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103.夜祭 下

103.夜祭 下

(未修文)
  
  七哥说什么?!
  
  夜瑶再次怀疑自己的耳朵。
  
  天启之战后,天启帝引罪自纠,投身太虚,元神烬灭,他的长子御极继位成为新帝。
  
  御极帝不到两万岁,在神仙中是春秋正盛的年纪。
  
  凭她泽氏神女的身份,嫁入天族并非没有可能,嫁给天帝也合情合理。
  
  但是顶多做个天妃,哪敢想天后之位?!
  
  天帝继位数百年,天后之位虽然一直悬空,但有出身神龙一族的玲珑上神为天妃之首,六界中怕是没有哪个女子敢觊觎那个位子!
  
  见她半晌没有说话,天吴神君长叹了口气,“并非泽氏有攀附之心,但是……天意不可违,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他严肃的脸上多了一重沧桑。
  
  思量着父亲的话,夜瑶紧锁着眉头,“‘天命’看不见、摸不着,您是如何得知的呢?”
  
  九转灵珠传达的“天命”,到了冥王殊焱那里,可能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而她执掌生死,把那个念头写下来,便成为真正的定下凡人生死的“天命”。风仙、雨师那里也是同理,施风布雨都需要提前编制《风雨谱》,“天命”会驱使他们定下适当的数目。
  
  父亲又是怎样收到这样奇怪的天命的呢?总不会是一拍脑袋的想法,他自己也会觉得可笑吧?!
  
  “因为……”
  
  天吴神尊顿了顿,“因为扶桑宫的红莲开了。”
  
  他说的“红莲”,夜瑶再熟悉不过了。
  
  扶桑宫周围有一弯水道,长满了接天蔽日的莲叶,还打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花苞,她和七哥在周围玩了百余年,却从没有见它们开过花。
  
  红莲,原来那些莲花是红色的。
  
  见她神情“古怪”,涂山夫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就是九重天上早已绝迹的‘炽焰红莲’。它上一次出现,还是三万年前,开在先天后的家门中。再上一次,是四万五千年前,同样先先天后的家门……”
  
  终于听明白母亲话中的意思,夜瑶顿觉眼界大开,原来“天命”的传达,不仅有“心念”,还有“神迹”!
  
  如今正被她妖灵催动着的九转灵珠,竟然有这样的本事,运转的方式如此复杂……她到底该微微自满,还是后怕不安呢?
  
  “事实证明,是我们错了。瑶儿的性命都没了,什么‘炽焰红莲’,什么天后之命,都是虚妄的。”天吴神尊叹着气说。
  
  夜瑶心头一紧,沉着气问倒:“那些花……还在开吗?”
  
  “嗯。”天吴神君点点头。
  
  夜瑶肩头一颤,一个念头尤然心生。
  
  她不是泽氏的女儿,真正的“夜瑶”才是。
  
  红莲盛开,天后之命。
  
  真正的“夜瑶”不仅没有死,而且过的很好!
  
  天后……天后之尊……
  
  近百年来,天帝娶了许多年轻的天妃,若是其中有年纪相仿的,说不准就是泽氏的亲生女儿!
  
  盲目的找了许多年,心底的希望重新燃起,她激动地不住地发抖。
  
  看在神尊夫妇和洞庭君的眼中,这个年轻的思慕着自己女儿的雨族小神君,已经心痛地快要崩溃了。
  
  神族寿元漫长,有比凡人更多的机会,也有比凡人更绵长的痛苦。凡人的人生有七苦,神仙一样都少不了。
  
  涂山夫人一把抓住她的手,“毕蒙,你别再难过了!是我的女儿没有福分,没有机会拥有你的爱与尊重。你是个善良、长情的好孩子,将来一定会有好女孩与你相知相许,共度一生的。”
  
  夜瑶心中同样惋惜,毕蒙的确是个善良的人,否则也不会被对初棠的愧疚折磨到自尽。
  
  他死在了梦境中,被炼化成为泫光的魔灵,莫说骸骨……连一缕仙灵都没留下。明日午后,她就要让“毕蒙”这个身份,彻底消失在茫茫大山之中。
  
  不论九门的师长们如何解释,雨师霖翳上神和夫人可想而知,也会像父亲、母亲这般痛苦,甚至更甚。
  
  生死……太残忍,哪怕神仙也渡不过。
  
  “神尊,夫人,兄长,多谢你们开导!”
  
  她忽然跪在天吴神尊和涂山夫人的面前,郑重地三叩。
  
  养育之恩,昊天罔极。
  
  此生若能报答,死而无憾。
  
  ——
  
  离开思过崖,夜瑶迫不及待去到天任门,却听门中弟子说,不久之前,蓝风上师被廉厝上师、雷兆上师火急火燎地唤走了。
  
  天色已经全黑,今夜看来是拿不到“镜花水月”了。不过希望就在眼前,线索已经在手中,不急……不急。
  
  她一边往外走,一边反复安慰自己。
  
  顿悟“夜瑶”的所在,她此刻的心情激动难耐。一颗心仿佛被反复揉搓着,压抑着想要迸发出来。
  
  必须尽快结束眼前的事,才能离开昆仑虚去找她!找到她,了却自己和泽氏之间的关系,将来出了事,也不会连这些爱她的“家人”。
  
  “快看,那是什么?!”
  
  “啊——!好美!”
  
  两个天任门弟子站在大门外,惊喜地呼唤着,所指的方向正是思过崖。
  
  夜瑶回望过去,只见藏于雾气中的千百盏灯盏已经全部点燃,星星点点、忽明忽暗犹如漫漫天河中的数之不尽的繁星。
  
  昆仑虚终年大雪,六十载方见一次星夜。遇见如此难得一见的盛景,难怪弟子们如此兴奋。
  
  她挥了挥衣袖,长吁了一口气。
  
  这次回来,收获颇丰,只要胆大心细,世上没有做不成的事。
  
  给自己鼓了鼓劲,她打算去找雪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咚——咚——”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钟声。
  
  正在看灯的弟子一下子跳起来,惊讶地喊道:“是丧钟!丧钟!玉珠峰有尊长过世了!”
  
  说完拖着身边的同门,飞快地往门中钟楼奔去。
  
  不一会儿,天任门内的钟声也响了起来。
  
  很快,玉珠峰九门都想起了经久不息的钟声。
  
  钟声回荡,震下一缕缕细雪。惊动了无数夜鸟,盘旋在低空中发出各异的叫声。
  
  静谧的昆仑虚忽然陷入喧闹,闹得让人心烦意乱、惶惶不安。
  
  夜瑶望着远处,一颗心紧成一团。
  
  九门上师,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