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102.夜祭 上

102.夜祭 上

    (未修文)
  
      到了傍晚,风雪都小了很多。
  
      实在没想起,今天是自己的忌日。给自己送灯的感觉,实在有些玄妙。
  
      提在手上的莲灯摇摇晃晃,夜瑶思绪万千。
  
      酒杯已经拿回来了,今夜就可以去跟蓝风上师借“镜花水月”。那把风族的法镜,听说凡人得之可以窥探天机,仙人得了则可以见到隐藏的细小微物,包括以牵机术造成的的“牵引”。
  
      保暖的皮靴,踩着路面最上层的细雪上,咯咯作响。这就是昆仑仙山,庞大、肃杀又踏实。
  
      刚走到转角的雪松下,她便听到低声的啜泣和对话的声音。
  
      “夫人,天色晚了,你先回去吧。”
  
      “娘——,保重身体要紧。”
  
      “要回去,你们先回去!今夜,我要守在这里,陪在她们身边!”
  
      “娘,仙者无魂无魄,您待在这里只会徒增伤心。既然妹妹的仙灵散在四周,若见到您年年日日如此伤心,她也会难过的。那丫头,最爱哭鼻子了!”
  
      “澜儿,你妹妹这一生……这么短,却那么辛苦。都是为娘的错,没有照顾好她!当年她来到我们身边,多么乖巧可爱,多么天真无邪,那般天赐的缘分……我却逼她从小修炼,逼她只身上昆仑虚学艺,逼她一定要成为真正的云梦君。是我不懂得珍惜母女之缘,最终尝到最苦的苦果……”
  
      ……
  
      父亲、母亲和七哥!
  
      他们怎么来了?!
  
      难怪逐越上师让她来送灯,原来不是真的送给死去的她,而是送给家里人看的。
  
      听着母亲的悲泣,她心如刀绞。
  
      十几年过去了,母亲竟然还在拿她的死折磨自己!
  
      身为一只半妖,却因为先天隐藏的妖性,代替真正的夜瑶,占有了他们数百年的亲情,实在没有面目再见他们。就让他们以为她死了吧,在她找到真正的“夜瑶”之前。
  
      她往后退了几步,想要赶紧离开,却脚下一滑,摔在雪地里。
  
      “谁?!”
  
      清澜一个飞身,足尖点在被雪压弯的青松上,踏着飞扬的雪花落在她的面前。
  
      “你是谁?在这鬼鬼祟祟作什么?!”
  
      他祭出一把冰剑,直直地指向她。
  
      七哥清澜,天吴神君和涂山夫人生下“夜瑶”之前,家里的老幺。大战后她被带回扶桑宫,他是唯一一个还留在家中的哥哥。两人年纪相差最少,上头的哥哥们都已搬到各自水府,成家立业去了,两人不得不做对方的玩伴。
  
      她离家来昆仑虚的那年,七哥也离开了扶桑宫,受封成为洞庭君,在自己的水府执掌一方水系。
  
      七哥对她疼爱有加,哪里这般疾言厉色过,更不可能拿兵刃指着她……
  
      夜瑶的眼泪不争气地在眼眶中打转,几乎失去说话的力气。
  
      十二年了,日思夜想的家人就在眼前,她多想告诉他们实情,让他们不要在伤心难过,因为……她根本不值得。
  
      “我……我是天辅门的毕蒙,奉逐越上师之命,送来一盏八宝莲灯,寄托哀思。”她低着头回道。
  
      “你就是毕蒙……”
  
      清澜蹙起眉头,仔细打量起他来。
  
      传说中雨族族长的独子,就是这么一个……娘娘腔?!
  
      “毕蒙——”
  
      涂山夫人快步走来,赶忙把夜瑶给扶了起来。
  
      母亲的手温暖又柔软,再次被她的手牵着,夜瑶差点掉下眼泪来。
  
      “你来了。我还在想,你今年何时来呢。”涂山夫人亲亲热热地说。
  
      夜瑶心头暖意洋洋,却也有些纳闷。母亲虽然待人真诚,但也不至于对别人家的孩子这般亲热,更何况毕蒙这个连亲眷都算不上半个的昆仑弟子。
  
      “琐事缠身,来晚了。”她小心回道。
  
      毕蒙不仅讲义气,而且很周道,竟然每年都来这儿祭拜她。
  
      这样的人,年纪轻轻就……太可惜了!
  
      “毕蒙——”
  
      天吴神尊走上前,看着他认真地说:“听雷兆说,你因为斩妖有功,被推举直升地阶了?不错,不错,年轻人一身是勇,大有可为。”
  
      嗯?!
  
      夜瑶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在扶桑宫百余年,勤奋刻苦,起早贪黑,可从来没听过父亲一句夸奖。他刚才……刚才似乎是在夸……夸毕蒙?!
  
      “多……多谢神尊。”
  
      她立刻替毕蒙表达了受宠若惊之情。
  
      一家三口领着她来到崖边,断崖外涌着浓浓的雾气,雾气中悬浮着各式各样的长明灯。
  
      从她手中接过“八宝莲灯”,涂山夫人拈了一缕仙灵投入其中,双手轻轻向前一推,莲灯便缓缓飘向雾气中。
  
      成片的灯盏,高高低低,随着雾气的流动缓缓动着。仿佛水面上的小船,微小而壮观,让人深深折服。
  
      “今年的灯又多了一些,除了泽氏各位神君所赠,有其他七大神族的神君送来的。灯海汇成,织成天罗地网,只要瑶儿还有一缕仙灵尚存,便能被带回我们身边。”涂山夫人双手合十,闭上双眼缓缓说道。
  
      “仙灵?!”夜瑶目瞪口呆。
  
      为什么大家都要她的仙灵?
  
      毕蒙、母亲、温溪上师……而她自己偏偏也没有。
  
      涂山夫人转过身,望着她道:“这些年,只要一静下来,我满心满眼都是夜瑶离家时的样子。毕蒙,若是当年我们答应你父亲的求亲,今日的一切都会不一样。我不仅还有女儿,也会多一个儿子。为什么?为什么身为神仙,我依然参不透世事……为什么我非要信什么天命?!”
  
      她将夜瑶揽在怀中,呜呜地哭了起来。
  
      被母亲搂在怀中,感受到她的颤抖,感受到她的悔恨,感受到她的无助……
  
      “夫人……请节哀。”夜瑶无奈吐出这几个字。
  
      没想到雨族上家里提过亲,更没想到父母因为“天命”拒绝了。来自天之棱、来自那颗小小的九转灵珠的天命?
  
      “天命到底是什么?”她脱口而出。
  
      忽然惊觉失言,面对僵住了的母亲和一旁脸色微僵的父亲,她的脑中一片空白。
  
      耳中嗡嗡作响,似有若无听到七哥的一句话——“天命说,她要做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