族,尝一尝被背叛的滋味。
  
  可惜,这两个人不大讲信用,并没有完成他最后的心愿,不仅未将“天命”的来源破坏掉,反而偷梁换柱,给它续上了灵力。
  
  ……
  
  听过夜瑶的猜测,孟戌安倒吸了一口凉气。
  
  何德何能,两位天帝在此下了封印,现在成了专门给他们的牢笼。
  
  “既然知道了符咒是什么,有没有破解之术呢?”他最关心如何出去。
  
  夜瑶叹了口气,“我倒是熟背《天罡符法录》,里头只有施展‘搬山符’的方法,并没有解除之术。更何况,施展符咒的前辈可能是曾经的天帝,灵力高强岂是我能破解的。”
  
  见她愁眉苦练,孟戌安反倒定下神,拍着她的肩膀宽慰道:“别灰心,修为不够,可以炼嘛!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一定能破解符咒!”
  
  “多谢信任——”
  
  夜瑶哭丧着脸,“我当然知道。不过你有生之年……怕是看不到了。”
  
  “什么?!那你还闲着,赶紧学啊!”
  
  孟戌安呛了口气,咳得脸色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