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92.重归雪域 下

92.重归雪域 下

    按照昆仑虚的规矩,九门弟子皆豢有灵兽。但是来自八大神族的弟子们,各自灵兽的战力却有天壤之别。
  
      所谓“战力”,是灵兽在对战中能够发挥的绝对实力,与他们自身仙力和跟主人的配合有关。仙力靠的是根骨、修为,配合则要默契和苦练,都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能力。
  
      按照旧制,玄阶升地阶的通考,所有弟子一一应试,由天族五位神官评分,最后得出在门中的排名。九门弟子千余弟子,不管人最少的天英门,还是人最多的天辅门,榜首、榜眼大家早心里有数,能不能进入地阶几乎早已是定局。
  
      新令的颁布,无异于将定局重新洗牌。
  
      当时,九门中最有名的两只灵兽,便是毕蒙的小淘和夜瑶的咯吱。他们一个是雷氏的镇山神兽,自身修为极高,傲视其他所有弟子所豢灵兽;另一个是泽氏幻雪兽,不仅根基牢固,而且自小与主人一起修炼,哪怕不需要灵兽修习的课目夜瑶也总带她一起,两人之间的配合是所有弟子中最好的。
  
      中期大考,夜瑶本就是榜首。对于她来说,新令只是锦上添花。但对毕蒙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带上族长精心挑选的小淘应考,他几乎拿到了一张稳妥的通行符。
  
      新令一出,大家一度以为是雷族为了未来族长升入地阶斡旋而来的。直到上师们拿出天帝政令,大家的议论才逐渐平息。
  
      当年,毕蒙因此兴奋了好一阵子。
  
      几家欢喜几家愁,八大神族的各路主枝,一些重视灵兽驯养的大家族,子弟们的优势骤然凸显出来。敖沐浅、陆箕和雷霆昇这些课业优秀的佼佼者则不然,他们一向只在乎自身修炼,对豢养的灵兽训练不足。新令一出,他们可以说阵脚大乱,甚至有掉到十八名开外的危险。
  
      地阶弟子,千里挑一,一席之位实在太诱人,甚至让人为了此般名利害人。
  
      夜瑶不想如此揣测人心,但将思过崖上发生的一切,细枝末节回忆起来,她发现了很多问题。
  
      大半夜,九门门禁早已关闭,小淘和咯吱是怎么跑出去的?小淘死了,咯吱则完全不记得……
  
      他们两个出去打架,敖沐浅和陆箕是怎么知道的?甚至分头找来她和毕蒙,又把师尊请来“拉架”。
  
      如果不是师尊及时赶到,小淘一定会杀了咯吱。他或许会被处死,或许会被遣返雷氏。她和毕蒙失去了自己的灵兽,距离通考短短几十年,想要再训练一只与自己配合,几乎是不可能的。十八个地阶弟子的席位,原本稳操胜券的她和毕蒙便会被排除在外。
  
      还好师尊赶来了,咯吱保住了一条命,可小淘却死了。虽然雷族能给毕蒙找来更有灵根的神兽,但一切的战术、术法都要重新演练,百年的默契也很难迅速形成。十几年后的通考,他几乎全无机会。
  
      所有的一切,最大的得利者,便是在十八位前后徘徊的几个人,其中包括敖沐浅、陆箕,甚至雷霆昇。
  
      ……
  
      “夜瑶,你别血口喷人!”敖沐浅咬牙切齿。
  
      夜瑶笑了笑,“是不是血口喷人,到了天尊面前,自有分晓。”
  
      “你要进山?你疯了——,你是妖,假冒神籍,在昆仑山百余年,罪大恶极,死不足惜!你要拿命来害我吗?!”敖沐浅足下不稳,强撑着气势对她吼道。
  
      夜瑶对上她的双眼,一字一句道:“初棠死了,作为朋友,我什么都没能为她做。如今,至少要保住她所爱之人。只要我舍得一身,揭露你残害同门之事,死不足惜的人一定不是我。”
  
      “别忘了,你是妖,泽氏送你入昆仑虚,与你同罪。”敖沐浅指着她,指尖不住地颤抖。
  
      夜瑶冷笑一声,反身指向她道:“你也别忘了,天吴水君如今是统领八大神族的神尊。天启大战之后,他们不小心领错了孩子,何罪之有?是我自己妄图修仙,隐瞒了妖族的身份,说破了便说破了,自己担着便是!”
  
      “你想怎么样?!”敖沐浅脸色煞白。
  
      “你……自尽吧……”
  
      夜瑶指尖一弹,沧浪绫飘然落下,挂在敖沐浅的脖子上。
  
      “你——”
  
      敖沐浅望向雪幕,里头光芒四射,完全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她忽然跪下,扑到夜瑶脚边。
  
      “夜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像你那么幸运,是泽氏养大的孩子,早早定下了云梦水君之位;更不像毕蒙,是一族嫡传独子,雨师之位早有长辈们帮忙筹谋。虽然八大神族中的高门望族,我父亲却不是西海水君,如果我不努力,就没有办法光耀门楣。我能够进入昆仑虚,都是自己刻苦修炼。我的灵兽是只独角马,空有一副好看的空架子,完全不擅作战,父亲也没法帮我找到小淘那么厉害的灵兽。当年,我们绝对无心害死小淘或是咯吱……只是希望让他们受点伤,让大家有个公平比试的机会。”
  
      她低诉着,一时声泪俱下。
  
      “只想让我们受伤?你怕是提前了十几年吧?!”雪离化出兽形,一下子扑倒她,尖牙利爪寒意森森,“你不仅恶毒,还满口谎言!自尽便宜你了,让我慢慢咬死你。”
  
      “啊——,夜瑶,救命!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告诉你初棠在哪!”敖沐浅挣扎着、惊叫着。
  
      “啊呜——”
  
      雪离一声嚎叫,张开血盆大口。
  
      “啊——”
  
      敖沐浅叫得撕心裂肺,几乎魂飞魄散。
  
      想象中的血肉横飞并未出现,雪离嫌弃地丢开她,又恢复了人身。
  
      “别杀我,什么都愿意做!”敖沐浅全身颤抖着。
  
      “是你说的,可要讲信用。”
  
      夜瑶蹲到她身边,附耳低声几句。
  
      敖沐浅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轰隆——”一声,雪幕四分五裂,阿泽和靳羽各自落到一颗雪松上。
  
      “极致的电火术果然了得!”
  
      “你也不差,剑气如虹,很难想象不久前受过那么重的伤。”
  
      ……
  
      “表哥——”
  
      敖沐浅飞奔到阿泽身边,眼泪婆娑。
  
      望见夜瑶,阿泽有些惊慌,“你怎么跑来这里?!”
  
      “沐浅让我们来的。她想了个好主意,可以为自己赎罪。”夜瑶浅笑着回道。
  
      “什么?”阿泽疑惑地看着敖沐浅。
  
      敖沐浅咬咬牙,“我……我觉得,靳羽师兄不当死。不……不如你们几位幻化成死去的同窗,跟我们一起入昆仑虚。稍微待几日,你们再挨个失踪。九门上师处理这类事情颇有心得,只要人是在昆仑虚内没得,自有他们向各大神族交代。至于初棠的尸骨,我就……就抛在“千尺涧”下。仔细找,应……应该很快能找到。”
  
      阿泽眉头一蹙,“这……”
  
      办法虽然冒险,却不失周全。这怎么可能是沐浅的主意,必然是夜瑶要她这么做的。
  
      这只“小鸽子”……当真不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