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104.连环凶案 一

104.连环凶案 一

    (暂未修文)
  
      太白上师死了,玉珠峰最老最老的老神仙……就这样应劫而去。
  
      他的仙身半趴在桌面上,保持着昨晚她离开时的姿态,背上戳着一把普通的铁剑,满地凝固的血污,伤口上的血迹也已经干涸。
  
      站在灯火通明的禅房门外,夜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九门师尊,除了温溪上师和逐越上师之外,全都到齐了。他们围在太白上师周围,或查看他的伤口,或查验香炉中的灰烬,或查验他随身的酒葫芦,各自无声地忙碌着。
  
      门外聚集了许多九门弟子,推推搡搡地让她有些站不稳。有人低声啜泣,有人惊恐地絮叨,有人低声议论,嗡嗡响在耳边犹如蜂鸣。
  
      雷兆上师忽然回过身,勃然大怒道:“天元一百三十年以后入门的弟子,全部回房去,不得召唤不许出来!”
  
      “嗡——”一声,弟子们作鸟兽散,只留下夜瑶与同时入门的十几人。
  
      阿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慢慢靠到她身边,伸手戳了戳她的后腰。
  
      夜瑶偏过头,对上他困惑的眼神,茫然地摇了摇头。
  
      昨夜离开时,太白上师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会被人杀了这样?是谁下的杀手?
  
      夜瑶的目光游走于查验仙体的陆契上师、查验酒壶的廉厝上师和查验香灰的蓝风上师之间,太白上师背上的那一剑刺得干净利落,就算他喝醉了酒,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人刺死。
  
      死前中毒的可能性非常大!而太白上师除了饮酒之外,几乎不会进食,唯一的可能被人下毒的便是香炉和酒水。
  
      廉厝上师、蓝风上师对视一眼,又和陆契上师交换了眼神,三个人同时摇了摇头。
  
      没有发现中毒的迹象……
  
      忽然想起昨夜处理的酒具和喝光的两坛千年桃花酿、七罐竹玄露叶青,夜瑶的心怦怦乱跳。
  
      不会吧!她也同样喝了酒、用了上师拿出来的酒具,自己一直好好的,上面不可能有毒。
  
      即便如此肯定,她还是有些心虚,恨不能立刻返回松林,把它们找出来验一验。
  
      这时,在一名天任门弟子的带引下,逐越上师终于赶到了,随他一起的还有几个天英门的弟子,其中包括敖沐浅。
  
      “在炼丹,来晚了。”
  
      他匆匆解释了一句,便从弟子们自觉让出的一条道快步走进禅房。
  
      还没来得及向太白上师的仙体行礼,便被廉厝扯住,“你是兵器的行家,快来看看这把剑!”
  
      逐越上师蹲下身子,仔细看过剑柄,又以指腹轻轻抚过剑刃。
  
      “只是一把普通的、练习用的铁剑,九门的库房里大概有上千把;上面没有残留的仙灵,也没有其他气息……凶手用‘无根水’清理过。”
  
      说着,他撩起宽大的袍袖,包裹着剑柄,慢慢将长剑拔了出来。
  
      经过漫长的一日,太白上师的血已经流干。
  
      他这么一拔,并没有带出太多的血。
  
      逐越上师从怀中掏出一方白帛,将剑刃上的血擦拭干净,更加仔细的将长剑又验了一遍。
  
      “十年内的新剑。剑刃很新,没有什么缺损。可能属于很少练剑的一门,具体出自哪里,要盘点过各门练功房中铁剑的数目才好确定。”他认真地分析道。
  
      “逐越——”
  
      雷兆上师忽然回身,声如惊雷道:“你什么意思?怀疑我?!”脸色一时阴沉的可怕。
  
      他会发怒并不奇怪,出身于八大神族中的雷族,惯用兵器是族人常用的“惊雷锤”和“穿天凿”。他执掌的天辅门,弟子是九门中最多的,却鲜少有人用剑。
  
      太白上师道行高深,能杀死他的必然是其他上师,逐越上师的推断,简直把他推上了风口浪尖。
  
      “哎,别发火嘛,我也不用剑的。”陆契上师在一旁劝道。
  
      出身风族,他的兵器是以仙灵凝成的风刀,门中弟子也以修习暗器为主,同样符合逐越上师的推测。
  
      他的劝慰稍微起了些作用,雷兆不再跟逐越置气,快步走到门口,扬声问道:“派去请神尊和三位天尊的人回来了吗?”
  
      “两个师弟还未回来。夜风大,估计都已经到了。”敖沐浅上前答道。
  
      雷兆上师摆摆手,“派人去迎一迎。”
  
      敖沐浅拱手应了一声,向同门几人使了个眼色,他们立刻快步出去。
  
      退回阿泽的另一侧,夜瑶正注视着她。
  
      她回报以挑衅的眼神。
  
      阿泽被夹在中间,头皮有些发麻。
  
      “上师们,师尊最宝贝的一对白玉盏不见了!”一直蹲在角落盘点房中物品的天任门大师兄惊呼道。
  
      夜瑶肩膀一抖,没想到被她藏起来的酒具,这么快就被发现不见了。
  
      完了……完了,不会被当成凶手吧!
  
      “我知道,那套杯盏,老头儿最喜欢了,很少拿出来用,除非是有老酒友来……”雷兆上升嘀咕着,忽然抬起头,对着门外天任门的弟子们问:“今日门中可有客人来?”
  
      静默片刻,一名弟子走了出来,“禀告上师,今日没有。但是昨夜,有一个人来禅房找过师父,听声音有些像是……天心门的陆箕。”
  
      他一边回话,一边偷瞄着一边并列的三人。
  
      “陆箕?!”
  
      许多人同时发出呼声。
  
      大家都觉得很奇怪,天心门那个小丫头,怎么可能跟太白上师喝酒,还动用了白玉盏。
  
      这么快,火就烧到自己身上了?
  
      夜瑶心头一紧,本能地想要逃走。
  
      “毕蒙——”一旁的阿泽轻唤着,用手肘推了推她的肩膀。
  
      夜瑶这才惊觉,自己此时已是毕蒙,现在的雪离才是“陆箕”!
  
      得赶紧让她躲起来,要不就要变成别人的替罪羊了。
  
      焦急中,忽见阿泽慢慢低下了头。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她望见他正有节奏地摇晃着手中的应声铃。
  
      他在通知雪离躲起来。
  
      好,很好!昆仑虚这么大,只要好好躲起来,一时半会儿没那么容易被找到。
  
      可是一旦逃了,“陆箕”杀人的罪名也就算做实了。离大家下一次幻化还有七八个时辰,雪离能逃的过吗?
  
      夜瑶的心悬到了嗓子眼,纠结着是要继续待在这里,还是立刻出去找她。