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93.九门上师 一

93.九门上师 一


  魔花“幻容”,可易人模样一日一夜。除九重天上神龙一族外,六界众生莫能分辨。梦境中使用过之后,泫光所赠幻容花还剩下十八朵。
  时值正午,一一拍碎花朵,阿泽、夜瑶、雪离分别幻化成雷霆昇、毕蒙和陆箕的模样。他们每人分别拿了五朵干花,并约定进山以后,雷打不动每日午时在玉珠峰下相见,同时续接下一次的变幻。
  三日之后,大家再一个一个“失踪”,去往悬圃峰下的“千尺涧”寻找初棠的尸骨。找到以后,再寻机会离开昆仑虚。
  所幸,九门弟子一直各自修炼,到了这个阶段,需要一同修习的课业已经很少。只要大家足够小心,仅在山中逗留数日,应该不成问题。
  ……
  靳羽驱动通关符,化作金光撑开结界。
  大家依次穿过,流光划过每个人身上,没有一丝阻滞。“幻容花”还真是厉害,连三清天尊设下的结界都能骗过。
  敖沐浅身上的仙灵恢复,仙泽也逸动开来。
  阿泽望向夜瑶,“把内丹取回吧。”
  样貌可以造假,仙灵气泽却不能。方才他便发现,汲水珠并不在她身上。被困神山下数月,她和孟戌安究竟遇到了什么?为什么汲水珠不见了?她该不会把自己的法器也送人了吧?!
  夜瑶笑了笑,并未多作解释,只是说:“内丹你继续用,我自有办法。”
  说完,她凝神结印。
  “呼——”
  长发忽然扬起,周身溢出磅礴的仙泽。
  哪来的仙泽,明明内丹和汲水珠都没了!
  阿泽有些诧异,忽然发现对这仙泽有一丝熟悉。
  敖沐浅更是瞪大了眼睛,“怎么会……你的仙灵,怎么比妖灵还要强大?!不可能的,根本没有修炼的捷径。你不可能短短十几年,不……短短三个月,达到这样的程度。”
  夜瑶扬起唇角,走到她面前说:“沐浅,如果你安分一些,这几日不要给我们找麻烦。待我离开之时,便会把‘捷径’告诉你。保你能够取得通选的前十八位,称心如意当上昆仑地阶,甚至天阶的弟子。”
  “你……不可食言!”
  敖沐浅又惊又喜,又有几分疑虑地点着头。
  “信任是相互的,你不食言,我也不会。”夜瑶回道。
  她暗暗吐纳,尽量收敛起龙珠散逸的仙灵。以毕蒙的程度,这个样子也还是有点过分。
  ……
  穿过狭长的无因谷,抵达玉珠峰下,前来接引他们的是天冲门的廉厝上师,也就是雷霆昇的师父。
  廉厝不动如山,望着他们由远及近。
  阿泽面上带着笑,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夜瑶、敖沐浅赶忙上前,一左一右扯着他弯下腰,齐声高喊道:“廉厝上师好!”
  天冲门最讲规矩礼数,尤其本门弟子见到师父,不论何种场合都要规规矩矩地行弟子礼。
  “怎么归来的这么晚?”廉厝面有愠色。
  靳羽快步上前,拱手作礼,认真向他解释道:“上师,我们在蜀中除妖,毕蒙师弟受了一点小伤,耽搁了一阵子。”
  想起自己已是“毕蒙”,夜瑶赶忙咳了两声,做出一副虚弱的样子。
  “蜀中?毕蒙……”
  廉厝眯着眼睛,精明的目光扫过她,“人间繁花美景,我看你们是流连忘返了!”
  夜瑶暗暗打了个手势,大家赶忙行礼,齐声道:“弟子不敢——”
  雪离阵阵腹诽,九门上师中也就廉厝最喜欢搞排场,让弟子们随时都得打起精神来应对。
  “霆昇,‘北斗紫气’练得如何?”廉厝忽然沉着嗓音问。
  听了他的问话,夜瑶立刻捏了一把汗。
  “北斗紫气”是廉厝上师的独门绝学,极其深奥难懂,她当年得了榜首,曾到天冲门随他修习过一阵子。看来廉厝上师临行前教过雷霆昇,一见面便问他有没有刻苦修习。
  这种独门绝学,阿泽修为再高,不会便是不会,生编可是编不出来的。
  若是其他上师便罢了,廉厝上师可不允许自己的弟子这般不上心!
  阿泽正欲否认告饶,夜瑶一下子凑上前,拱手道:“上师!弟子可以证明,他有勤奋练习。数月来,每日‘天罡北斗,物换星移;紫气东来,万象归凝。’絮絮叨叨念个不停。听得我们耳朵都起茧子了!”
  “是啊,是啊——”雪离连忙应声。
  廉厝上师神色稍缓,点头道:“好。这才是我门下弟子该有的样子。霆昇,一路奔波辛苦了。今日暂且回去休息,明日一早到功房来演练一遍。”
  还要演练?!夜瑶倒吸了一口凉气,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廉厝看了她一眼,眉头微蹙,没好气地说:“毕蒙,男孩子之间,还是不要太亲近的好!”转而对敖沐浅和颜悦色道:“上年几门课业你都是最优,有时间就该和霆昇这样的优秀弟子多切磋。不要像某些弟子一样……不学无术,还总想着带坏别人。”
  “好,好的!”敖沐浅心虚地陪着笑脸。
  忽然被说成某些弟子,夜瑶欲哭无泪,拱手道:“弟子也一定好好修习,不让上师失望。”
  “好好修习?我看你一直是在休息还差不多!离山前考课的‘御物术’,蓝风上仙特意选了御水,没想到你堂堂雨师之子,竟然连个像样的水柱都凝不出来!”廉厝痛心疾首道。
  夜瑶暗自叹息,不禁同情起毕蒙。身为雨族少主,雨师霖翳上神的独子,昆仑虚天任门蓝风上师的亲侄儿,他动不动便会被提起出身,一身压力甚重。也亏得他心境通达,若是换了旁人,恐怕早就崩溃了。
  见她似有“悔恨”之意,廉厝终于放过了她,继而转向雪离。
  “陆箕。”
  “弟子在!”雪离猛然打起精神。
  “你……”廉厝扬着眉、负着手。
  “我?”雪离硬着头皮看着他。
  从前她便最怕廉厝上师,他实在太严格了,还总是嫌她没规矩。
  廉厝继续道:“你的‘御物术’考的也不错。不要骄傲自满,以后要更努力,知道了吗?”
  “知道!”雪离清脆地答道。
  原来做优秀弟子是这种感觉,幸好她选了幻化成陆箕,要是毕蒙……后面的几天怕是会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