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96.九门上师 四

96.九门上师 四

    (暂未修文)
  
      九门参加考课的共有百余组,成功的大约有七成,大多处置的都是灵、魅之类凡间常见的邪祟,成功降服妖类的共有七组,魔类则一个也没有。
  
      封了灵力,仅用“符咒”降妖伏魔,即便有五人同行,难度还是可见一斑的。
  
      上师们围坐在峰顶大殿中,每组弟子各派出一人,依次到大殿中央演说自己的卷宗,再拿出“成果”来供他们评判。凡借助法器、毒物,或有他人协助,都会被视情况给予不通或是中等、下等的考绩。被判为不通的,则整组不得参加玄阶升地阶的通考。因此,评判进行得很慎重,也进行的很缓慢。
  
      最晚归来,自然被排在最后。
  
      为了避免上师们起疑,昨夜三更,在无妄竹林相见,夜瑶不仅传给阿泽“北斗紫气”,还顺带把演说考课卷宗的活一起交给了他。
  
      五人盘坐成一行,耐心的等待着。
  
      靳羽闭目养神,阿泽翻看卷宗,雪离、敖沐浅眉枪目剑,夜瑶则一直暗暗打量温溪上师。
  
      温溪上师出自极寒之地——漠北“水月天”,属于泽氏的一个分支,论辈分称得上是她的姑姑。她一直有些不解,温溪上师性情温和,受到其他上师的尊重,对各门弟子也颇为关怀,却唯独与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百余年来甚至极少与她说话。
  
      北水寒,南水暖。
  
      泽氏有个传统,两方水脉的人,尽量避免扎堆。
  
      听说万余年前洛栩姑姑和温溪上师同时在昆仑虚修炼,在玉珠峰时还是同门。不知道那时她们是如何相处的?是否纵然亲眷,见面也宛若不识?
  
      温溪上师始终带着笑意,尤其对本门弟子,每完成一名都赞许地点头,是其他门中弟子羡慕不来的。难怪雪离最喜欢她,这般温柔和善……
  
      夜瑶望向雪离,见她正在偷偷打呵欠。
  
      陆箕已经死了……
  
      敖沐浅自认处置了初棠的尸首,将她抛到了悬圃峰的千尺涧下。雷兆上师却说,当年处置初棠的尸首的是陆箕。当年的事扑朔迷离,所有人都三缄其口,就连雪离也一问三不知,只知道她大晚上应约去切磋,却受了一身重伤,从此九门下令,玉珠峰上再不许提起初棠。
  
      知道始末的,除了三清天尊之外,怕是只有九门上师了。
  
      可是,她能问谁呢?
  
      他们九人当中甚至可能有人,借着传授独门绝学的机会,将会使仙灵化为妖灵的法术教给她。
  
      她的目光在九位上师身上游走,天蓬门心英上师、天英门逐越上师、天任门蓝风上师、天柱门长琴上师、天心门温溪上师、天禽门陆契上师、天辅门雷兆上师、天冲门廉厝上师、天芮门太白上师,他们当中有谁可以真正信任?
  
      师尊一定不会有害她之心,否则也不会放她走;温溪上师是泽氏本家,没理由陷害泽氏;廉厝上师教她的功法也教过雷霆昇,应该也没问题;还有天芮门的太白上师,与泽氏先辈关系密切,上神之尊,德高望重,断不会做这种恶毒之事。
  
      这些人里,谁能被她套出话?
  
      目光停在一身白袍、抱着酒葫芦的太白上师身上,夜瑶暗下决心,就是他了!
  
      这位上神平生最爱喝酒,只要喝的够多,什么话都能问得出来。
  
      可是,上哪找点好酒呢?
  
      天辅门的雷兆上师、天冲门的廉厝上师都爱酒,也有不少珍藏……
  
      ……
  
      想着想着,忽然肩膀一沉。
  
      偏头过去,只见靳羽正盯着她。
  
      “师弟,你听。”他指着窗外。
  
      夜瑶侧耳一听,“咚——咚——”是天墉峰钟楼传来的钟声。
  
      已经正午了?!
  
      这才第一天,就差点错过了!
  
      她一个激灵跳起来,唤起阿泽和雪离。
  
      三人悄悄出了大殿,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各拿出一朵幻容花,正要拍碎了继续幻化。
  
      “慢着——”夜瑶忽然说。
  
      雪离吓了一跳,“怎么了?”
  
      “今日由我幻化成陆箕吧,有点事情……想要从温溪上师那里打探一下。”夜瑶悄声说。
  
      雪离脸一垮,噘嘴道:“可是,当毕蒙很辛苦诶!”
  
      “不辛苦——”夜瑶摆摆手,宽慰她道:“你放心,他被推举直升地阶了。近来,绝对不会有人来催促他课业。你化作他,在弟子中就能横着走了。”
  
      一番好说歹劝,终于续好了幻化。
  
      回到殿中,夜瑶在雪离原先的位次坐下,冲身旁敖沐浅点点头。
  
      对方则报以一副既恐慌又费解的神情。
  
      嗯?在她眼中,自己已经是“真正”的陆箕了吗?
  
      幻容花,真是厉害,十二个时辰刚过,真的认不出来了。
  
      “陆箕——”殿上传来温溪上师的声音。
  
      夜瑶愣了片刻,才慌慌忙忙起身跑过去。
  
      “师尊。”她半跪着蹲在她身后。
  
      温溪上师偏过头,“你去为师房中,取一丸‘醒神香’来。”说着,指了指正在打瞌睡的太白上师。
  
      夜瑶心领神会,赶忙应下,又原路退了回去。
  
      ……
  
      真是天意相助,刚想从温溪上师这找点线索,就被允许光明正大的进入的她的房间。
  
      顶着陆箕的面貌,畅行无阻进入温溪上师的房中,她立刻从香案上找到“醒神香”揣进袖中,然后便蹑手蹑脚地四下打量起来。
  
      和其他龙族一样,温溪上师显然也很喜欢明亮。墙上四壁都挂着水晶灯,各色宝石拼成的壁画中还嵌着硕大的夜明珠,这个风格……不大像泽氏水族,而更像南海的沧氏。
  
      无暇过多欣赏,夜瑶努力想把周围仔细看一遍。机会难得,如果能再看一看温溪上师的功法经卷,至少能彻底打消对她的怀疑。
  
      和其他龙族一样,温溪上师显然很喜欢收集。内室中,满满当当全是陈列架,上上下下近千格,摆满了琉璃灯、翡翠盏、玄玉莲花……各式亮晶晶的宝物。
  
      “这家底,其他八位加起来都抵不上。”夜瑶低声嘀咕道。
  
      “谁?”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喝问。
  
      夜瑶吓了一跳,不小心考上一个木架,一个物件一下子从顶上坠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